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举债为了谁
文章来源: 傻猫儿2015-11-27 17:46:43

 自从2010年5月希腊借到1千一百亿欧元(乘以1.42就是加币)的紧急援助基金起,希腊的债务危机就轰轰烈烈地登上了国际舞台。2012年3月,希腊又借了一千三百亿欧元 – 第二次bailout。借了钱,总是要还的啊:本金,再加利息。今年的6月4日,希腊连分期还款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钱都没了,眼看第二天就是还款期,希腊不得不请求IMF给些宽限日,说是到月底,也就是6月30日,一定还。

6月30日还款的日子迫在眉睫,6月28日,希腊政府公布每个人每天最多只能取60,于是发生了一个希腊飞行员飞到土耳其取了€2000 的戏剧性事件。6月30日那天,全世界都在看,看希腊能否在那天还给IMF钱。有人还设计了希腊还钱倒计时器,公布在网上。

“OMG!还有3秒,2秒…..希腊决不可能在这最后一秒把钱打到IMF的帐上!竟然敢不还款给IMF,希腊!史无前例的事件!我们正在见证历史!”全世界的网友们都心惊动魄着。

希腊债务累累,实际上已破产,这个国家没有钱还给IMF。

直到7月17日,欧盟的欧洲金融稳定机制又借给希腊71亿6千万欧元,它才得以在7月20日那天还欠款给IMF,以及欧盟中央银行ECB。真正是借了东墙补西墙。

在一个财政年度内,如果政府的花费超过其收入,就形成了财政赤字。经年的赤字累计起来就是债务。这些债务,也就是借来的钱,总得要还的。要还本金,还有利息。所以,一个政府以平衡财政预算或有盈余为前提,才是个健康的政府。

自由党政府Justin Trudeau在竞选前一句著名的“预算自己会平衡的”令人哭笑不得,上任后的Trudeau又马上宣布将在未来三年内每年执行一百亿(10 billion)的财政赤字预算,美其名曰用在基础建设。他的做法活生生在效仿希腊。

希腊自2001年加入欧元区Euro Zone后,借着低贷款利息的优势,大兴基建,挥霍无度,更在2004年举办了奢华的雅典奥运会,从此把整个国家拉入债务累累的日子。自2009年以来,其政坛动荡,通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全民经济紧缩政策,人们的收入下降,失业率飘升,年轻人的失业率高到50%!因而发生了一次次的骚乱、纵火、游行。这就是举债度日的后果。

有人觉得Trudeau领导的自由党政府愿意怎么花费就怎么花,他愿意在一个月之内让25000名难民来加拿大,免费吃、穿、住、医疗、福利,跟我们老百姓有何关系呢?

Trudeau之所以很奢侈大方、像富豪似地为这么多人无限期地请客,花的并不是他自己的钱,而是国家的收入,而国家的收入很大一部分来自你我上交的税: 收入税、销售税、公司上缴的税。也就是说是我们每个人都在用辛勤劳动的成果供奉Trudeau的大方金库。

Trudeau以赤字预算为远大目标,这些赤字也会年复一年地累计成债务;是债,就要还。谁来还那些本金和利息,还是靠你我交的税。交的税都用来还债了,还能有资金改善国家的整体生活水平?

凭借人民的信任投票选出来的一国之首,为什么不可以把你我交的税金造福本国人民呢?那些在雪花飘飘的寒冷冬季睡在街头的无家可归者、那些年老而孤独的长者、那些生活在贫困线之下的家庭,他们都不需要帮助吗?

希腊的债务危机、以及因失信而无法还贷给IMF的重大新闻曾令全世界瞩目。希望,Trudeau以债务为目标的领导作风不会令加拿大步希腊之后尘。更希望,这位总理不要滥用子民上缴的税,不要令每人都跟着分摊沉重的债务。加拿大人民的利益第一,而不是全民举债为难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