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棉袄和国共战士的传奇
文章来源: 花似鹿葱2014-11-04 16:13:56

      加拿大的Remembrance Day快到了,到处可见红罂粟的胸章。

我想起了曾经读到的一个故事。

那是在炮火连天的淮海战役的战场上。困守的国民党军队已经弹尽粮绝,偶尔空投的物质又常常落在解放军的阵地上,饥寒交迫的威胁堪比枪林弹雨。

一次激烈的战斗后,国军的一个士兵看见不远处刚刚被他击毙的解放军战士腰间挂着一个水壶!饥渴难耐的他便不顾一切地爬过去,解下了这个水壶还有鼓鼓囊囊的干粮袋。 这个过程中,他发现,共军战士的棉衣很新很厚实,远比自己的美式军服保暖,无以抵御的寒冷战胜了对死人衣物的种种不祥感觉,一不做二不休,他将棉袄扒了下来,最后索性将棉鞋也套在自己脚上。

如果不是这个阵亡解放军战士的干粮水壶棉袄棉鞋,即使不被打死也可能冻死饿死,因此几十年间,随军撤到台湾的这个国军小兵内心深处感激与愧疚纠结不清,难以名状的复杂情绪让他一直舍不得丢弃这件救命的棉袄,他还在棉袄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张小纸片:“浙江省白际山李少白”。于是,“李少白”这个名字就伴随了他的整个后半 生。

上个世纪末,他相识的一位大学教授要去大陆,他将这张保存了几十年的小纸片交给教授,希望能够找到李少白。他想告诉李少白的家人,虽然是他打死了李少白,但是他们之间绝对无冤无仇。那年他才十九岁,家里很穷,当兵是迫不得已。“我们都是小老百姓,互相之间没有仇恨,大人物让我们打,我们有什么办法呢?”

这位教授不负重托,访问事毕,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白际山这个偏僻的小山村。当时那里还很穷,交通闭塞,信息不畅,没有多少外人来访,听说来了台湾人,全村老少都出来了。当着众人,教授讲完了故事,并拿出了那张发黄的纸片。人群一片寂静,很久很久,其中一位拄着拐杖的长者走上来接过纸片,颤抖着双手看了半天,然后说,“我就是李少白”。

原来,李少白是在前一天的战斗中被击伤了大腿,伤势很重,被送往后方。临行前,把水壶和干粮留给了一个同乡战士,因为躺在担架上还有棉被御寒,他就把棉袄也脱给了这个同乡,没想到这位同乡第二天就战死了! 

故事的结尾皆大欢喜:这位教授穿了一件很时尚的羽绒衣,他把它送给了李少白的孙子——一个大有希望考进清华大学的高中生;而他穿回了李少白的一件农家棉袄,最终披在了正在大学读书的那位国军孙子的身上。

这位受人之托的教授是曾经任台湾清华大学代校长、静宜大学校长的李家同,他完成了使命,并且写下了这个故事。李家同相信:这两个老兵的孙辈,“他们绝不会像他们的爷爷那样在寒冷的战场上见面了。”

然而,我读完这个故事,眼前抹不去的却是那个被剥了衣服鞋子的解放军战士。在最寒冷的一月天,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在弹坑密布的雪地里,尽管到处是鲜血和伤亡的躯体, 可是一具裸身赤脚的尸体也一定很是特别。谁来为他收尸?谁能辨认他是解放军还是国军?据说,淮海战役结束后,战场横尸遍野,成了野狗的饕餮大餐,他会不会首当其冲?

我还想,如果当时被打死的果真是李少白,他的家人如何将面对那位幸存的枪手?横眉冷对满腔怨愤,还是相逢唏嘘一泯恩仇?

一切皆有可能。

据统计,淮海战役中,中原、华东两大野战军阵亡25954人,失踪11752人,其中,只有31006留下姓名,还有6700的孤魂至今无人知晓。但是,他们是烈士。他们的英名永存。

 国民党方面呢?那些亡灵可有归宿?

