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发生的事 (2)
文章来源: 不要问2011-07-12 14:28:05

心情是真的很不好. 一直不愿意承认, 其实自己终究也不过是一平常女子–掉进去后, 无法自拔, 要跳出来很难.  想起来都觉得很好笑 -- 我这位从没写过诗, 脑子里塞的都是电路和计算机程序的女子, 在日本东京的机场, 在大韩航空飞往旧金山的飞机上提笔写诗, 后来再读的时候居然觉得写的还不错. 只能长叹一声– "女人啊"

此时又'气'大发, 就用下面的话(是有点像诗, 没有好好斟酌过的诗) 来回复第一个邮件:

"不能说,不想说,不愿意说;
因为没人听,没人想听,没人愿意听。
不想也不能再陷在其中,
因为找不到出口, 也找不到方向。

改变不了他人,只好改变自己,
这是最终明白的道理。
幼稚也好, 任性也罢,
想来结果也没什么不一样。

累了,心里很累,
所以,再见, Goodbye, Au Revoir, Adios, Sayonara, ... Whatever.
不管故事是从哪里开始,
就让它在此时结束。

让心情恢复到平静,
让生活恢复到平常。
就像从来没有相识过,
就像从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4/30/2009, 7:03 PM)”

接着又写了一段来铭心立志, 作为第二个邮件的答复 :

"XX ,

我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把信箱关掉的。你可以调侃我,但请理解我的决定。处于那样的状态让我觉得自己很没有自尊,可是要做回一般朋友我又做不到(我努力过的)。所以让这一切都结束,好吗?把能忘的都忘掉,忘不掉的都藏起来。我是这么做的,不容易可是我在努力。如果我又惹你不愉快,请你原谅, 我想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

祝健康,快乐,平安!
XX ( 4/30/2009, 7:03 PM)"

要割舍这一段从青春少年绵延到不惑之年的恋情是那么容易的吗? 不过是对自己' 恨铁不成钢' 的发泄而已. 他心里怎么想我不知道, 自己心里怎么想的却是一清二楚. 可是不这样我又能怎样呢? 放弃自尊的事不想做, 也不能做. 只好丢盔解枷做逃跑状, 给自己挽回少许面子.  很可怜, 是吧 – 记得在哪里看到过, 男女之间谁付出的感情多, 到最后谁就会受伤害.  唉, 世事无常啊, 想不到我会是受伤的那一个, 在我和他之间? 而且是心甘情愿?

五一的上午, 正在上班的时候他回信了:

"谢谢赐教,好诗美词,达意释怀、感同心声,我想曲调更会沁人心肺,急急查找想一饱耳福,但按词在百度上查找却无所得。如可能,给我发个歌名或直接把曲子给我传来吧。对了,我在给你回信时,听的曲子可能叫'YOU ARE MY SUN SHINE' ,你可以找来听听,虽然我不懂歌词,但仿佛是我在唱。 (5/1/2009, 10:41AM)"

还有一封是 :

"同志,你越说越严重了,看来不把我打成反革命,而且是历史加现行的,你是不罢休!惹你不高兴了,我知道;调侃也是有的(幽默好像一直是你喜欢我的闪光点之一),但我绝无有意要伤害你,最多有时我的状态出了问题,慢待你了而已。别这么严格,好吗?如果还想不通,回国见面再说,我做好口头、书面、行动立体化检查的准备就是了。现在心里偷着想:幸亏没娶你,不然喘气都要讲规则的 --- 我心里想的,只对你说,你可千万别告诉 XX( 我的名字 ) 呀,不然她又要生气了---- 我可不想和她做一般朋友。 (5/1/2009, 11:00AM)"

上午11:00, 他那边的时间已经是半夜2 点钟. 这个家伙就是这样, 喜欢熬夜, 说是迷恋和享受夜的静谧, 是最适合独自的读书或思考的时候. 有思想的人就是难搞, 可这也正是这个男人最令我心动的地方, 怎么办 –母性发作,  又心疼起他来了.

