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如梦的人生 (三十二)
文章来源: 樱花树旁2015-10-18 00:05:27

(三十二) 售肉也需要技巧

    由于原来负责盯柜台(售货)的张师傅年事已高,而其他的3位壮年人的脾气太暴躁,脾气相对随和的我又“改行”盯柜台了。

    俗话说:一人难称百人愿。真有那能把人气个半死的“难缠”的顾客。不过,每逢那时,王效师傅都会挺身而出,替我“拔创”。她常常跟我说,干咱们这一行,有一句行话一定要记住:首先,要学会不生气(否则,你真的会被气死),然后,学会气死人。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我掌握了前半句,却没法也不愿实践后半句。

    王效师傅是山东人,据说,她的母亲13岁就成婚了,不到15岁时生了她。那天,她的姥姥突然听到被阁子里传出来奇怪的声音,打开一看,是个刚出生的女婴躺在里面正哭呢。姥姥跑到门外,看到她妈妈正在和一群小伙伴们跳房子,一问才知道那个女婴就是她生的。生完了不知道该如何办,外面小伙伴们又在叫她,所以她就把婴孩塞到被阁子里了。

    王效师傅平时嘻嘻哈哈,为人随和。不过,不要惹急了她,那时,她会把你家八代祖宗都翻出来晒晒太阳。她对我很好,一直是我的挡箭牌。

    不久,王效师傅的工伤痊愈了,她并不喜欢大肉部的油烘烘,脏兮兮的环境和那聊不到一起的除我之外的六个大老爷们,返回原来副食店了。至此,售肉工作又恢复了一手交肉票、钱,一手交货的售肉方式。

    售肉,说起来并不复杂,根据顾客的要求,切好肉,秤量,算好价钱,收款,把肉交给顾客就行了。但是,在那个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里,人们买猪肉时,不光需要钱,还需要国家配给的定量猪肉票。如果顾客交了250克猪肉票,你却给了他260克猪肉,尽管顾客会非常高兴地按重量交钱,但是,销售的笔数一旦累积起来,售肉量肯定就会与回收的猪肉票的数量严重不符。因此,售货员在售肉时,必须“克克计较”。可是,这样一来,势必产生大量碎肉,卖给顾客,人家会说:我要买的是整肉,不是肉末!往往“客,售”纠纷就因此而产生。而且,那个年代里,人们肚里普遍缺少“油水”,最受欢迎的不是瘦肉,而是肥肉,但是,由于养猪户的精饲料不足,猪也不长膘,在瘦多肥少的前提下,既要实现销售,又尽量减少纠纷则是一件亟需“搭配技巧”的工作。 况且,猪,不可能是只长前排肉(又叫上脑肉)、五花肉、臀尖肉而不长猪颈肉(又称:血脖)、奶脯肉(又称:囊膪)的,搭配销售血脖及囊膪时,光有操作技巧还不行,还必须要有说服能力。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我总结了一套“冯氏销售法”:在明确了顾客的购肉量之后,先将要被“搭售的”肉(大约是总量的五分之一)放在顾客希望买到的目标肉的下面,然后一刀切下去,称重,收款,包裹好,完成销售。顾客看到的只是“好肉”而往往看不见“被搭售的肉”(当然,只要一翻过来,肯定是:真相大白),心理上得到了一丝满足。由于我的刀法准确,基本上不需要改刀,因此,很少产生碎肉。由于我搭售得比较“公平”,所以,顾客们很少有怨言。又由于我脾气比较随和,轻易不与人争执,所以,顾客们的口碑也很好。不过,我也有不“搭售”的时候,那就是,当顾客为了给父母庆贺六十六大寿,要由女儿买一块重量为六斤六两的“一刀肉”时,我保证做到“一刀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