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午餐 * 本地汉堡店
文章来源: 如斯2021-07-21 12:15:20

山下的城,有一个towncenter。当年的镇子已经发展成有70万人口的城市,仍然管那一块地方叫 towncenter而不是citycenter,缅怀城市草根深处的开始。

Towncenter 的汉堡餐馆Tipsy Cow,打“本地”牌。食材用本地牧场的牛肉,本地农场的蔬菜。居住在附近的美国小资们最吃这一套了,他们不凡尔赛,他们 Liberal,关心环境,和身体健康。

餐馆做成工厂遗存的样子,是当前的一种时尚。它位在一个新建公寓楼的底层,和工厂不搭界的。本以为饭馆叫 Tipsy Cow是因为有这么一个吧台,看见黑板上的字,就有点懵了。之后查网才明白,cow-tipping是将躺倒在地的牛掀翻身,让它站起来。据说是一种乡间娱乐,夸张有比神话。《水浒》里有鲁智深倒拔垂杨柳,信或不信,cow-tipping是一个意思。

黑板下的荷兰奶牛,是醺醺然的一堆,还是懒在地上装睡、等着看人出洋相?黑板上的字,亦或在暗讽某些顾客给小费太艰难?写的真正对白领小资的口味,吃个汉堡还弄出物理量纲的制位换算来。

我们下山去买菜,买了菜顺便买顿午饭。 猪盘算好了要羊肉汉堡,可惜卖完了。我一向不吃汉堡,尝了它家的松露薯条,还有鸡翅。点鸡翅女儿要的Habanero BBQ Sauce,剧辣,简直在烧杀舌蕾。勉强吃了三个鸡翅,一肚子薯条。买的外卖,拿到公园的草地上野餐。

车里平时备有野餐的毯子,拿出来铺开。那厮先不肯坐在草地上,屈尊坐下后居然念出一句诗来:“辟克匿克到湖边”。那是胡适胡博士的一句白话新诗,年轻时我教他的,难为他竟还记得。他略有记错,原句是“更喜你我都少年,辟克匿克来江边”。现在我们都老了。

朋友圈里看朋友的餐饮,博客网页看网友的餐饮,觉出自己的生活朴素,夸张些可说是清贫。鸡翅和薯条也动笔一记,无奈自己下的馆子只有鸡翅和薯条可写。

蒋梦麟写蔡元培,“生活朴素而谦抑”。我不觉得精神和物质是那种二元对立的,物质丰裕、精神也丰满的大有人在。当下我的生活水平实际如此,它丰裕不起来,我也没有因为朴素而变得高尚。能奢侈地大快朵颐一顿我是极愿意的,只是没有这样的口福。我希望朴素的生活能够训练我谦抑,也就不枉朴素了一场。

吃完午餐沿湖边路回家,在去年重阳节泊车的地点停下车走走。昔我往亦,湖岸在金秋中。今我来思,一片夏绿。

栈桥边拉起浮标,圈出允许游泳的范围,只有一个胖墩小男孩泡在水里。

桥上撑一朵粉红遮阳伞,很芭比。

天上浮着几朵云,湖上漂了几条小船,有游艇,也有扁舟,周末,各自悠游。见一大男孩踩一叶扁舟而来,舟上站一犬。

拉近,

划近,

登岸。和最好的朋友共度美好时光。一餐午饭吃来一景难忘也算值了。

猪说这就去买条扁舟来。我家里本有一个四人橡皮艇,他说要这个一根木条式的。我说你们会站在船上吗,不要弄得你们穿救生衣而不是狗狗。两人不听,车到家丢下我和一堆菜,转头下山奔体育用品店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