"怎么还不休息, 我都上班两个小时了。

Au Revoir - 法语- 再见
Adios - 西班牙语 - 再见
Sayonara - 日语 - 再见
Whatever - 英文 - 爱咋的咋的吧

哪里有什么歌?还真没看懂啊 . (5/1/2009, 11:02AM, 北京时间 5/2/2009 2:02AM)"

他回道 :

"可别告诉我那是你写得诗,那你就应该马上辞去现在的活了。我马上睡,关机时又看到回信,今天收获不小!你“五一”也不休呀?真是恨心的资本家,打倒帝国主义,自由属于人民! (5/1/2009, 11:26AM, 北京时间 5/2/2009 2:26AM)"

我赶紧回 :

"就是我写的呀, 不信吗?昨天下午一边干活,一边写。也算不上是诗吧。

有空儿找张艾嘉的《爱的代价》听听。我现在每天上,下班都在听。

谢谢你帮我打倒帝国主义和资本家,晚安! (5/1/2009, 11:33AM, 北京时间 5/2/2009 2:33AM)"

是不是所有处在这种感情里的女人都好哄呢. 不知道别人, 反正我是这样. 发了一顿狠, 下了不知道多少次决心, 可是就他这么几句话, 心里积攒了这么久的怨气就给驱散的七七八八了. 患得患失的心态又回来了 – 期盼他继续的来信, 可是又很怕盼不到, 有病......

这次还不错, 周一一大早就看到有两封他的邮件静静地躺在我的信箱里:

"很棒!已够国家级文学刊物发表的水平,衷心地赞佩,尤其是在英文交流环境下中文还如此得心应手,足见你中小学语文基础之牢固。确实不一般,可谓才子佳人,也见我追求的不一般,我的独具慧眼(在赞扬你的同时,我总也应该沾点光)虽然结果因我无能而显暇,但过程感受今日想来我已足矣。还是那句话,宝贝,不要生我的气,更不要钻小脾气的牛角儿,夜深人静、扪心自问,我们俩相知互爱的基础很难有人替代复制,虽然现实的结果非原因逻辑结果,如同我当年许多志向(并不都是幻想,有些方面也可能具备一定的能力)不得实现一样。这就是生活,我们必须面对的生活。愿我们都好吧!那样或许还会有更多的可能。 (5/3/2009, 9:15AM)"

"看能不能发过去这歌,《爱的代价》我已找到,回来唱给你听。 (5/3/2009, 9:41AM)"

发过来的歌是他那天晚上听的'YOU ARE MY SUN SHINE' .  他的英文属于只比文盲好一点的水平. 二十年前想考研究生的时候就是被英文吓破了胆, 还没上战场就撤退了. 不过他的欣赏水平还是蛮高的, 往往能体会到别人体会不出的感觉, 对音乐, 文学, 艺术, 社会现象都是如此. 这可能也是对我这个做工程师的人有致命诱惑的原因之一. 我妈就经常说我是被他的一张嘴给哄了这么多年. 可是同样的一件事, 换个人来试试还就是不行, 没有他说的有道理, 有哲理, 有深度 -- 没法比呀.

听着他送过来的歌, 心里一阵阵地冲动. 又要上贼船了吗?  在公司无人走动的长廊上, 我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 沉吟许久, 找不到答案 -- 象以往一样, 依然没有答案......

信要回, 不能下决心的时候就维持原判吧.

"收到。 这个歌还有一个更长的版本,我觉得更好。

道理我都懂。其实我也不完全是在生你的气,大部分时间是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对自己不满意。你说的对,我们都必须面对生活,所以要摒弃不现实,幼稚的想法。好了,就这样吧,我会努力改正错误的。每天花时间给我写 EMAIL, 估计很快你的状态就要出问题了。 (5/3/2009, 11:24AM)"

一边回信, 一边想 -- 就这样吧. 是很想继续, 却又怕受伤害. 自己先躲起来, 想想清楚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