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之若仪(九十七)儿行千里
文章来源: 狮子羔羊2018-08-15 18:25:51

静之若仪(九十七)儿行千里

作者:狮子羔羊

文字编辑:依琳

 

爸爸、妈妈,

 

我们北上宣传队乘卡车到下关,在下关火车站登上了北上的列车。在徐州待了两个星期。现在济南。在这里,我们参观了山东大学的校园大字报,也和大学里的大哥哥、大姐姐一道参加了破四旧的革命行动。

 

这里学校停课了。我们就住在学校里的红卫兵接待站,吃住全包。馒头、包子紧吃(作者注:南京话,尽管吃的意思)。就是没有米饭吃。在教室里,把两张桌子拼在一起,就是床了。我带的被子一半垫,一半盖。接待站看我们没有棉衣,借给我们一人一件军大衣。晚上睡觉时,我就把它盖在身上。就是夜里上厕所有点害怕。

 

在接待站里,我们天天向毛主席早请示、晚汇报。昨天毛主席发表最高指示,我们还上街报喜了呢。

 

天安门广场,金水桥畔,我们向往已久的圣地!

 

爸爸、妈妈,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们下个星期就要出发坐火车去北京,去红太阳升起的地方!我激动得睡不着觉。我就要去北京,去天安门广场,去接受毛主席、林副主席的接见!

 

听我们队长说,我们会在新年元旦时被毛主席接见,然后观摩北京高校的文化大革命,向北京小将学习。我们预计十月底、十一月初返程回宁。

 

爸爸、妈妈,我恨不得早日回到你们身边,和你们分享接受毛主席接见的幸福时光。

 

 

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向爸爸、妈妈致以革命的敬礼!

 

儿正瑛

 

一九六六年九月十八日

 

 

明皓、静仪一目十行地读完了正瑛的信,一直提着的心放下了些。心想,她现在济南,衣食住行都有个着落。一大班人住在教室里,也应该是比较安全的。原来听说他们是徒步上北京。静仪心里一直舍不得女儿吃这样的苦,走这么多路,还要背着背包,提着行李。女儿长这么大,走的最远地方也就是到南京中华门外,共青团路的校办农场。现在知道他们是坐火车走的,静仪总算舒了一口气。已经是年底了,看到她说最迟十一月初就回来了。这样至少小毛可以回来过元旦了。

 

 

吕家和街坊大多数的人家一样,在红卫兵小将的帮助下,主动或被动地破了四旧。造反派翻箱倒柜,打砸抢烧,留下一地残迹,扬长而去之后,大家默默地收拾了地上砸碎了的瓷片;清理了烧剩的古旧傢具书藉;重新种下被连根拔起的花卉;给池里幸存的金鱼重新加了水;收起了被撕毁的书画;挂上了毛主席像。他们努力地不去回忆那惨遭摧残的经历,尽力地让生活恢复正常。中华民族,真是逆来顺受的民族。在专政的铁拳下,在造反派的乱棍、皮带下,他们选择了忍耐。为了生存,为了他们和孩子生存,他们选择了忍耐。在居委会的组织下,也情愿不情愿地开始了向伟大领袖早请示,晚汇报的近乎宗教仪式的活动。

 

但是,随着运动的深入进行,工厂停产闹革命,农村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种资本主义的苗。食品、副食品供应明显减少。

 

除了早已实施的粮票、油票、煤基票,几乎所有副食品都实行了计划供应。豆腐票、鸡蛋票、肉票……成了每一个家庭都必须认真计划的票证。到了后来,为了减少票证的种类,政府干脆发行了一种名为备用卷的票。根据副食品供给情况,政府临时决定什么票用来买什么食物。如:一月,四张五字票可以买一只鸡过年。二月,一张二字票可以买半斤带鱼或石脑鱼........就是橡皮鱼不要票,不过橡皮鱼有一层厚厚的皮,剥了皮后煮熟了还有一种怪怪的味道。以前都是用作饲料的,现在也卖给人吃了。

 

转眼十月、十一月都过去了。吕家大女儿依然不见踪影。随着时间的推移,静仪愈焦虑了起来。明皓劝她说:妳不用担心,现在大串联的红卫兵成了毛主席的御林军,走到哪里吃到哪里。谁敢惹他们呀。静仪忧心重重地说:说虽这么说,可儿行千里母担忧呀。她九月初走的现在都年底了。我哪有不担心的道理。再说,看到我们这里的红卫兵的胡作非为,我们小毛可别做那些打砸抢的缺德事呀。

