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狗记(2) 爱犬S的来历
文章来源: 鲤鱼洲2015-03-11 16:55:51

 一个老人写七十年前的故事难免失真,尤其对事物的认识会显得老道成熟。我尽量保持原生态,不足之处靠读者判断了,但肯定是真人真事,时间地点都不会有大错。

一九三五年我家由大连迁到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此时此地已是日本人统治下的伪满洲国了。父亲在齐齐哈尔铁路局任一职员。家住靠近火车站的太平街(现称“二马路”)。

当年此地较荒凉,人口稀少。日本人相对也少些,但日本人是统治者,其势力是绝对的,中国人为了避免迫害、被抓劳工……,只能在日本人,或“满洲国”的官方机构工作。

统治与被统治,压迫与反抗,终日渗透在生活中,所以我们这一代小孩子在政治方面的理解要比现今的孩子成熟得早些。


一九四零年七月,我家添了个四妹(行五),同时也跑来一只小狗。


那天我在门口看一本大书,也闲着发呆,只见东边路口处有小狗从北边跑到路口,向西一望,见了我就直奔而来,可能早晨行人稀少,我是它第一个见到的人,扑了我一下,我捉它,它又逃开,我坐下它又扑我,我呼叫哥哥,终于将它捉住,抱回家。


它表现友好,爷爷查看仔细后说:“这不是当地土狗,小雅狗(公的),有三四个月大。有可能是日本人家的,但北边日本人多是下级职员、工人多一些。极有可能是日军北大营的军犬,漏网出来的。早晨人少,车辆少,它孤单地跑了这么远。


我们该不该养它?敢不敢养它?还是送还日军?父亲一下就火了,斩钉截铁地说:“名犬也好,土狗也好,我们没有抢,没有偷,是它自己来的。它自己选择了我家,是天意!放心养!”


我们理直气壮地将小狗变成我家的成员。


小狗很聪明,它能知道我家孩子的名字,也知道大人的名字,甚至鸡鸭的名字。“把鸭子赶回去”、“猪跑了,赶回去”,它都照办无误。

不留意,小狗变成大狗。要起个大名,每天用中、英、日文起名叫它都没有反应。
一日哥哥用日文“エス”字母拼了个名字,一叫它竟跳到哥哥的面前“立定”。真奇怪。它自己选了个名字,英文可用“S”,中文用“爱司”也很好。

S长大后从厨房的小筐中移到后院,专门给它建了一小木屋,它顺从地迁居,且担负起后院鸡舍、鸭棚、猪圈……的守护。

白天与爷爷在后院菜地、鸡舍……边劳动,边聆听爷爷说不完的话。

晚上是我们全家在西屋欢乐的时刻,孩子们在地板上打滚、玩耍、嗑瓜子、满天满地吐皮,也是S最开心的时刻。

我们有时讲学校的见闻,父亲的事儿、朋友家的事儿……现在又多讲S的事儿了,它的故事也渐渐多起来了。

(图文妈妈原创,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