(博客的文章同时贴在了几曾回首里,感谢坛子里的弟兄姊妹分享我的回忆。我转贴在此,也是为了留存珍贵的一刻。)

花姐,你也住加拿大吗? -MeiMei1027- 给 MeiMei1027 发送悄悄话 MeiMei1027 的博客首页 MeiMei1027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4 reads) 11/04/2014 postreply 18:29:52

是啊!我们有缘,你在西我在东 -花似鹿葱- 给 花似鹿葱 发送悄悄话 花似鹿葱 的博客首页 花似鹿葱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4 reads) 11/04/2014 postreply 18:39:06

我还以为你在美国住呢?我想你怎么知道加拿大的罂粟花节呢? -MeiMei1027- 给 MeiMei1027 发送悄悄话 MeiMei1027 的博客首页 MeiMei1027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2 reads) 11/04/2014 postreply 18:43:46

生命诚可贵啊,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 -MeiMei1027- 给 MeiMei1027 发送悄悄话 MeiMei1027 的博客首页 MeiMei1027 的个人群组 (6 bytes) (7 reads) 11/04/2014 postreply 18:50:19

什么时候才可以:“他们要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 这国不举刀攻击那国, 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 -MeiMei1027- 给 MeiMei1027 发送悄悄话 MeiMei1027 的博客首页 MeiMei1027 的个人群组 (85 bytes) (28 reads) 11/04/2014 postreply 18:53:37

美眉总是恰如其分地说最美的话 -花似鹿葱- 给 花似鹿葱 发送悄悄话 花似鹿葱 的博客首页 花似鹿葱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4 reads) 11/04/2014 postreply 19:12:30

不是我说的。 -MeiMei1027- 给 MeiMei1027 发送悄悄话 MeiMei1027 的博客首页 MeiMei1027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2 reads) 11/04/2014 postreply 19:15:11

是你传的 -花似鹿葱- 给 花似鹿葱 发送悄悄话 花似鹿葱 的博客首页 花似鹿葱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 reads) 11/04/2014 postreply 19:50:22

这就是神仙打仗凡人遭殃, 也不敢保证哪天哪个神仙又发神经呢. -滚子刀肉- 给 滚子刀肉 发送悄悄话 滚子刀肉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 reads) 11/05/2014 postreply 06:57:27

粟裕是险中求胜,林彪不打无把握之仗。四野老兵都以林彪为自豪 -花似鹿葱- 给 花似鹿葱 发送悄悄话 花似鹿葱 的博客首页 花似鹿葱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2 reads) 11/05/2014 postreply 17:49:47

我读成了“棉袄共和国” -va_landlord- 给 va_landlord 发送悄悄话 va_landlord 的博客首页 va_landlord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2 reads) 11/05/2014 postreply 14:25:33

真有想像力。那个共和国里一定暖洋洋 -花似鹿葱- 给 花似鹿葱 发送悄悄话 花似鹿葱 的博客首页 花似鹿葱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0 reads) 11/06/2014 postreply 05:39:43

死的都是中国人 -冷酷仙境与世界尽头- 给 冷酷仙境与世界尽头 发送悄悄话 冷酷仙境与世界尽头 的个人群组 (2 bytes) (0 reads) 11/05/2014 postreply 16:36:19

国共内战,手足相残,祸起萧墙,共匪***** -笑嘻嘻的太阳花- 给 笑嘻嘻的太阳花 发送悄悄话 笑嘻嘻的太阳花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2 reads) 11/05/2014 postreply 17:36:08

我们可以从容评说历史,但是身置其中的他们,又怎样选择呢?时势造英雄,英雄们却无法预见后人的褒贬。 -花似鹿葱- 给 花似鹿葱 发送悄悄话 花似鹿葱 的博客首页 花似鹿葱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 reads) 11/05/2014 postreply 17:41:47

如果蒋介石在1946年就投降,不就可以不死那么多人了吗?所以说,蒋介石是中国第一罪人!!! -蜂窝- 给 蜂窝 发送悄悄话 蜂窝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 reads) 11/05/2014 postreply 20:09:42

你在搞笑吧?老毛1946年????也没投降吗?按照当年国共对比,要投降或被招安,也应该是老毛吧. -真水无香2014- 给 真水无香2014 发送悄悄话 真水无香2014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0 reads) 11/06/2014 postreply 07:0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