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人兄悲壮钓鱼记(纪实小说)
文章来源: spot3212019-08-14 15:43:26

虽说中西部绝大多数的土地仍然处在如火如荼的蒸腾之中,东边却鬼使神差般的迎来了初秋的凉爽宜人。这种不冷不热的气温最适合户外运动,例如钓鱼,这就让一向热衷于垂钓却从来都没有进行过实战钓鱼锻炼,也从来没有品尝过用自己钓到的新鲜活鱼烹饪出美味鱼宴的能人兄欢喜的就差跳着脚原地蹦高了。于是乎,能人兄说干就干丝毫也不怠慢地拿上鱼竿带着鱼饵开车直奔离家不甚遥远的一条不大不小的河流而去。

 能人兄的“能”在同学堆里是很出名的,别的不说,单说他侍弄自家菜园子的本领,那就不是一般人都能效仿的。别看能人兄表面上是在名校里用化学这门学问混饭吃的教授级别的化学家,私下里却对农作物栽培和蔬菜种植有着农学院专家级别的独到建树。在能人兄的倾力而为的汗滴禾下土式的精心侍弄下,他家的一亩三分地里总是有一年四季都吃不完的各式蔬菜竞相争艳。每到同学聚会之日,那就是能人兄大显身手之时,他的出类拔萃不在于做了什么让人垂涎欲滴的家常菜那种小事上,而在于他带给做东者的一大堆在市面上得花费不少白花花的银子才能买到的带着露珠的自家出产的极新鲜的韭菜、芹菜、青豆角之类的蔬菜。试想,数九严寒,除了菜市场谁家还能有刚刚采摘的新鲜青菜?能人兄家就有。就冲这一点,能人兄的能耐就是不折不扣的。

世间万物皆有灵性,好的东西是人不是人的都想占有这是事实。能人兄的“能”不仅仅只是在老同学堆里出名,他家院子里的葱郁和繁荣也吸引了不少异类的贪婪目光。小鸟、小兔、过径的野鹿对能人兄家菜地的光顾他虽不高兴却也说不上反感,而死肛壳臭鼬先生的到访却让能人兄着实忍无可忍,那味道实在是太窜了,逆着风都能臭八里地,可想而知臭鼬先生在能人兄家后院晃悠的结果会是个什么状况。为了赶走那个不知好歹的臭鼬先生,能人兄和它斗智斗勇了好些个回合,竟没有一招能够奏效。那天清晨,臭鼬先生趁着薄雾未尽的时刻又大摇大摆的窜进了能人兄家的菜地,被刚刚起床凭窗远眺的能人兄看了个正着。能人兄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胡乱抄起一把扫地的小笤帚想也没想就冲进了后院,他把手里的笤帚左轮一下,右扫一下,撵得臭鼬先生东逃西跑乱了阵脚,眼见就要没有了退路,臭鼬先生突然猛地一下转过了身,低着头,竖起了尾巴,用前爪“呱呱呱”的使劲挠着地,似乎是对能人兄发出了警告。能人兄正在气头上,眼见臭鼬先生就要束手就擒,他根本就不在意一只小小的死肛壳的夸张动作,他再次向前迈步,只有几步就可以用笤帚狠狠地拍在臭鼬先生的脑袋上了。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臭鼬先生突然一转身,能人兄刚刚想到:“它要跑?”就有一股邪恶的液体喷在了他的身上。我滴个娘啊!能人兄顿时就被噎得差点背过气去,眼睛似乎也有些模糊,他立刻就失去了战斗力,臭鼬先生趁机就逃之夭夭了。倒霉的能人兄赶紧回屋又是洗又是泡又是搓的差点就蹭秃噜皮,折腾了一溜够,可臭鼬先生那种世人皆知的经典味道还是洗也洗不太掉。看看墙上的大闹钟,能人兄知道再不出门就赶不上最早一班开往城里的火车了,他只好驾着车窗四敞八开的私家车急匆匆奔向了火车站。下了火车上地铁,能人兄自觉身有异味,就主动找了节人不多的车厢钻了进去,为了不让同车厢的乘客沾上他身上残留的臭鼬先生的气味,能人兄自觉自愿地站在了通风口的边上,心想这样一来臭味就会顺着通风口排到了车厢外。地铁哐当哐当过了一站又一站,不知不觉中能人兄抬眼一看,车厢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几近空有一人了,别的乘客都让臭鼬的味道熏走了,估计是通风口起了反作用,把臭气传遍了整个车厢。

 

能人兄来得比较早,河边上零零星星地只有两、三个垂钓者。他兴冲冲找了块平坦的河沿,放下准备装鱼的cooler,放下盛有鱼饵的小罐子,放下装着备用鱼线和鱼钩的塑料盒就着手准备钓鱼。天气不冷也不热,水面平静,水流平缓,无风无浪,视野开阔,他来的正是时候,他更是志在必得。

能人兄是个专心致志的人,更是个较真的人,他不光跟别人较真,还能和自己较真。就拿钓鱼来说吧,这本来就是一个自由自在的消遣,是人们为了逃避城市的喧嚣,为了忘却工作的压力,为了避免体育的竞争,为了得到真正的实惠而选择的业余爱好,但是到了能人兄这里,钓鱼就成了自己跟自己较劲的一场战斗,他要是钓不上来鱼,那怎么行,他丢不起那个人。

