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文章来源: 如斯2021-06-23 13:57:09

木心讲,他是绝交的熟练工人。绝交后不要同人去作对,放各自的活路。

我们之间的,怎么说,小小的恩怨吧,请冷藏起来。木心言,对这种事,最好的态度是冷贤。

今天看到你的《简单的关注很简单》。。承认我欠涵养,没能冷藏住:

另一位我尊敬过的博友却完全相反。她说她不会生气,却在去年疫情第一波时,指出观察我的几篇博文,说我是跟着她的文章写。比如养老院什么养老问题。这令我大惑不解。我们安省当时养老院问题严重,连省长大福的岳母都被困,省长在新闻里已经强忍悲痛了。难道我必须绕道而写,她写过的主题我便不能写。以此,我不再关注她,怕以后写什么又是依样画葫芦?

逼我旧话重提,那我就提一下:

去年春天我家附近一家养老院被病毒首先击中,一下子死掉了五十多个老人。是这家养老院的疫情爆发让美国意识到病毒登陆了。我写了这个事情,写到有一个人家前一天才送老母亲入住,第二天就被限制在里面接不出来了。那个做女儿的自责、煎熬。我这边发出博文,那边见你的博文响应:穷人在家养老胜过富人住老人院。

天下的主题你尽可以写,我愤怒的是你写文所透露出的对他人遭到不幸的冷漠无情。那些人家在死人,这种话你能说得出口。我明确告诉过你我何故不满,怎么今天演变成了这个版本?

但是我有时在首页上还是看见她的题目的,如果有影评名字,那么,我正巧也是看了,能不能写呢?为此我纠结过,白羊座嘛,太过细节了。我后来还是写了,因为做人要坦荡荡。如果想写就写。写错什么,大不了停写反思。

关于我写的“观影《霍华德庄园》”,难道你只读过题目吗?将你写的和我写的,放在一起比较一下可好?别忘了上帝会数你的头发呢。

其实,点开看过又怎样?你的文章广受网友喜爱,我拜读你的。有写得很好的,真心话。然而,我也看到你不止一次在文中“那样”写我,弄得我还得跟读你。问“哪样”,是吗?你的风格你我都清楚。

别的我不多说了,我来文学城是来交朋友的,设想你也一样。做不了朋友,那就照木心说的,保持“冷贤”。

请求你放过我去。

如果你坚持认为这是你的“文人气息”,那我只好说一句,文人有各种气息。

我今天算是明白文人为何打笔仗了,虽然我不是文人。最后的一句话说给你也说给我自己:

我们都想一想对方好的地方吧。

 

~~~~~~~~~~~ 经书的分割线 ~~~~~~~~~~~~~~~~~~

《旧约·俄巴底亚书》,公元前586年耶路撒冷沦陷,犹大的邻居以东幸灾乐祸。俄巴底亚得了耶和华的默示,讲述以东受罚的原因:

你兄弟遭难的日子,
你不当瞪眼看着;
犹大人被灭的日子,
你不当因此快乐;
他们遭难的日子,
你不当说狂傲的话。

       -- 古训,07/07/2021记存

 

~~~~~~~~~~~相干与不相干, CCTV的分割线 ~~~~~~~~~~~~~~~~~~

美军从阿富汗撤军,当晚CCTV排片播放故事影片《一条狗回家的路》(A Dog's Way to Home)。NBC报道了这件事。

《旧约·耶利米哀歌》:住乌斯地的以东民哪,只管欢喜快乐!苦杯也必传到你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