人狗情未了:我一直在等你归来
文章来源: 寒一凡2020-01-24 06:34:24

(微型小说)

门铃在响,是阿丽莎回来了吗?我躺在那里,费力地睁开眼,把头微微地抬起来。汤姆走过去,把门打开。汤姆是阿丽莎的父亲。

外面下着大雪,一个身影快速地闪了进来,不是阿丽莎。唉,我真傻,阿丽莎现在在很远的地方,她是不可能回来的。进来的是一个有些驼背的男人。

我低下头,合上双眼,不去理会他们。我认识这个男人,他的名字叫周,是个兽医,他是汤姆的朋友。在过去的几年里,汤姆没少带着我去瞧他。我不大喜欢周,他有的时候会用一只手掰开我的下颚,另一只手把药片放到我的舌根部,让我吞下,也不问问我是不是愿意。

汤姆和周轻声地说着话。我的身体不大能动了,可是我的耳朵却还是很灵敏,虽然他们说话的声音很低,我还是知道他们是在商量着如何让我安乐死的事情。

我最近的状况不是很好。我是一条老狗,已经12岁了。狗12岁,大约相当于人类6、70岁的样子吧,现在你知道我有多老了吧!我老是老,不过你从我的外观上是不大能够看得出来的,为什么呢?那是因为狗毛把我们所有衰老的迹象都遮掩住了!不像人类,全身到处都是光秃秃的,岁月的沧桑和沟壑都尽情地写在那里。

人生如梦,狗生其实也一样。人老了喜欢回忆过去,我们狗狗何尝不是如此!

妈妈当年一胎生了我们兄弟姐妹六只小狗,我还记得她生了我们之后,用温柔似水的眸子看着我们的样子。

那个时候,我们几个呆萌的小家伙每天都会围在妈妈的身边,翻跟头,打把式,做各种游戏。我们玩累了,饿了,就一窝蜂似地跑到妈妈的肚子下面挤来挤去地抢奶吃。

岁月静好!我以为日子永远都会是这个样子的。

可是,后来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没过多久,我们兄弟姐妹六只小狗就分别被不同的男人和女人从妈妈的身边给带走了。汤姆来得最晚,所以我是最后一个离开妈妈的。直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汤姆把我带走时妈妈那愤怒的眼神,她大声地狂吠着,可是又有什么用呢?我第一次尝到了离别的滋味。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我的妈妈和我的兄弟姐妹,它们从我的生活中彻底地消失了。

不幸中之大幸是我遇见了阿丽莎,我们一见钟情。我刚来家里的时候,阿丽莎还是个小女孩,她对我爱若珍宝,我亦步亦趋地紧跟着她。

我们家住的地方离海边很近。白天,我和阿丽莎一起去海滩,我们一起奔跑,玩水。我们俩最喜欢玩的一个游戏是:她用力地把一只皮球抛进海里,而我总是在她松开手的一刹那,就像一只离弦的箭,冲出去,跳进海里,把皮球捡回来放在她的脚边。我们一遍又一遍地玩,直到累得快不能动了才罢休。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静静地躺在阿丽莎的床边守护着她,看着她进入酣甜的梦乡。

就这样,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一块儿经历了许多许多。女大十八变,阿丽莎渐渐地从一个小女孩长成了一个漂亮的大姑娘,我也从一只小狗变成了一条大狗,然后又变成了一条老狗,但是她爱我,我爱她,我们的初心始终没有变。

四年前,阿丽莎离开家去外地上大学了,她本来也想把我带去,可是学校不允许养宠物,所以她不得已最后还是把我留在了家里。自从阿丽莎上了大学,平日里我就很少见够见到她了,这让我很难过。

我想念阿丽莎。阿丽莎不在家,我食不甘味,也不喜欢和别人玩,我的身体逐渐开始衰弱。近半年来,我走路开始晃晃悠悠,并且频繁地跌倒,有时就连大小便也控制不了。现在,我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这让我的状况变得更糟,呼吸困难,就连稍稍动一下也会让我气喘吁吁。我听见汤姆在电话里和周商量想要让我安乐死,死就死吧,我也是真有些撑不住了,只是,我想念阿丽莎。

怎么还没到啊?周问道。雪太大了,估计是车不好开,我们不等她了!汤姆回答说。她毕业了?是啊,毕业了,找了个工作,离家不远。哦,那真是不错!他们说的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不大明白。唉,人类有的时候真是莫名其妙。

周的手里拿着一只注射器,和汤姆,他们俩一步一步地向我走来。我的心似乎麻木了,我闭上了眼睛,不去看他们。别了,阿丽莎!

周在我的左腿上找到了一条血管,正当他要把装在注射器里的化学溶液用针头送进我身体里去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是阿丽莎!我听得出来,不会错的,那是我的阿丽莎回来了!

咣当一声,门被重重地推开了。等一等!等一等!阿丽莎带着哭腔,急切大声朝着我们喊道。周和汤姆闪到了一边,阿丽莎快速地跑过来,挨着我坐下,胳膊绕着我的胸脯,把脸埋在我脖子上的软毛之中,紧紧地抱着我。

阿丽莎的泪水打湿了我的身体,我被温暖和爱包裹着,我舍不得阿丽莎,我要活下去!我试着动了动后腿,又动了动前腿,然后,颤巍巍地,我竟然自己站起来了!天哪,难道是奇迹发生了?这是真的吗?!汤姆和周惊呆了,大张着嘴巴看着我。阿丽莎破涕为笑。

后来发生的事儿吗,我不说你也能猜到,我恢复了进食,然后在阿丽莎的精心照护之下,一天比一天更强壮。阿丽莎发誓说她再也不会离开我了。

周逢人便说,在他几十年的兽医行医生涯中,他从来没见到过像我这样的狗。

微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