 

秋去冬来。六七年元旦,《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发表题为《把无产阶级大革命进行到底》的社论,转眼就进入了文革的第二年。

 

过完元旦,很快就要过春节了。这年的除夕是二月八日,就在人们准备象往年一样,好好休息下,全家人一起过个春节的时候,不料却又是风云突变。

 

先是《解放日报》上刊登了一个造反派的来信,倡议春节不回家。上海造反派的这个革命倡议书一出来,各地造反派纷纷响应。

 

一月十号都过了, 正瑛依然音信全无。 静仪越来越心神不定,整天念叨着小毛。

 

一月底,北京站首都职工红色造反派、北京矿业学院东方红公社、唐山铁道学院铁道卫士兵团、新北大革命造反军、北京航空学院红旗战斗队这五个造反派组织发出《我们的紧急呼吁书》一文,呼吁全国各地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发扬彻底革命精神,在春节期间坚守自己的革命岗位。

 

《我们的紧急呼吁书》在人民日报刊登的次日,一月三十号,《人民日报》刊发了国务院关于一九六七年春节不放假的通知。

 

通知称:为了坚决执行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提出的抓革命、促生产的方针,夺取革命、生产的双胜利,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推向新的高潮,国务院决定:一九六七年春节不放假;职工探亲假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暂停执行。

 

在收音机里听到这个消息后,静仪开始担心正瑛是否能回家过年了。这年的冬天特别的冷,正瑛从来没有出过远门,更别说在滴水成冰的北京。她是十月动身的,又没有带冬衣。这北国的冬天怎么过呀。出门在外的儿女,永远是母亲的牵挂。随着年关的逼近,静仪愈加寝食难安,挂念远在千里之外的大女儿正瑛。

 

二月,临近年关的一个中午,下了几天的大雪终于停了。房顶上压着一层厚厚的的积雪。屋檐下尺余长的冰凌柱在冬日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顺着冰凌,一滴滴的溶水落在厚厚的积雪上,撞出一个个小窝。

 

从后门走进了下班回家吃午饭的静仪。在院子里带着正璿玩的正琅看见了静仪。姆妈,姆妈。姨婆,姆妈回来了。正琅在院子里呼唤着妈妈和姨婆。二姐姐的话音刚落,正璿丢掉手里的雪球,向妈妈扑去。静仪抱起正璿,摸了摸他冻得红红的小脸儿,说:纯儿,外面冷,我们回家吧。说完,她牵着正琅的手,抱着正璿走进了堂屋。一边走一边问着正琅:爸爸呢?正琅应道:爸爸一早就出去了……”

 

听到正琅的声音,姨妈淑文开门迎静仪进来。听到静仪母女的对话,姨妈插嘴道:明皓去菜场了。他说过年了,要办些年货。

 

听到姨妈的回答,静仪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唉,他真是的。小毛已经几个月没来信了。又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我都烦死了。他还有心办年货。

 

正说着,房门开了。卷着一袭寒气,走进了明皓。只见他兴奋地说:好不容易才买到的,菜场买什么都要排队……”他一边说着,一边放下手中的纸袋,像变魔术似地,一件一件从纸袋中取出他今天上午的功绩。接着,明皓从另一个网袋里拿出一大块猪肉,足有五斤多重。看着,看着,静仪有些沉不住了。

 

看着静仪正要发话,姨妈一边向静仪使眼色,一边忙着打圆场说:先吃饭,先吃饭。正琅,带纯儿洗洗手。明皓、静仪,你们也去洗把脸来吃饭。说着她开始端菜,盛饭。

 

静仪理解姨妈不希望她当着小孩的面争执,就强忍心里的不满,为明皓打了一盆水,拿了一条毛巾放在脸盆里,虎着脸对明皓说:你先洗。

 

明皓不明就里,走近脸盆洗起脸来了。就在明皓把毛巾满满地盖在脸上的时候,他听到静仪有意压低的声音:小毛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你还有心有肠地忙着过年。明皓连忙擦干脸,向静仪看去。静仪继续冷冷地说:过年,过年,过完年就不过啦?看看你买的这些东西。钱的事先放一边不谈,我们一个月的肉票全在这里了。你呀……”

 

听到静仪的责备,明皓张着大嘴,看着静仪,不知如何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