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拚玉碎争全局(八年抗战)
文章来源: pnr2013bnc2014-11-30 10:07:30

要拚玉碎争全局(八年抗战)

胜也罢,败也罢,就是不要同他讲和!”          蒋百里

 

赛珍珠Pearl Buck1892年在美国出生,三个月大时跟传教士父母到中国,18岁回美国念大学,之后再回中国,在金陵大学等校任教,至1934年再离开。nothing1931年,赛珍珠发表了长篇小说《大地》,成为1931年和1932年的年度最佳畅销小说。

《大地》发表时,正值美国的经济大萧条时期,美国农民也陷入生存挣扎。《大地》叙述中国农村生活,引起了美国读者的共鸣。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占领满州。1937年,中日全面开战。中国成为举世观注又不理解之地。赛珍珠的小说因缘聚会,得到广泛的注目,数十种不同语文译本齐出,压倒同时期的作家,得到1938诺贝尔文学奖。她的得奖,也可说是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对中国局势送出一个同情的讯号。费正清说:”1931 年,赛珍珠出版《大地》,她走进了历史。

 

193812月,瑞典,斯德哥尔摩。赛珍珠在诺贝尔文学奖的晚宴致答辞中说:I should not be truly myself if I did not, in my own wholly unofficial way, speak also of the people of China, whose life has for so many years been my life also, whose life, indeed, must always be a part of my life. ---------I know that she is unconquerable. Freedom - it is today more than ever the most precious human possession. ……

如果我不为中国人说话-----尽管是以我完全非官方的身份——我就不算是忠于于自己;因为中国人的生活,这么多年来也就是我的生活;今后,也仍将是我生活的一部份。-----我知道,中国是不可能被征服的。今天较诸以往,自由,更可说是人类最珍贵的东西。-----”

 

而在这之前的一个月,一位为中国对日抗战竭尽心力的军事家也走入了历史,陆军大学代理校长蒋百里在广西宜山逝世。蒋方震(18821938) 字百里,浙江海宁人,在中国近代史上,是一个忽隐忽现的名字。1901蒋百里留学日本习军事,期间创办刊物《浙江潮》,之后又赴德国研习军事,回国后投身军界。一生以建立现代国防为职志。

 

袁世凯时期,蒋百里出掌保定军官学校。1913年,因校务问题之请求,被北京方面所拒绝,蒋百里竟愤而回校,召集学生讲话,再开枪自戕,伤重未死。段祺瑞延请日本医生为其治疗,而照顾他的日本护士佐藤屋子,日后嫁给蒋百里,改名蒋左梅。

 

蒋百里和蔡锷同学和徐志摩为至交,一起组织新月社和梁启超亦师亦友,曾一起游欧,观察巴黎和会,也协助主编《共学社丛书》。蒋百里先后出任过吴佩孚、孙传芳的参谋长。因旧日学生唐生智起兵反蒋,蒋百里受牵连入狱,被蒋介石幽禁两年,其中以读书、打拳、抄写佛经度日。九一八事变之后,友人建言以外侮日亟,将才苦少,才被放出。

 

西安事变时,蒋百里和蒋介石一起成为张学良的阶下囚,之后渐被蒋介石器重。抗战爆发前后,蒋百里作为特使出访德国与意大利,争取军事援助。旅途中也常为文发电回国,对时局和抗战战略提出建言。

 

l937年,蒋百里到庐山军官训练团讲课。他把历年的著述和讲稿选编成《国防论》,在扉页上写道:千言万语,只是告诉大家一句话:中国是有办法的! 《抗战的基本观念》的讲稿说: 中日战争来说,抗战乃我们民族决心的表现。蒋介石将军的意志,便是我们民族意志的象征。若谓日本能屈服中国民族的意志,这是没有历史的常识;若谓日本能屈服蒋介石将军的意志,这是没有人格的认识。

  1938年,蒋百里又引唐诗草色遥看近却无比喻说:你们如果到乡间只看见农民的愚蠢与破产的悲惨,你们如果到工厂里或立在码头上只看见劳力者的不秩序与不洁净,这所谓近却无但是你如果飞在五千尺的高空鸟瞰,你如果立在昆仑山顶东望,包你有一幅锦绣山河活活的现在面前。观察一个多数的大集团的发展,最紧要的就是要把近视眼镜除下。老实说罢,大群演变的趋势,没有先见的慧眼是看不出来的。 又说, 这一次抗战的最大结果是轰雷掣电的给予了将来负大任的人们一个动心,忍性的大锻炼。 鼓舞中国军民之士气。

 

其后蒋百里受命接替蒋介石主持陆军大学校务,才两个月不幸病逝。蒋百里作为一代兵学家,才气横溢,出入于政治、外交、文学,但终身没有亲自指挥过战役。他的女婿钱学森、他所著的《西方文艺复兴史》、徐志摩带行李入监陪他,都成为他传说的一部分。但他在保定军校举枪自戕之行为,被认为缺少了为将者所应有的霸气。蒋百里有诗: 犹有书生气,空拳张国威;高歌天未白,长啸日应迥。章士钊挽蒋百里句:”谈兵稍带儒酸气,入世偏留狷介风。 亦是知人之言。(作者:陈健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