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之若仪(192)平地惊雷
文章来源: 狮子羔羊2019-07-31 18:05:57

静之若仪(192)平地惊雷

作者:狮子羔羊

 

正琅在厨房里做饭,静仪在小卧室里又拿起了影集。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正琅上前开门。走进来的是正瑛。她压低声音对妹妹说:正璿他们又淘气了。丽丽的堂嫂打电话给我,让我们劝劝他。

正琅不以为然地说:他们远在美国,我们怎么劝呀?他们以前经常淘气,过两天就好了。妳别听风就是雨的。

正瑛着急地压着嗓子说:妳喊什么喊,别让她听到了。说着她指了指小卧房。这回好像是玩大了,我们正璿要离婚……”

卧室里,静仪听出来是大女儿的声音,但是她在铸造厂上班时常年工作在高噪音环境,听力远不如常人,没听清楚她们在讲什么。她大声问道:正琅啊,正瑛来了?妳们嘘嘘嗦嗦地讲什么呀?

闻声,正瑛一面应着妈妈,一面向妹妹摆手势:妈妈,是我。我和正琅讲玮玮在学校的事呢……”

 

正琅低声说:他的脾气妳不是不知道。当时他要和美丽谈恋爱的时候妳不是也劝过吗?他听妳的劝?他从小就犟得十头牛都拉不住!我说呀,要劝还得我们妈妈出面。妈妈的话他也许还听。

 

 

正瑛想了一下,叹了口气,说:唉,没得办法,真不想惊动老人家。她现在老了,一有事就整夜睡不着……让我来讲吧。

 

说话间,正瑛走进静仪的卧室,正琅跑去厨房把炉火关了,也走进卧室坐下。

 

正瑛坐在床沿,拉着静仪的手慢慢地说:姆妈,今天贾家人打电话给我,说我们正璿和丽丽又淘气了,想让我们劝劝。

 

静仪听了并不吃惊,她不急不慢地说:我就猜他淘气了,他已经三个月没打电话来了。以前都是一个月不到就打一个电话来。总是报喜不报忧的他,不打电话一定有原因。不过也不要轻信贾家的一面之辞,我生的儿子我知道,正璿不是不讲理的人。妳写个伊妹儿给他,说我想他了,让他打电话回来。听听他怎么讲。

 

说话间,外面传来了钥匙开门声,推门走进了正琅的儿子玮。大姨妈来啦。”“哎,玮玮回来了。

他们打着招呼。正琅起身走进厨房,一边走一边说:大姐姐,妳别走了,在这儿吃饭。玮玮,把书包放下去洗手,准备吃饭。有什么数学问题正好可以问大姨妈。

 

 

 

过了一会儿,正琅的爱人也回来了。一家人围着方桌吃了饭。饭后,正瑛给玮玮讲了一会数学就回家了。

 

 

大约一个星期以后,接近中午的时间,家中只有静仪一人。楼下不远处菜市场的喧闹声已经慢慢平息了许多。静仪站在阳台上看着附近小学的操场上打篮球的学生。看着在球场上奔跑的男生,静仪的脑海里呈现出当年正璿在中学时三步上篮的身姿。唉,不知道他怎么样了。都这么大了,还让我烦神。静仪叹了口气,走进房里。

 

这时,客厅里的电话响了,平时不接电话的静仪像是有一种感应似地拿起了话筒,不加思索地说:是正璿吧?

电话听筒里传来了静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姆妈,是我。妳好吗?大姐姐的伊妹儿说让我打电话回来,又没说什么事……”

 

正璿啊,我蛮好的。你是不是又和小丽淘气了?静仪忍不住地把她最关心的问题提了出来。

 

正璿轻描淡写地说:没有呀,我们没事哎……”

 

没事?没事怎么她堂嫂打电话给大姐姐呢?你不要指望我老糊涂了,糊弄我。到底淘气了没有?静仪加重语气问道。

 

听到妈妈这样一问,正璿心里一阵吃惊。看来,除了从教会搬救兵,美丽还把这事捅到南京妈妈那里。她可是答应我,为了女儿,好离好散,不把事情弄大,特别是念着双方老人年事已高,不要让她们为这事操心。可是,她背着我四处活动,还是惊动了已近八旬的妈妈。

 

实在不想让妈妈操心,正璿还想蒙混过关,但语气已经没有刚才那样理直气壮了,他说:没事就是没事,她堂嫂跟大姐姐怎么说我哪里知道……”

 

静仪突然转换了话题,问道:你现在哪里?

 

不善说谎的正璿条件反射似地说:在外面。

 

静仪生气地说:吕正璿,你不要瞒我。现在是十一点半,你那儿是八点半。这时候你不在家和小丽、帆帆在一起,一人在外面游魂啊?

 

看着实在瞒不住,正璿低声说:我已经搬出来了,我现在住旅馆里。

 

正璿轻轻的声音借着海底电缆、通讯卫星,跨过太平洋,传到静仪的耳朵里,如平地惊雷。静仪手中的听筒无声地从她手里滑落,沿着桌子在两个桌腿之间晃来晃去。听筒里传来正璿的声音:妈妈,妳说话呀……”

 

房门锁芯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门开了,推门走进了中午下班回家的正琅。看到静仪神情不对,正琅连忙放下手中的拎包,把静仪扶进卧室。失语的静仪回头指着电话听筒,断断续续地说:正璿……电话……”

把妈妈扶到床上躺下后,正琅快步走出卧房,拾起听筒,对着话筒说:正璿,你和姆妈说了什么,看把姆妈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