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幸福你不懂
文章来源: 天凉好秋2019-08-03 12:19:49

周五和同事Mary聊天,想起一个一直以来很想谈一谈的有趣话题。

Mary是个非常外向的人,纸包不住火的性格,家里的那点事总愿意跟人抖擞出来。她老公比她大几岁,她女儿身体有什么缺陷,她儿子有什么爱好,她家里最近又做什么装修了,她的租客如何惹她生气,等等,恨不得让地球人都知道。刚一起共事的时候很不习惯,到她办公室说事,总是得先听她或眉飞色舞,或唠叨抱怨半天家里的那点事才能切入正题。

而她隔壁的Jane则属于一个在办公室极少谈私事的人。工作就是工作,办公室从来没有放过私人照片。家里的老人去世了,配偶走了,自己住院做大手术,都从来不会跟任何人提。我之所以后来知道也都是Mary不知从哪里东拐西拐收集到的gossips。

和两个人一起共事了这么多年,大家都彼此习惯了个自的性格,虽然很多时候对方的做事方式让人气愤至极,想要爆炸,但还好,都一直能够平衡在悬崖边上,和平相处到如今。更有很多阳光灿烂的日子,听Mary在电脑前哼着小曲,吹着口哨,Jane一脸兴奋地唤我去她办公室欣赏窗外的云卷云舒。感觉大家似乎已经磨合成了相濡以沫的家人。

一个工作团队也好,家庭也好,需要不同性格的人组合在一起。到了一定年龄之后才明白,这世界上根本没有绝对的对与错,每种性格都有其独到之处。

还拿Mary和Jane来说。Mary说她自己是个极爱折腾的人。总是听她讲搬家,换房,装修。这两年除了自住房,又先后买了一座独立房,一套公寓房用来投资,出租。一会儿独立房的租客和她打官司,告上法庭,一会儿公寓房的租客老太太死了,留下的家具需要在Kijiji上打广告招呼人免费取走。她说她老公说每天看着她都累,最近被她折腾地要疯掉了,所以这几天她正在找代理准备把公寓房卖掉。她说卖一次房又要交15%的所得税,又要付代理佣金,又要交房贷罚款,一半的盈余都亏掉了。我正要安慰她,她又恢复一脸兴奋:不过就这样还净赚几万!我对老公说,你老是抱怨我瞎折腾,如果我不折腾,谁白给你几万块钱?!

我摇摇头,笑了。这个Mary, 真拿她没办法。他老公我也见过,一副白面书生的样子,皮鞋擦得锃亮,Mary曾经当笑话讲给我说,有一次他们在公园走,鸽子被她老公锃亮的皮鞋吸引,“噗“地在上面完成了business。她老公爱弹钢琴,爱读书,和她毛毛草草的性格完全相反,不过这正是当年老公吸引到她的地方,也是如今令她津津乐道的地方。

她问我,老太太留下一个缝纫机很好,你要感兴趣就拿去!我谢了她,不过说我家里有一个全新的缝纫机摆在那里,都想不起用。她吃惊地瞪大眼睛,啊?!我每星期都必须用缝纫机的,还以为别人也都跟我一样!

看她悻悻地转身走了,我笑了,知道她此时心里一定是在痛斥我不可思议!

和Mary不同,Jane是一个热爱大自然的人,这一点我们俩有很多共同话题。常常会想起她曾经兴奋地跟我描述的那个画面:她坐船在湖中央,正好赶上大雨滂沱,看到一束闪电劈开云雨,直插到湖水中央。听Mary“可靠“的小道消息,Jane心爱的人生命的最后阶段,她没有伤心欲绝地陪他在病榻上等待死神的降临,而是毅然买了两张机票,推着轮椅,带他去最后游览一次两个人无数次去过的地方。这一点Mary打死都不会理解的。

Jane喜欢巴黎的街道,喜欢佛罗里达的海滩。每年会在固定的时候歇假,去住同一间客房。离开的时候又会预定下第二年再去的日子。看她每次歇假回来全身放松,心满意足的样子,我真心为她感到幸福。生活变化莫测,能在万变中寻求一种美丽的重复,应该会是一件很惬意,很享受的事情。虽然我自己还是更喜欢寻求些变化,趁有限的人生,去多走走,多看看不同的地方。

Jane非常热爱生活,如今一个人住,厨房的每个餐具都是精挑细选。为了买一套青瓷盘,还曾经跟我打听中国可不可以买到,最后终于还是她自己找到在美国的一个小镇有一位来自台湾的女主人经营那种盘子,只剩下最后一套。她后院的花,后院的灯都要找专门的匠人按自己的设计来栽培和安装。每个季节她都会招呼固定的几位闺蜜在家里办Party, 每次聚会都会花时间精心策划准备,还要专门提前请假一天在家里布置。有时候觉得把生活过得如此精致的女人,会不会也很累?

Mary的忙碌Jane是不屑一顾的,Jane心中的幸福Mary也是永远都不会理解的。上帝给每个人一样多的时间,但每个人活得却会如此的不同!

两周前去湖边的公园随手拍下这张照片,才突然意识到这竟然是传说中的帝王蝶(Monarch)和它赖以生存的乳汁草(Milkweed, 台湾人又称马利筋)。这些美丽的生灵一年经历四代的轮回,迁徙60,000公里,从墨西哥飞到美国德克萨斯,又跨越海湾到达佛罗里达,接着继续北上,落脚加拿大。秋天的时候,它们又会成群结队地飞回墨西哥,奇迹般地找到自己的曾祖原先居住过的那棵欧亚美尔杉树(Oyamel Fir Tree),在这里冬眠,养足精气神,等待春暖花开的又一次大迁徙。

在园子里其它看起来没有什么两样的蝴蝶眼里,这样的长途跋涉,历经险阻,到底图个什么?它们永远都不会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