忌口,发物,与水土不服
文章来源: 欲千北2013-07-24 15:11:37

中医常说病人要忌口,很多发物不要吃。但西医没有这一说。我童年时在外婆家。我外婆给患有疮痈的病人治疗,每次排完脓,上过药之后,总不忘叮嘱要忌口,不要吃虾蟹,海鲜,鸭,鹅,等等,但鸡蛋,猪肉可以少吃一点。据我的观察,她说的有道理。经常发生的情况是,如病人几天后(一般6~7天)回来复诊,创口不象预期的那样好转,已经排过脓的疮痈又积聚了不少脓,红肿。外婆一定会问,是否没有忌口,吃了发物?病人十有八九会回答说“是”,而且多半是吃了鱼虾蟹之类。

 

我母亲和姨妈都在西医医院工作,她们不信这个。我亲眼所见外婆与她们争论过很多次。外婆嘴巴笨,讲不出什么道理,只是说,就是这样,吃了发物,疮会滚脓,变厉害。我母亲或姨妈会争辩说没那么回事,荤腥是营养,对恢复身体有利,应该吃。即使有那种滚脓的情况,一定是巧合,有其他原因,非发物而引起。云云。尤其是我姨妈,说,她都叫病人吃荤腥,以便增加营养,没见到什么发不发的。

 

这个问题积在我心中很多年,5,6年前才想明白。我外婆说的是实际的观察结果,我自己的观察也与之吻合,应该没错。但如何解释呢?可能的机理如下。

 

当我们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吃下当地的食物时,即使烧得很透,很卫生,也会时有拉肚子的现象发生,即所谓的水土不服。这其实就是肠道对食物中不经常遇见的抗原的过度免疫反应,把免疫系统怀疑的食物加速排出体外,以免不测之灾。这种水土不服的情况,几天以后通常就好了,因为几天下来没有生病,免疫系统已经不再怀疑,警戒吃下去的陌生食物。

 

外婆的家在江南富庶之地,病人绝大多数是农民。但在60年代,毛泽东时代,农民太穷了,一年到头吃不上几次鱼肉荤菜。只能偶尔吃一些鸡蛋。平常肉是见不到的。不过过年时农民家的菜肴还是非常丰富的(现在想起来还有点馋)。由于这个原因,农民的免疫系统很少遇到吃下去的发物,尤其是虾,蟹,鸭,鹅,等。当这些中医所说的发物进入肠道,是免疫系统很少遇见的未知抗原,属于潜在的致病危险物体。在消化吸收发物的同时,免疫系统会动员力量,追踪监测,发生轻度的炎症反应。这与上面所说的水土不服的现象类似,但程度轻微,觉察不到。对于健康人,这不算什么。但对疮痈患者来说,这种轻度的免疫反应分散了免疫资源,势必降低对疮痈细菌的免疫毒杀力度。在所用药物对细菌的毒杀抑制能力不够强大的情况下,就会导致细菌东山再起,原已排完脓的疮痈重新滚脓,红肿。外婆所用的中医治疗办法主要依赖病人的免疫系统,而不是药物(参见“一个中医治疮的招数和原理”,链接: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2236/201304/15785.html ),所以对她的病人群体,她嘱咐病人忌口,不吃发物,是正确的。从上面的分析来看,如果外婆的病人生疮之前就经常吃荤腥的话,就不用忌口,不会发,所以吃鸡蛋没事。这也印证了我姨妈所说,她的病人不忌口,也没事。因为她在苏州医院工作,病人多是城里人,苏州的生活很好,吃的好,荤腥多,所以通常不忌口也不会导致“发”。

 

现在生活好了,发物吃得很多很经常。但对身体弱,有病,免疫功能需求大的病人,比如癌症病人,肺炎发作的病人,等等,还是要注意忌口,不要吃很少吃的发物。小仙女有一个帖子(“ 这次回国,妈妈透露了一件藏在心里很久的事情。。。”,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0083/201304/922.html ),讲的就是发物对癌症病人的影响。摘录如下:

 

“他得了前列腺癌,这是一种不是很凶恶的癌,但发现的时候已经有骨转移。他采取中西药结合治疗,病情控制得不错,一直到患癌第四年的某天,一个老朋友生日请吃饭,爸爸和妈妈一起赴宴,宴席间,妈妈肚子不舒服,上了洗手间较长时间。当妈妈回到宴席上,发现爸爸竟举着酒杯喝酒,妈妈赶快阻止,酒杯里的是洋烈酒,我妈看到我爸脸红红的,就问是否已喝了不少酒,爸爸说,这几年都好好的,没事了,高兴就喝了几口。。妈妈还看到碟子上的食物残渣,他还吃了虾、红烧鹅肉。。这都是我在美国打电话回家时一再强调不能吃的发物啊!

妈妈当时很害怕也很无奈,只能在心里祈求平安无事。。但事实是残酷的,就在当天晚上,离晚饭只有六七个小时的时间,爸爸腰椎上那个癌症转移病灶疼痛的非常厉害,痛得汗水湿透了睡衣,不得不半夜急诊。。病情急转直下,爸爸的西医主治医生也被突如其来的发病所震惊,他不得不相信中医所说的发物这回事!爸爸在癌症复发三个月后去世了。。。”

我认为,文中说的洋酒,红烧鹅肉等发物,含有病人平常少见的食物抗原。加重了病人的免疫负担,原本已经重任在肩,而且虚弱的免疫系统不堪重负,降低了对癌症细胞的监控毒杀力度,导致病情失控。如果那个病人只吃他平常经常进食的猪肉,鱼,鸡蛋等等,悲剧多半不会发生。

 

不管中医西医,效果和实践是检验正确与否的唯一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