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ta疫情中,小镇帕拉阿图的一天
文章来源: 风语空灵2021-09-14 08:02:52

又是一个美国西海岸阳光灿烂的日子,在其它地方这也许让人心情愉悦,但在北加州,在帕拉阿图这个科技重镇,夏日的艳阳几乎一点儿不受欢迎,反而,清晨的乌云和前一天晚上的阵雨才让人激动不已。对小镇帕拉阿图的大多数居民来说,这不是一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卖乖,而是越来越真实的"沙漠"心结。近几年夏季连绵的山火,几乎让过去习以为常的洁净空气在这个季节成了一种奢侈。 


帕拉阿图市政厅前的一个前卫雕塑,当艺术和科学运用到极致时,魔幻就出现了。(图片来自网络)

出于疫情的原因,三年来第一次去帕拉阿图的诊所看家庭医生,是几周前约好的。那之前收到了他们的"通牒",如果再不来看医生就将被除名,之后门诊预约一律按新病人对待(重新注册)。算他们狠,还真得吃他们这一套,这才抄起电话恢复预约年度体检,大不了三年做一次不就得了。

去诊所要走湾区半岛上的埃尔卡米诺皇马大道(El Camino Real),在这条道上开过无数次,原来街名翻成中文如此动听,上网查了一下它还有一个更响亮的意思"The King's Highway,只可惜,"昔人已乘皇马去,此地空余皇马道",一切早已成为历史(加州西海岸"古"时候是墨西哥/西班牙王国的地盘),昔日里奔跑的皇家马车早已被普通人的汽车和电动车取代。艳阳高照,大道上与往日一样车水马龙。全电驱动的特斯拉S在我右脚的轻重缓急"长袖善舞"之下,随着车流轻快地向斯坦福大学附近的诊所开去。这辆"铝马"跟随我已经整整六年了(Tesla车身是轻质铝材冲压而成),它的一大优势是燃油车上很多必须由机器完成的功能可以由车载电脑完美代替(像前进与倒退挡)。随着软件的不断更新,它给驾车人带来的乐趣与日俱增。其它的先不说,在驾车安全方面除了重心低,特斯拉的追尾预警系统让人受益匪浅,往往在你还没有觉察到危险的时候,它已预先采取行动,警报声大作,使你有足够的反应时间避免灾难。另外一个实用的功能是遇到高速公路拥堵停停走走时可以启用辅助驾驶(注意,车行的推销员往往将其夸大成"自动驾驶")。这一功能打开后车上的AI系统可以让汽车随着车流自行向前,把驾车人的手,脚,和双眼从原来的强迫体位中解放出来。它还有一个可以让人津津乐道的小"技巧",当你遇到红灯踩下刹车时,车上的电传系统可以为你保持刹车状态(Electronic Hold),右脚可以不用一直踩在刹车上,等绿灯一亮,只要踩油门即可。当不得不换开燃油车时,你第一个想念的就是这个小技巧。

汽车开过以小镇命名的高中,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学校出了一位当今好莱坞的明星和电影制作人,詹姆斯·弗兰科(James Franco),他曾因电影"127小时"而被提名奥斯卡最佳男主角,说不定你看过这部电影。从帕拉阿图高中过一个十字路口,到下一个红绿灯右转就进了诊所的地下车库。 我停好车戴上口罩,乘电梯上二楼就来到诊所内科的前台。一眼望去,大厅里只有区区数人坐在沙发上候诊。

"早上好!我和xxxx医生有预约。" 我径直走到前台,朝刚从电脑屏幕上抬起头的女士说到。

"是xxxx xxxx先生吧?" 她把我的拼音名字念的磕磕巴巴。这也难怪,那拼音确实与英文的叫法很不一样,当初刚到美国时没少纠正别人对他的发音,而自己也把一些地名想当然地念错,比如向别人问路时把"山河嫂"(San Jose)念成"三舅婶",让对方一头雾水,后来才知道英文字母"J"在这里来了个"我将无我",发"荷"的音了。

看来前台的这位女士已经知道我是谁了,这一点不奇怪,因为我手机上有诊所的App,当病人走进诊所的Wi-Fi范围,它的网络就和身上的手机"勾搭"上了,并把相关信息推送到护士的电脑上。

"出生日期?"她问到,按程序得用这组数字进行核对。我于是把自己的"生辰八字"按月日年的顺序念出来让她验明正身。

一阵霹雳啪啦的键盘敲打之后,她递过来一塑料板,上面夹有几页问卷,要我在等医生的时候将其填好。这玩意儿几乎每次都填,合在一起恐怕要装钉成一本书了。看完医生,定好第二天抽血化验,顺便打了一针流感疫苗,就匆匆离开了。

出了诊所,太阳依然高照,已是中午时分,得找个地方吃午饭。虽然北加州,尤其是旧金山湾区的疫情没有其它地方严重,但Delta变种病毒的威胁仍然让居民小心谨慎。实际上除了大家戴口罩和自觉保持社交距离之外,觉得与疫情前没什么两样,商场迎客,停车场爆满,影院开放,员工上班,学生上课,餐馆照开。在这个小镇上,有很多各具特色的餐馆,美墨意中越泰应有尽有,但我此时偏好却是好家居(Ikea) 店里的半自助餐,菜单上的瑞典肉丸(Swidish Meatballs)是本人的最爱,浇上果酱,调味酱和土豆泥后,配上一杯浓郁的咖啡,是一道百吃不厌的美味。
 
瑞典肉丸餐(Swidish Meatballs)(图片来自网络)

 
虽然是一家店中店,看上去与星级餐厅别无二致。二楼的就餐区窗明几净,朝外看去,小镇消失在茫茫绿色之中。帕拉阿图是一个闹中取静的知名城镇,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学者在此学习,科研,和创新,是当今高科技的主要发源地。吸引着全世界最聪明的头脑和最有眼光实力的风险投资者。

作为小镇的居民,一天里想去锻炼身体的地方也有很多,无论是沿海湾的小径,斯坦福山丘,有塑胶跑道的斯坦福大学体育场,几乎完全被林荫覆盖的山景城奎斯塔公园,还是隔壁镇上一个农场的山间步道,都可以让你变着花样去健身。眼下的现实中,Delta变种病毒仍在肆虐,虽然人们感到疫情正在远离我们而去,但警惕性仍高,很多在户外仍戴着口罩就是明证。也许在我们感叹"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时候,说不定很快就会有"柳暗花明" 的那一天。

 
加州的天是明朗的天,加州的花儿好红艳。

 
 
"在那昙花一现的地方" - 后院的昙花今年已经开了三轮了,白天开放更属少见。第四轮的花蕾已经出来。

 
从空中鸟瞰帕拉阿图,近处的红房区是斯坦福大学校园。禁不住还要写一下以前唠叨过的,就是近三十年来,这块地方没有起一座高楼,胡佛塔仍是远近的最高建筑,环境保护力度可见一瞥。那个水塘叫拉古尼塔湖(Lake Lagunita),一年中大多时候是干涸的,只有在雨季才积水成湖。(图片来自网络)

 
风卷残云越山丘 - 斯坦福山丘 (Stanford Hill)

世界在变化,适者生存,它的翻板还可以称为适者欢乐。让我们拥抱每一天,让开心成为信条,让健康成为追求,让明天更为美好!

 

电影《普罗米修斯》- 神话,科幻与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