这不,能人兄一来到河边就迫不及待地甩出了第一杆,第二杆,第三杆。。。。。。一个小时一眨眼就过去了,能人兄只钓上来个把条小鱼崽子。搞惯了学术的能人兄最善于总结经验教训,他觉得可能是自己绑鱼食的技巧有问题,否则为什么回回都是鱼饵没了,鱼却没钓上来。为了结结实实地把鱼钩和鱼线好好捆绑在一起,能人兄这会儿正把一只鱼钩小心翼翼的咬在牙齿中间,用腾出来的两只手用力的把鱼线在鱼钩上打着结。大概是牙齿咬着鱼钩的时间太长了,嘴里分泌出的唾液使鱼钩开始打滑,也许是两只手在不经意间牵动了鱼钩,猛然间,能人兄的嘴唇在猝不及防中就和鱼钩来了个亲密接触----被鱼钩狠狠的钩住了。啊呀,这一钩可非同小可,要知道那鱼钩上都长着倒勾的铁刺,否则鱼儿上了钩怎会就再也脱不下来了呢,那都是因为倒刺嵌在了鱼唇上,鱼儿越挣扎鱼钩就越钩得紧的缘故。能人兄此时疼的眼冒金星,他手忙脚乱的赶紧开启了自救行动,他知道不能贸然去拔鱼钩的道理,就伸出手去拉和鱼竿连在一起的鱼线,想把慌乱中已经倒地的鱼竿抓进手里,那样就可以减轻鱼线拉扯嘴唇的疼痛。终于,他在狼狈之中找到了和鱼线鱼钩放在一起的小工具刀,一刀就把鱼线和鱼竿分离开来,他忍住非一般人能忍的火烧火燎的疼痛,迅速收拾起自己的全套钓鱼工具,开着车向离他最近的急诊室飞奔而去。值班的女大夫和女护士们还是第一次见识到鱼没钓到却把自己给钓住了的病例,几个人都惊讶得目瞪口呆,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才能把长着倒刺的鱼钩从人类的嘴唇上取下来。能人兄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他虽然嘴唇肿胀,却不失幽默地对花容失色的女医生口齿不清地说到:“给我打一针麻药,然后再给我一把老虎钳子,我自己就能把它拔出来。”结果,女医生在能人兄的亲自指导下,终于完成了把鱼钩从他的嘴唇上取下来的前无来者的伟大壮举。至此,能人兄想钓到几条大鱼的美好愿望就此泡了汤。

 

一个人之所以能成功,是和那个人的毅力紧密相关的。能人兄的毅力当属强者之毅力,否则他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所以,被鱼钩钩住了嘴唇的能人兄是不可能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胆小鬼们的低级错误的。正所谓,好了疮疤忘了疼,养好了嘴唇的能人兄在另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又去到了水波荡漾的河边,再次挥起了他的钓鱼竿,下定了不钓个百八十条鱼就不回家的决心。老天真的是开眼呐,或许鱼儿们也不好意思白吃能人兄的鱼食而不表示表示了,总而言之,能人兄在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就钓到了21条个头不小的活蹦乱跳的活鱼,他终于胜利了。那天晚上,体贴入微的能人兄的老婆不知是因为全家人从来没有吃过这样新鲜的鱼儿的原因,还是因为想给能人兄摆一席全鱼宴以示庆祝的缘故,总之,能人兄家的餐桌上一下子就出现了三条香煎鲈鱼,三条清蒸鲈鱼和一锅香喷喷的牛奶一样白的炖鱼汤。能人兄心花怒放,笑逐颜开,要知道,这可是他的“处男钓”,在这个夜晚之前,他可从来都没有吃过自己亲手钓上来的鱼哦。能人兄太高兴了,老婆做的鱼太香了,他无所顾忌的狼吞虎咽起来,一口炸鱼紧接着一口清蒸鱼,再喝一口鱼汤的吃法太过瘾了,他嚼着起劲,咽得更利索。突然,能人兄就像挨了一颗子弹一般及其突允的停止了咀嚼的动作,随即他就使劲的“喀喀喀”地咳嗽起来,同时又使劲的往下咽着口水,“不好,我的嗓子眼被一根鱼刺卡住了。”他指着自己的嘴巴急切地对老婆说到,接下去就是一通喝醋、喝水、咽大块干面包的自救疗法,却没有一样管用,无奈之下,能人兄只能开着汽车再一次去了急诊室,而这次是为了拔嗓子眼里的鱼刺去的。至此,能人兄想钓到几条大鱼,想大吃一顿自己亲手钓的鲜鱼的活动就在急诊室里焦急等待医生拔出嗓子眼中的鱼刺的痛苦中告一段落了。

能人兄以后还钓鱼吗?当然了,不就是被鱼钩钩住了嘴唇吗,不就是被鱼刺卡住了嗓子眼吗,对于有毅力的能人兄来说这都是小菜一碟。能人兄是乐观向上的人,只要能快乐,就是再钩一次,再扎一回也在所不惜。

 

 

 

 

 

 

 

 

 

 

 

 

 

作者:spot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