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腥风(三十五)02
文章来源: 张帆2012-07-08 14:50:02




首次开卷请直接进入:血雨腥风(一)



     姚柴弟和江帆、阿明的话题此时也拉开了序幕。  

    “实际也没什么大事儿,你都知道的啦,就是关口那间铺位。本来是位朋友给出的主意,我只想试试。可没想到,现在这生意倒是很火。可这江湖毕竟有江湖的规矩吗。怎么说,我也是在明哥的地盘上抢生意,说不过去的啦。”

    “别这么说,大陆不比香港,这里可没什么地盘儿之分。”

    “明哥就会开玩笑。这样吧,那个位置,你把它收了,免得我一见到明哥总是不好意思,怪内疚的。这人要脸,树要皮吗,是吧。” 姚财弟奸猾地笑着。

    “关口要重建你没听说吗,那里马上要推平了。” 阿明吐了口烟,盯着姚财弟。

    姚财弟避开了阿明的目光,和颜悦色的一笑说:“说是这样说的啦,云海市政府哪里有钱?看那些海上的破缉私艇就知道啦。当地政府,说说罢了,没个十年八载的,建个屁!” 姚财弟说完,又看了一眼吧台上的挂钟。

    江帆迎着姚财弟的目光,与他四目相对。

    还没等阿明再开口,江帆就笑了:“什么好生意呀,俩位这么让来让去的,说来我听听。”

    “江小姐不会对生意也有兴趣吧?” 姚财弟满脸堆笑。

    “为什么不,只要有钱赚。” 江帆一笑。

    “那好吧,我就说给你听听。那个地方江小姐一定知道的啦,就在出了关口的马路对面。出关的汽车都要经过那里,地方不大,但可是云海找不到的黄金位置。我现在在那儿,专门收购进关那些澳门客带来的免税烟酒。每月收入不算多,30多万,但很稳定。我知道你明哥是看不上眼啦,可明哥要是派人打理,比我方便多了。”

    门口那三个人,静静地坐着。每人面前都摆了一杯咖啡,旁边放着大哥大。

    “财哥的确好眼力,那个地方我知道,以前是共用电话亭和杂货摊吧?” 江帆接过姚财弟的话。

     “看来江小姐对关口一带的情况的确很了解呦。”

    “一个铁皮棚戳着,说不定哪天就给城管拔了。” 阿明一耸肩。

    “那位置的确不错,财哥谈谈条件吧。明哥要是没兴趣,我到愿意听听。”

    “大家都是老朋友,还谈什么条件,怎么好意思呀,哦,明哥?”

    “财哥虽是场面人,可这生意还是要讲规矩的。只要财哥给个关照,也就够了。” 江帆看着姚财弟。

    “嘿嘿,还是江小姐聪明懂事。江小姐要是这么说,我就不客气了。这样吧,咱们就按云海的规矩,六个月的顶手费。我这一个月收入三十多万,零头不算,六个月,180万。赚多的,明哥的,谁让明哥操心比我多呢,是吧。”

    阿明一听心里就火了。要在平时,他准会抄起啤酒瓶子,把姚财弟的脑袋先开了。可今天,他只能忍着。

    海生忙抬头,问阿明:“你要不要喝点儿什么?”

    阿明明白海生的意思,是想让自己别掺和,由着江帆去办。他看了海生一眼,无奈地说:“哎,随你!”

    海生一招手,叫了两杯薄荷冰。

    服务员眨了两下眼皮,确认自己没听错,转身走了。

    “老土!什么天儿呀,喝薄荷冰?” 阿明看看海生,一肚子气,心理嘀咕着。

    “财哥还能在云海呆上几天?” 江帆不紧不慢地问道。

    姚财弟又不自觉地溜了一眼吧台上的挂钟:“我明天中午过澳门。哦,江小姐要不要我帮你把阿玲送回来呀?”

    “财哥方便吗?”

    “当然方便,只要江小姐你出声,我一定办。明哥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

    “财哥要肯出手,我当然求之不得。”

    “没问题,放心吧,江小姐。我明天一回去找阿辉,后天晚饭以前,一定让他把阿玲给你送回来!”

