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拆迁和房产潮造就的千万富婆
文章来源: BeijingGirl12020-01-20 06:14:51

一个台湾老男,上海的拆迁和房产潮成就了千万富婆的故事。

如果你以为国人痛恨拆迁你就错了。 事实是大城市里绝大多数, 99.9% 中国人盼望拆迁。 拆迁可以改善居住条件,同时得到很多钱。 我在深圳认识一些拆迁拆出来的亿万千万富翁。 因为深圳是渔村, 农民家家盖了七,八层高的楼房自住兼出租。 房子尽可能大的占据自家的一亩三分宅基地, 形成奇异的“握手楼”片区。每个村子的拆迁都会出一些亿万富翁; 千万是一般水平, 百万级属于混得差的, 不好意思对人说那种。

没想到这次在从台湾回上海的飞机上遇上一位因为嫁了台湾人再加上海拆迁获大利的富婆。上图是黄浦区的某处新旧建筑混杂区。 新楼在远处, 左边是住宅右边是商业。 低矮的旧建筑一般临街的一楼可以是铺面房, 各种小买卖, 楼上住人。 头顶上“飘扬万国旗”- 洗晾的衣服哈(下图)。 

富婆是上海女人。矮矮胖胖的, 两人站着我可以俯视她头顶稀疏的头发,应该没到一米六。穿一身粉茸茸的睡衣类衣服。开始在飞机上没理我。 后来因为我询问机上卖的免税商品中的日本蛇毒眼膜事,她知道我是美国回国的, 就热络起来搭讪。

她主动说她是拿台湾身份证的。94年嫁给了一个台湾老男人。 当然上海女人没说是“老男人”,她的原话是“男人年纪大已经不在好几年了”。

老男人在台湾有“生意”, 赚到钱就被女人搞回上海买房子。那时候大陆人的收入比起台湾还是太低,房子对台湾人来说还是很便宜的。95年在静安区原来的车站附近买了第一套旧的二手房(没问是原来的车站还是现在的车站),41万人民币。99年又买了一套新的四房,作为他们在上海的家。 那时房价便宜, 不到4千一平。旧房出租。因为房子增值良好,租金收入也不错,03年再买商铺开始了炒房历程。但是06年上海政府出台了限制外籍只能购房一套的政策,她的三个小孩,大女儿和一对双胞胎弟弟的户口都落在了上海,所以以后的这些年她买入的商铺都是用孩子们的身份证。  

上海人很多的房子住的局促,估计有房子情结。 这个上海女人台湾太太显然是代表之一。她买房都是用现金,因为在大陆没工作不能贷款。只要手头的钱存够了就买房。 这些年商铺和房子的租金生活有剩余就用来再买房收租金。 这样买鸡生蛋,卖蛋再买鸡。她在上海房产全盛时期有4套房,6个商铺。

但是她赚到最多的是她丈夫给钱她买的第一套静安区的二手旧房子。 这套房子政府在2017年拆迁补偿了1355万! 我没问这房子有多少米, 但她自己说是楼房, 而且整个小区也只拆迁了她那一栋。真是好运气! 2016年她的双胞胎儿子到美国念书, 所有的学费都是从她卖房子或者拆迁来的,一年要60-70万人民币至今。   

富婆现在手上有一套四房,一套两房女儿住,三个商铺。“每年的租金收入近百万”。她告诉我上海的房价, 以至大陆一线城市的房价都到顶了, 虽然不会跌但是以后要象以前的大涨是不可能了。要赶快出手。她只保留了收益最好的三个商铺, 手上的四房因为单身了, 还准备大换小, “只要个两房就够住了”。  

我对这种“够住了”的论调不以为然。 什么叫够住? 我刚到美国租住在美国人家里, 一个卧室也“够住”。 既然她那么有钱, 手上商铺租金收入都够供小孩上学,那拆迁款一千多万, 银行利息收入最保守一年40多万, 一个四房应该保留啊。 否则仨小孩回家看望老妈睡客厅? 真是精明得徕, 每个铜板都要创造财富。 我这种大咧咧要享受的人不能理解也是正常的哈。   

过去十几年大陆的房地产象疯牛一样的狂发展, 买到就是赚到, 这个富婆算是赶上的一个。 比起那个河南女人, 年纪轻轻就嫁到台湾餐馆里天天卖苦力,真不知强了多少倍。  知识和见识就是财富, 一点不假。 再加上一些上海女人的心机和运气。 

现在我写帖还想到WXC 的1U。 前些日子他要休博傍富婆,结果没休几天就又回来开工了; 傍富婆的项目也不知进行的怎么样了。 要是他坐了这趟飞机就好了。 不过他不买蛇毒眼膜的话, 上海富婆会不会理他就难说了。 她不说, 谁又能看出这个粉绒球是个手握千万现金,三套商铺的富婆呢?

最后, 别和我掰扯去年北京远郊区的拆迁。 那些是小产权房, 没有正式政府的批准, 也没有正式的房产证。 一些人为了便宜相信忽悠买了“别墅”。 正式的政府指国土局, 它们才有资格决定中国的土地往哪里去。 村里, 乡镇里都没资格, 你信了贪了便宜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