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子,裙子不能再短了!
文章来源: 南岛水鸟2019-12-20 04:00:16

喜欢看女孩子穿短裙子,如果穿短裙子的女孩有一双修长的腿就更加漂亮。当她走动时就像一只跳跃着的蝴蝶,充满活力很令人赏心悦目。在一个和平的环境里,女孩子们是可以无拘不束地、自由地穿着她们自己喜欢的短裙子,或者是超短裙。

我有一台电动缝纫机,放在角落里好几年都没用过,没想到在圣诞节前发挥了作用。

朋友 Ella 的小女儿 Alice 所在的中学,在年末学期结朿前要举办一个才艺表演会, Alice和她的几个同学准备了舞蹈表演。

女孩们很有艺术细胞,她们自己设计舞蹈,还改编了音乐。可是她们不会制作表演服,去买吧成本高而且样式不合适,就自己设计了一个系列的表演服,简单大方,想在大人的帮助下自己制作,她们的想法得到了家长们的支持。

Ella 家没有缝纫机,但她很会寻求援助 — 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我就乖乖地提着缝纫机去了 Ella 家。

那天下午我和 Ella、Alice 一起做表演服。先载剪了衣料,再 3 双手一起手缝、固定了上衣和下裙的两件套装的“ 样板 ”,然后让Alice穿起来看是否合适,看大效果,只要大家都觉得OK了就可以用缝纫机了。

在最后决定裙子的长度时,Alice要求把裙子裁短一些。Ella 就在原来己经剪裁了的裙子(膝盖以上),在裙脚 ( 下摆 ) 向上折叠 2 公分。Alice 还是兼裙子长,要求再短一些,Ella只好又向上折叠 2 公分,还唠叨着:“妹子,太短了,裙子不能再短了!”

我也说:“是够短了。”

Alice:“要嘛,再短一些、再短一些。”

Ella:“还不够短啊,不行!”

Alice:“要的、要的、再短一点,我们都说好要这么短的裙子,大家一样短,好看!”

Ella说:“不能穿得这么容易露屁屁的裙子,这就像没穿了。”

Alice:“人家芭蕾舞不也是很短的裙子吗,况且我们都穿连裤子的长袜子。”

…… 

听着母女俩为了裙子的长度各执一词的对话,何曾相似 — 小时候,母亲曾经给我做裙子,就像 Alice一样要求裙子短些再短些,但被母亲拒绝了。唉,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在不自觉中,自己对短裙子的看法,竟然重复了当年的母亲。

母亲是孩子的保护伞,母亲对孩子的关爱,可能会让孩子觉得是束缚,就会产生逆反心理而抗拒大人的要求。作为父母要把握好与孩子的关系,不要替他们主导一切,让孩子自己保持主体的位子可能更合适。

我们都是从孩童走过来的,但很多时候却不知道、不了解孩子们的世界,经常以自己的想法去要求他们。Alice 和她的同学一心一意为表演做准备,只想在大家面前表现出最美丽、最自信的面貌。她们觉得穿短裙子好看,显示出的长腿好看,她们的想法就这么简单,不像大人去考虑那么多。有的时候,大人们是否放松一些母/父爱,让孩子们不受过多的约朿、去追求他们自己的梦呢?

后来,Ella 经过考虑后完全按 Alice 要求的长度,把裙子做成了一条超短裙,同时她把裙脚向内多折叠了几公分。Ella 的想法是,当 Alice 表演结朿后,如果她继续穿这条裙子,可以把折叠的部份放下增加裙子的长度,况且她还在长个呢。

这样的成全,对 Ella 和 Alice 母女来说,是一种深深的幸福。

 

昨天澳洲东岸的天气是 40 度的高温,我拿出了一条旧长裙子,剪刀下就变成了一条短裙子,给自己添了一些凉意。

圣诞节前,我们的图书馆又把这组圣诞玩偶摆出来,我曾经拍了下来做了这张“ 圣诞绿“ 卡,现在又摆出来,盼望久旱的天公下一场大雨灭山火( 新洲至今还有山火 ),让我们有一个清凉的圣诞节。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