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故事,我家的姑娘
文章来源: 迪儿2018-08-22 17:46:49

早晨上班等电梯时,对面是一位身材颀长挺拔的年轻帅哥。打过招呼后,互相介绍,原来,他在公司的法律部门工作。我告诉他,我女儿也是一名律师。这番话瞬间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他说,Really?What kind of law is she practicing?  我回答,She is a public defender. 他非常惊讶,语气中充满赞赏。That’s great! You must be so proud of her. Please tell her that I really respect her. We need that!

女儿是一名公益律师。我曾经对她的选择不以为然,她以实际行动告诉我,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比金钱更值得追求的东西。现在,我发自内心地为拥有这样的孩子而骄傲。

昨晚和女儿通电话,聊到最近的热门电影《Crazy Rich Asians》。我说,据说这部电影在亚裔年轻人中反响热烈,甚至有不少人专门买票请朋友去看。女儿告诉我,在西方主流文化之下,她们这一代人的成长,是充满自卑和矛盾的。直到成年之后,才慢慢建立起源于自身文化的自信。正是因为这样的经历,让她们认识到亚裔作为一个群体,应该像非裔一样,努力争取自身的权益,包括娱乐权和话语权。从这个角度来说,这部电影是一个巨大的突破。

我说,真开心看到你们这一代年轻人如此优秀,正在各个领域崭露头角。妈妈想写一写你,一个献身于公益的华裔女孩。你的道路,不是亚裔孩子的主流选择,可能也不被大多数亚裔家长所接受。但是,我们的社会需要你们这样的年轻人,未来的亚裔领导者,也将出现在你们中间。

女儿在高中时就表现出对时政和社会议题的浓厚兴趣,上了大学后更是如鱼得水,以天下为己任。那时,女儿还不成熟,她为弱势族群的苦难愤愤不平。却对全家为她的学费省吃俭用无动于衷。为了这些,我们没有少冲突。不想让女儿成为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她大学毕业上了法学院之后,我们渐渐中断了对她的学费资助。

法学院的费用高昂,一年在八万左右。为了偿还学生贷款。女儿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选择Big Law Firm,年薪在16 到20万之间,绝对有能力尽快付完贷款。如果选择公共服务,薪水大约只有三分之一。法学院鼓励投身公共服务的学生,承诺在十年内帮助他们偿还学贷。但是,这个协议包含诸多细节。首先,工资超过五万美金之后,贷款者要按比例承担超出的部分。其二,当收入超过10万之后,贷款补助失效。第三点,如果从事公共服务不足五年,无论因为什么原因放弃,必须退还之前获得的贷款补助。

我指出这个协议的霸道之处,建议女儿三思而后行。女儿考虑之后,不改初衷,记得她跟我说,Instead of trying to get a lot of money that will never be enough, I would rather live a valuable life. 至此,做妈妈的服了。只剩敬佩的份了。

女儿在纽约,供职于一家非盈利机构,主要是为低收入人士提供法律援助。她是公司里少数几个有华裔背景的律师,她接的案子中有相当一部分的Client是华人。他们一律低收入,有些还是无证移民,多数没有英文交流能力。女儿在中文学校混了数年,如今有了用武之地。她的Client经常用中文给她打电话,她也经常使用中文短信,为她的Client提供各种帮助。我问她为何不用中文给我发短信,我家小姐说,工作中是没办法,纯属赶鸭子上架,和妈妈交流,才不想那么费劲。

前一段,女儿给我发短信,问我能不能找一些佛教方面的读物。她的一个说中文的Client在监狱里,希望读一些佛教方面的书籍。我倒是认识不少有宗教信仰的朋友,但是,清一色的,都是基督徒,还真是不知道哪里可以找到佛教方面的书。这年头,儿女的话就是圣旨,更何况是与人为善的好事,做妈妈的更是义不容辞。想了半天,想到了赫赫有名的慈济。网上查到慈济纽约分部的电话,打电话去问,对方非常愿意帮忙。慈济的志工很快将书送到女儿的办公室。女儿谢我,她说,那个Client很可怜,生活一团糟,但愿这些佛经可以给他一点心灵的慰藉。

女儿有一位华裔客人,她的丈夫是无证移民。因为利益冲突,丈夫由另一家律师事务所的一个白人律师做代理。案子办理期间,她丈夫突然被移民局扣押,面临递解。这位女士没有能力和她丈夫的律师交流,走投无路之下,不断给我女儿打电话,甚至到法庭外等候女儿休庭出来。女儿也很无奈,把她托付给一位办移民案子的同事,不知后来结果如何。

这份工作也给女儿带来了不小的挑战。女儿经常需要出庭,面对诉讼律师和法官咄咄逼人的拷问。从个性来说,她是属于善于思考然后将想法付诸于文字的的人,快速反应,针锋相对不是她的强项。她努力适应,紧张应对,有遗憾,有错误,更多的应该是成长。女儿也很感恩,许多律师,一辈子都没有多少上庭的机会,在这一点上,有多少人会羡慕她呢。

女儿的工作也有很多不如意和无奈之处。首先,公司要求他们尊重和关心客户,尽量在任何时间回复客人的电话和短信,这种要求,给她的业余时间增加了不少压力。女儿的事务所提供的是低收入者的免费服务,客人因此也没有律师费高昂的概念,大事小事甚至心理问题都会找律师。离谱的是,因为免费,有些客人甚至在约好的时间不出现,凭空增加了他们的工作量。还有一些极端的例子,比如,她的一个客人精神有问题,打电话羞辱她,威胁要解雇她。实践是最好的老师,我想,她会渐渐看到这个福利系统的漏洞。

女儿依然是个心思简单的年轻人。她说,妈妈,你也可以来纽约看我啊。你可以住我家,用不着再订旅馆了,我还可以带你去最近发现的好餐馆。我问她,工作一年了,后悔吗?她说,不后悔。我的一个同学年薪快20万。她贷款付的高,租的房子贵,餐馆去的多,衣服也买得高级。现在,她和我一样,银行账户里还是没有钱。

岁月流转,我们家的姑娘长大了,成熟了。她从我的小棉袄,变成了我的小冤家,现在成了我的闺蜜了。我们再也无法追上她前行的脚步了,但是,我们的支持和祝福将会永远伴随着她。

纽约故事,贴心小棉袄

纽约故事,女儿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