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 做足准备
文章来源: Heeheehaha2020-03-18 11:34:48

雨馨的担忧是有原因的,霭辉学的是微生物,硕士毕业后,在一家制药厂的实验室里做化验员。

用霭辉的话讲,工作稳定,没什么压力,非常适合他的风格,就是工资不高,福利非常好,特别适合他们这种马上就要有孩子的家庭。

真是不求上进,雨馨只有暗中恨铁不成钢,她不能输给蔚倩,生完孩子,她要继续读博,姐姐家有个博士,她家也得有一个,霭辉不思进取,她自己干。

“霭辉,别玩儿游戏了,跟你商量一下你妈来的事好不好?”

“等一下,关键时刻,差一点点就升级了。啊,啊,草!”

霭辉扔了操作器,过来坐在雨馨身边,摸着她的肚子,“我儿子还好吧?”

“谁说是儿子?我喜欢女儿。”

“女儿也行。”霭辉的手开始上移,“你很性感哦。”

雨馨打了他一下,“我叫你过来商量住房的事,你认真对待。”

“你说,我听着呢。”

“咱们就一间房,你妈来了住哪儿?”

“客厅行吗?”

“不行!哎,你压到我的肚子了。”

“噢,对不起,那客厅不能住就找两居室。”

“孩子的房间呢?”

“三居室。我从后面试试吧?”

“蒋霭辉,你认真点好不好!”

“我很认真啊。”

“我是说找房子的事。”

“你说了算。”

“你拿着钱,你说了算,别到时我找的房,你左右都不满意。”

“满意,满意。”

房子确实是个问题了,霭辉粗算了一下,自己做化验员那点工资,养老婆孩子,养老妈,再养个三居室公寓,根本不可能。

“咱们先搬两居,行吗?我妈和孩子一屋。”

“我没问题,不过下一个公寓,必须找个朝南向阳的房子。”

霭辉没经验,现在这个公寓朝向是西北,见不到多少阳光,特别是冬天,阴冷阴冷的,一个月烧暖气就烧好几百。

“行行行,两间卧室都要北房,向阳的大北方。”霭辉答应着,脑子里转悠着钱的事儿。

。。。。。。

霭青今天晚饭是做馅饼,拿着凯文一个月的伙食费,霭青先去买了一个多功能食品加工机。

加工机可以切片切丝,打碎绞肉,可以和面。

霭青的刀工还行,以前切胡萝卜丝土豆丝啥的,都能切得很细,和机器一比,差了均匀度,关键是,手工切丝十分钟,机器几秒。

霭青最喜欢的功能是和面。有了机器,省去她揉面的功夫。面粉放入座碗中,放点盐,启动机器,做馅饼用温水,霭青一点点加水,观察面粉结块儿的大小来控制面的软硬度。

做面条的面要硬,用冷水,面粉成小颗粒状即可。

做饺子的面稍微软一些,否则擀面就太费劲了。

做馅饼的面要软,碗里的面要刚刚结成一个大团。

面团拿出来,放在面板上,扣上盆,醒面。

肉馅是买现成的牛肉馅,偏瘦一些的,霭青一点点加水打软。

现在用打碎功能,把姜打成碎末,葱头打成小丁,倒入肉馅,放盐,酱油,橄榄油,香油,胡椒粉,搅拌均匀。

面团上撒上薄面,揪成大剂子,包入肉馅,捏成圆形,手法是和琳琳学的捏包子法,就是包个包子,压扁就成了馅饼。

平底锅放油,放入馅饼,盖上锅盖儿,小火慢慢煎熟。

一面煎着馅饼,一面取三个大土豆,削皮,机器切丝,洗去淀粉,沥干。

大锅放油,中火,花椒粒干辣椒煸出香味,改大火,放入土豆丝,翻炒一分钟,马上点上香醋,这样土豆才会保持脆感。

加入生抽再翻炒几分钟,出锅前淋入几滴辣椒油即可。

乔治和凯文在客厅里打游戏等着开饭,听见霭青一声吆喝,吃饭啦,两人马上关上电视,一人负责摆桌,盘子,刀叉,另一人负责开啤酒,倒入酒杯。

等霭青端着一盘馅饼和一盘土豆丝到餐厅时,两人已经就坐,眼巴巴地看着,口水直流。

霭青一个馅饼吃了一半,电话响了。

“霭辉,我正在吃饭,待会儿聊行吗?”

弟弟那边是东部时区,比加州早三个小时,她这边吃完晚饭,那边快十一点。

看了看表,霭青哦了一声,“你说吧。”

“姐,是这样,妈不是要来加拿大嘛,我想换个大点的公寓,总得给妈个单间住吧。”

“那当然,你想怎么着,三人挤一个房间睡?”

“正经点儿行不行?你以为我们像老美一样那么不开化?”

“开玩笑,你什么时候正经起来了。好吧,你说的对,给妈单住。”

“这是为咱妈,你是不是得做些贡献?要不,你给妈出房租吧。我这儿手头钱紧。”

霭辉要起钱从来不打磕绊,直接提不绕弯子。霭青犹豫了一下,妈妈这一去,正赶上弟妹生孩子,伺候月子。弟弟一家的小日子,怎么要她来掏钱?

霭青本想一口回绝,霭辉一个大男人,没钱娶什么老婆生什么孩子。总是张口要钱,什么时候能长大?

        转念一想,霭辉一个人的工资养这一大家子,确实困难,妈妈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不能让她受委屈。

“多出的房租我出一半,不能再多了。”

“姐是痛快人,行,就这么定了。你吃饭吧。问姐夫好。”

霭辉这么干脆的接受,没有讨价还价还是第一次。霭青有些不习惯,放下电话,继续吃饭,闷闷的,总觉得霭辉还会有什么幺蛾子。

晚饭后,乔治和凯文去看电视,现在是足球季,美式橄榄球。

这个美式橄榄球,全程都是用手,偏偏叫足球。真正的足球叫成了骚客。

凯文在大学里是足球队员,有几个队友现在是职业球员,所以每到足球季,凯文和乔治不光是天天粘在电视机前看球赛,两人还分析各队的优势劣势,每个队员的竞技状态,哪个队能进八强,谁能去决赛,谁能去打超级碗。

霭青看他们可以上电视做分析员了,乔治不知道,凯文肯定还赌输赢的。

        体育赌博在这里是合法的,通过合法途径是合法的,暗庄也有,而且往往赌的更大。

        凯文有一次说露了嘴,霭青暗地里让乔治劝凯文戒赌,乔治答应先问清楚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