    “铺位的事儿,财哥得给我点儿时间。180万不是个小数,我给你备现金。明天中午你离开以前,我让海生给你送过来,误不了你回澳门。”

    “江小姐人真是爽快!我真是高兴认识你,好啦,不聊啦,我得过去啦,不然兄弟们会饿坏肚子的,哈哈。。。明哥,海生,不妨碍你们啦。。。” 姚财弟和阿明、海生告了别,起身就走了。

    看着姚财弟的背影,阿明脸都气紫了。他回过头来满脸怒气地看了一眼江帆,无奈地一屁股坐了下来。

    姚财弟走去门口的那张台子,坐了下来。面前放着三人早已为他叫好的咖啡。

    电话铃响了。姚财弟四人都神情紧张地坐起身,盯着自己的手机。拎箱子的那位,拿起电话,看着闪着的信号,没接听,直接关了机。四人不约而同地站起了身,匆匆出了餐厅大门。背影中带着沮丧与不安。

    “我们走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江帆站起身,向外走去。。。


***

    不到三十分钟,林庭驾驶着直升机,缓缓地盘旋在云海医院的上空,准备在楼顶平台降落。
  
    林庭清楚地知道,如果劫匪中有人会驾驶飞机,自己一出舱门,就会被打死。剩下的事儿,只能靠唐晓东一个人担着了。
 
    林庭冷眼看着下面天台上的两个劫匪。一个手持AK47全自动步枪,对准着飞机。另一个拎着手枪,站在天台中间摞着的几个大黑袋子旁边。

    林庭边降落,脑子里边演绎着自己的行动方案:“拿手枪的劫匪定先搜身,在他猝不及防的时候,将他击晕。然后用他的身体挡住自己,只要另一个劫匪一犹豫,自己便可以用身前劫匪的手里的枪打死他,再跑过去卸下他身上的枪支和弹夹。在另外三个劫匪到天台以前,自己必须撤到平台出口旁的拐角处藏身。”

    林庭停稳了直升机,举着双手,慢慢地走出驾驶舱。他没有关掉发动机,希望剩下的一点点油能尽快燃掉。从这里冲出境外,也就一眨眼的功夫。
 
    前面拿手枪的劫匪,用枪指了一下林庭,示意他转过身去。
 
    林庭轻轻地转身,趴在直升机的侧翼。

    劫匪走上前来,一手拿着五四手枪对着林庭,一手开始搜身。

    另一个手持自动步枪的劫匪,站在几米外的地方用枪指着这边。

    林庭在等机会。。。

    劫匪搜完身,用枪指着林庭,退后两步,拿出步话机通知楼里的同伙:“一个机师,身穿重型防弹衣,没有武器,可以马上撤离!”

    “知道了!” 步话机里答道。

    刹那间,林庭突然猛地回身,向前窜了一步,右手抓住劫匪持枪的手,往怀里一带,将劫匪横在自己的前面,手上一较力,“咔嚓”一声,拧断了劫匪的手腕,挥起左手,一拳砸在劫匪的太阳穴上。

    林庭知道,卸下劫匪手中的枪是来不及了,他只能将自己的手握在劫匪的手上,将手指插进扳机孔,抬起了手枪。

    一切都在林庭预料之中,但有一点他失算了。

    持自动步枪的劫匪,眼皮眨都没眨,对准林庭和自己的同伙扣动了扳机。点射三发,子弹出膛。

    AK47铁头子弹,在如此近距离之内可以穿透四层轻型防弹衣。

    劫匪和林庭,被子弹推着,撞向直升机。

    林庭只觉得胸口发麻,防弹衣上的钢板被打得粉碎。身前的劫匪当场毙命。

    就在倒地的一瞬间,林庭扣动了扳机。可惜角度不够,这一枪只打在了持枪劫匪的腿上。劫匪身体一歪,他的二次点射改变了方向。林庭再次扣动扳机,将劫匪的天灵盖掀了出去。

    林庭倒在地上,上身失去知觉。

    时间已被耽搁。

    林庭在上机之前,看过医院的建筑图,整个医院的结构都在他的脑子里。他很清楚,楼里的劫匪一听到枪响,只有几秒钟他们就会冲出来,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去卸下几米开外劫匪身上的步枪和弹夹,只能先下了身边劫匪的手枪。

    劫匪身上的步话机响了:“出什么事儿了,我们来了。”

    林庭推开压着自己的劫匪,勉强站起身。他拽了一下劫匪手里的枪,可劫匪的神经还没完全死掉,手还紧紧握着手枪。由于用力过猛,林庭身体摇晃了一下,又跌了下去。他再次起身,拧过劫匪的手腕,对准劫匪的脑袋就是一枪。劫匪被打得脑浆迸裂,将手松开。

    林庭卸下手枪,摇晃着向平台的出口跑去。。。

    三发子弹出膛,枪里最多还有五发子弹了,林庭心里盘算着。

    林庭刚跑到了出口右边的拐角处,出口的大铁门就“咣当”一声开了,黑大个和一个劫匪,端着自动步枪冲了出来。他们跑了几步,过了右边建筑物的隔挡,一眼看见了直升机前躺着的两个同伙。

