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之若仪(140)悬梁刺股
文章来源: 狮子羔羊2019-03-26 19:38:22

静之若仪(140)悬梁刺股

作者:狮子羔羊

 

薛树华老师是江苏宜兴人,六五年毕业于苏州江苏师范学院数学系后留校任教。六八年经朋友介绍,与在南京工作的女工程师结为夫妻。夫妻一年两三次奔波于南京、苏州的铁路线上。为了解决夫妻两地分居的问题,照顾好妻子儿女,薛老师宁愿屈就降为中学老师也要设法调来南京。终于,在分居八年后的一九七六年,调动成功,来到了红旗中学任高中数学老师兼班主任。

 

薛老师性情温和,讲课条理清晰,不急不忙之间就把非常难以理解的数学概念讲得清清楚楚。以前上课从不认真听讲的正璿听薛老师的课听得入迷,对老师也是祟拜得五体投地。

 

 

当正璿走进教师办公室时,薛老师正在批改作业。他刚刚批完一份作业本,那作业做得干净整洁,步骤清楚,全对。从字迹上,他大致猜出七八分是谁的作业。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测,薛老师合上眼前的作业本,看了看前面的学生姓名,吕正璿。

 

就在他为正璿漂亮的作业而欣慰的时候,抬头看见正璿正向他走来。他示意正璿坐下,慢慢悠悠地问道:吕正璿,你有什么事呀……”

 

我,我,我要报名!心急的正璿直奔主题地说。

报什么名呀,你说来我听听。薛老师依旧不紧不慢地问道……

 

就这样,经过近五分钟的一问一答,薛老师终于弄明白了:吕正璿要报名高考。

 

薛老师没有立即否定他的热情。想了一想,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温和地对正璿说:这是这次高考的大纲,我们一起来看看。

 

正璿这才想起来是听说有这么一个大纲。自己连大纲都没有认真看一看就来找老师报名,正璿有点不好意思了。他走到薛老师的旁边,认真地看了起来。

 

勾股定理:我才学过

三角函数:我只知道正弦定理和余弦定理

平面几何:我还行

……

立体几何:嗯……我还没有学过

数学归纳法:我不会

解析几何:还没教呢

……

 

正璿越看越泄气,这要是去考,那不一定烤焦了吗。

 

他翻到物理考试大纲那里,心里,也许只是数学有些东西没学过,如果其它科目我都能考也行呀。

静力学:还行,华老师教了

动力学:马马虎虎

热力学:不会

声学:不会

光学:不会

 

……

电磁学:不会

 

再看看化学大纲,除了简单的酸碱盐,他什么都不懂。

 

看来,这高考是考不了了,正璿垂头丧气地想。

 

他重新坐到老师的对面,把头埋在胸前,不好意思看老师的脸。

 

吕正璿,你想要参加高考,这是好事。有了目标,你学习就有动力了。现在恢复高考了,以后年年都有招生。今年不行,还有明年。不要泄气,抓紧时间,好好学习,把以前失去的时间抢回来。正璿认真地点点头,谢过老师后就离开了教师办公室。

 

 

这件事对正璿的震动很大,他这才知道初中四年真的没学什么有用的东西。学工、学农、学军,再加上每天必修的政治课,剩下的时间就数学讲优选法,物理讲柴油发动机,化学讲化肥原理。时间就是这样被浪费掉了。他也恨自己没有抓紧自学,尽和一帮坏孩子玩在一起,调皮捣蛋了。

 

在中学当老师的正瑛一听到高考的消息,就想到弟弟纯儿。她设法搞到一份高考大纲。更为珍贵的是她通过同事关系买到一套《数理化自学丛书》。拿到这套书后,她趁中午吃饭时间把它们带回来给正璿。正璿看了后爱不释手,恨不得一夜把这十几本书全部读完弄懂。他决定,从现在开始,到下次高考之前,除了课堂上老师教的内容,他要把这十几本书全部读完,大纲里的内容全部学会。

 

从此,他晚上睡之前手捧着书直到撑不住了,抱着书就睡着了;早晨眼睛一睁就拿起床头的书读起来。真有点悬梁刺股的劲头。除了吃饭时间和睡觉,他都在读书做题。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耽误太多时间了,一定要赶上去。

 

静仪看到儿子如此用功,怕他累坏了身体,总是催他早点休息。眼看着劝不动,也只有随他去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陪着他熬夜,在生活起居方面多多照顾他。

 

就这样,转眼到了七八年春天,第二次高考招生了。吸取上一次的教训,这次正璿不敢贸然行动。他静静地等着老师的安排,同时他为了提高学习进度又一次减少了已经少得可怜的睡眠时间。

 

毕竟,人的身体是有极限的,正璿累病了。

 

一天上午,坐在教室里的正璿突然发现前面黑板上的字变得重影了,他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看看,还是看不清楚,眼前一片模糊。头晕,恶心,有一种要吐的感觉。他顾不上和老师讲,急忙冲出教室,跑进厕所,就哇哇地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