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云水深处(1)漳州南靖
文章来源: 风语空灵2018-05-28 10:02:41

5月回国,到了厦门,踌躇着在有限的一整天时间里去什么地方看看,才算是不虚来厦门一趟,去鼓浪屿?在乘车经过鹭江岸上的沿江大道时,看着对岸的鼓浪屿,觉得并不特别吸引人。临时又在网上乱搜了一番,"福建土楼"的文字和图片跳入视线,对,就是它了!此时,距早晨最早一班发往云水谣土楼景区所在地的南靖县的动车开车时间,只有两个小时了,从入住的中山路步行街附近的酒店到高铁厦门北站,乘地铁就要近一个小时。在网上看到土楼信息的那一刻开始,到整装出发迈出酒店大门只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足见对传说中的福建土楼的兴趣是如此之高。
 
动车在闽南的崇山峻岭中穿行,像一条绿叶上的白虫随风摇曳,逢山钻洞,遇河过桥。从厦门北上车,途径漳州,只消36分钟就到了南靖站,这是去云水谣镇参观福建土楼的第一站。从这里去景区有两种方法,二者实际是同一种,一是乘直达班车(小巴车),二是要乘公交车到县城,在县城汽车站转车,再乘20分钟一班的小巴车去景区。当然,你也可以叫出租车,但并不实用。
 
到了土楼的地方,就什么都和土楼沾上边了,这不,南靖高铁站的候车大楼也修建的跟土楼一模一样。在南靖站下车的人并不多,看上去大多是游客。 动车站建在山坡上,出了站,是约有两层楼高的台阶,下到站前的一个小广场,随着指示牌向右一转,闪入视线的是一个看上去脏兮兮的浅绿色小巴车,正静静地停在那里。方向盘前的挡风玻璃后面放着一张长方形的牌子,上面白底红字写着"土楼"。我一看,有门儿,这不是网上说的与动车班次衔接的直达班车吗?我把刚用完的动车票匆忙塞进后面的裤子口袋里,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小巴车的前门,司机依着车窗悠闲地坐在驾驶席上。(注:动车或高铁票不可以任意丢弃,上面有详细的个人电子信息,等回酒店后撕碎,丢入冲水马桶内。)

"师傅,是去云水谣的车吗?" 我有点兴奋,明知故问只不过是想确定一下。

"对!" 他微笑着回答。那种淡淡的微笑是你在中国问路或询问时很少见到的。

车内空无一人,我上了车,取下背上的背包,在司机后面的第一排座位上坐下。就在这同时,从站前台阶下一直跟着我兜售香蕉的老太也跟着我上了车。

"买点香蕉吗?很好吃的,就十块钱!。" 她边说边把一大束外观灰暗的香蕉送到我面前,几乎碰到了我的衣服。

我正要开口再次婉拒,一个身着白衣的年轻女孩在车门口冲着老太用难以听懂的闽南话嚷嚷了两句,老太收回手中的香蕉,很不情愿地下了小巴车。同时我也松了一口气。此时我注意到,女孩身上斜挎了一个公交车售票员特有的皮包,才意识到那个对游客肆无忌惮的卖香蕉老太为什么对她唯命是从。

不一会儿,车上已坐满了乘客,我旁边坐了一位从台湾来的游客,约莫60多岁的样子,他太太坐在了后面靠窗的位子上。乘客中有近半数是当地人"进城"归来,也有去云水谣景区投宿的游客。其中一位坐在发动机护盖旁的平台上,身后堆放的是乘客们的行李,此人中等身材,着蓝色裤子和浅白色横道的腥红色短袖上衣,看上去约40岁左右。言谈中,知道他是云水谣镇上的居民,从事茶叶种植和销售生意。

司机转身按下一个按键,车门在一阵吱吱呀呀的声响中关上了。汽车驶上一条笔直的大道,两边林木葱郁,高高的路灯象一棵棵挺立的豆芽,配上道旁整齐的常青灌木和典雅的公交车站,一种现代化气息扑面而来。多年来,我从重庆的大足县城(旅游景点)到西藏冰山脚下的藏民乡镇,都见过类似景象,它的确给初来乍到的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大约10分钟以后,汽车进入县城,一转弯驶入了汽车站。那位身着白衣的售票员女孩,招呼大家按原座位换到旁边一辆一模一样的小巴车上。我好奇的问为什么换车? 她的回答令我素然起敬:小巴车是电动车,原来的这辆电量已不足,不能应付接下来80分钟的爬山和空调用电,要换到旁边那辆充足了电的小巴车(那两天正好是南方的一股热浪天气,气温高达摄氏35度)。

汽车出了县城,立即驶上了一条漂亮,宽敞的盘山公路,路况极佳。售票员看大家都已坐定,遂开始售票,总共90分钟的车程,车票是人民币15元整。我从口袋里掏出15元零钱买车票,售票员在收钱的同时,熟练的从她的发票本子上唰唰的撕给我两张发票。
 
此时,那位与我和台湾人相临而坐的本地茶农兼茶商,就和我们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交谈中,他谈起了茶叶种植,说绿茶茶树在采摘前基本都要喷洒农药,而红茶的茶树是在采摘后才喷洒农药的(因为采下的茶叶以后要发酵的缘故吧),所以,红茶发酵成茶后,不含任何农药。
说着说着,他指一指手中刚刚在汽车站换车时买的一瓶冰镇红茶大声说到:

"我出来只喝瓶装红茶。"

然后,他注意到我手里也有一瓶和他一样的红茶,随即问到:

"你怎么也买了一瓶红茶?" 

"我这是跟着你学的!"我顺着杆子爬了上去。他听后爽朗地大笑起来,连临座上沉默寡言的台湾人也咯咯地笑出声来。

我刚才并不知道红茶与农药的"故事",跟在他后面买这瓶饮料,仅仅因为它是冰镇的。不过,从那以后,选择喝瓶装红茶也许就有了更深一层的理由。古人云"三人行,必有我师。"在这里得到了最为具体的权释。
 
汽车载着满车的人沿山区公路继续向上爬升,竹林覆盖的山坡看上去郁郁葱葱。前方的公路隧道入口处,一副巨大的广告画映入眼帘,黑幽幽的隧道口在正中下方,右方是四个圆形土楼把一个方形土楼围在中间的巨幅航拍照片,那就是被称为"四菜一汤"的福建土楼群。

 

“误”入云水深处(2)福建土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