    第三个劫匪带着人质,刚出铁门,林庭飞步闪了出来,对准他的脑袋就是一枪。然后伸手拽过人质,进了铁门,“咣当”把门关上,回手向门锁一枪,把门锁死。

    刚冲出平台上的俩个劫匪,听到身后声音,掉头就追,边跑边向铁门开枪。

    被林庭救下的是位年轻的女护士。林庭把她推向右边拐角处,喊了声:“右边下楼!”。

    身后的铁门被打穿,飞进来的子弹正击中林庭的后背,他只觉得后心发麻,防弹衣上的钢板再次被打得粉碎。林庭向前栽歪了几步,差点爬下。他咬着牙,没让胸口的血喷出来,打了个趔趄,向左边走廊转去。

    被救下的女护士惊慌失措,跌跌撞撞地沿右边楼梯向下跑。

    长长的走廊,除了手术室,就是加护病房。林庭顺手拧了两个门把,都是锁着的。他边走,边向身后开了一枪,将劫匪引过来。

    林庭很清楚,劫匪用AK47打开铁门,最多耽搁两、三秒。可自己想在这点儿时间穿过这条走廊是不可能的。只要身后的枪再次响起,自己瞬间就会被打成筛子。而自己的手枪里最多只有两发子弹了。

    俩劫匪踹开了铁门,冲了进来。前面的黑大个刚犹豫地向右边拐角楼梯望着,就听到了左边走廊里的枪声。两人先后向左边走廊转去。

    走廊左边的一套沙发给了林庭一念生机。林庭抬手瞄准右边手术室的门锁就是一枪,抬脚踹开门,顺势倒退两步,蹲在沙发侧翼。

    两个劫匪冲到手术室门口,端枪向里开火。蹲在他们身后的林庭,闭住呼吸,紧盯着眼前的两个劫匪。林庭明白,只要有一个劫匪回头发现自己,那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可自己的手枪里只剩一发子弹了,他只能在这漫长的枪声和玻璃的破碎声中等待着那唯一、可能属于自己的生机。林庭竖起了耳朵。
 
    枪声的缝隙间,林庭终于听到自动步枪里传出了“咔咔”两声。黑大个的弹夹空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林庭毫不迟疑地站起了身。

    若在平时,以林庭的枪法,如此近距离,举手一枪打爆眼前劫匪的脑袋是易如反掌。可现在,他的双臂已经被前后两颗子弹震得没有太多知觉了。他只能用左手托住右手,瞄准黑大个身边还在开枪劫匪的脑袋,打出了枪膛里的最后一发子弹。

    劫匪的脑浆掺着血水喷到走廊淡黄色的墙上,身体如一堆烂泥,摔倒在地。

    正在反手上弹夹的黑大个,惊得转过身来。林庭顺势把空枪向他脸上扔去,黑大个下意识地护住眼睛。林庭咬紧牙关,使出全身力气,腾身飞起,如饿虎扑食,向黑大个猛扑过去。黑大个胸前的步枪被林庭撞飞,二人双双滚进了手术室。

    就在林庭扑倒黑大个的一瞬间,他触摸到了黑大个那结实的肌肉和强壮如牛的身体,林庭知道,自己遇到劲敌了。
 
    黑大个站起身,抄起身边的一个氧气瓶向林庭砸去。林庭起身还没站稳,赶紧闪身,氧气瓶镶进了身后墙上。

    林庭的上身根本不听使唤,再加上笨重不堪的重型防弹衣,手术室地方又小,无论打斗还是躲闪,都没空间。
  
    林庭被堵在墙角,无法抽身。黑大个顺手又抓起一只氧气瓶,凶猛地向林庭扑去。
 
    林庭被氧气瓶推到墙角,顺墙滑倒在地,左手正触到地上的一只灭火器,顺手抡起,使出全力,砸向黑大个的右腿胫骨。黑大个痛得丢掉氧气瓶,腿一软,“扑通”跪了下来,顺势再次扑向林庭。

    林庭再也招架不住了。

    穷凶极恶、恼羞成怒的黑大个,顺手扯下一条垂在眼前的电线,绕在林庭的脖子上。林庭下意识地将双手插到电线内侧,护住脖子。最终,还是敌不过黑大个的凶残,完全不能呼吸了。

    林庭眼前的世界关上了大门。(待续)

阅读《血雨腥风》后半部,请直接点击进入官方网站

http://zf-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