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 律师
文章来源: 美国严教授2020-06-11 13:39:45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二十三 律师

 

      杨杰本想事情大概泡汤了,自己提的要求太高,谁都不是傻子。好在本来就没有把开公司的事太放在心上,无事一身轻。

      不料过了两天辅导员打来电话,说陈律师相约想见个面,继续谈开公司的事情。

      天阴小雨,杨杰和辅导员一同来到一所著名大学校园附近,铁栅栏围墙外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店铺林立。隔着铁栅栏向学府校区里面深深望进去,则是一片绿荫树木覆盖着的幽静草坪。一幢幢琉璃瓦房前花圃里盛开着鲜花,荷花喷池旁不时走过几个师生,显得优雅清净。内外真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闹市里一扇临街字画小店颇不起眼,杨杰同辅导员一起步入店内。一位书生气十足的年轻店员迎上接待,热情打着招呼,邀请两位看看陈列在玻璃橱里的古玩和墙上字画,看中哪件哪幅他给取来。

      辅导员笑笑,说是来找店老板的,有事商量。

      正说着,一阵喧哗之声从里而来,“怠慢,怠慢。二位请进,里面谈。”随着声音出来的是陈律师。

他转过头对店员吩咐:“他们是我请来的客人,忙你的去。”店员微笑称是,转身招待其他客人去了。

      进入里间,地方不大,到处堆满了字画古玩,刻章印泥。陈律师点起了一柱香,屋里顿时檀香四溢,吸气提神。他让二位请坐,打开茶案上的电炉,烧了一壶水。

       “请问你们喜欢喝什么茶?我这里什么都有,我自己喜欢喝普洱,正宗云南的。”

      “客随主便,我也喜欢喝普洱。”辅导员附和着说。杨杰也然,其实他在美国不喝茶,他的养身之道是喝白水。

      陈律师从一块茶饼上掰下一块,扯碎放入一个紫砂茶壶内。这时水烧开了,他先将开水倒入壶中,盖上盖子。然后在每人面前放了一只带盖青花瓷小茶碗,用烧开了的水涮了一遍。他将紫砂壶里的泡茶水倒掉,重新打开壶盖续上开水,然后将二道茶斟满茶碗。他娴熟地做着这一切,一面闲聊,讲的都是字画典故,印章行情,和校园内的名人趣事,一点也不涉及开公司的话题。杨杰和辅导员不时对望一眼,人家不提,自然耐着性子等他开口。

      “我给你们看两件东西,刚得到的宝贝。”律师兴冲冲地出去了。不一会他踅回来,手里捧着一方盒子,满脸笑呵呵,“我昨天刚从北京回来,一位官二代急着用钱,脱手二十万卖给了我这两件玉器,都是乾隆用过的宝贝,请你们鉴赏。”他将缎锦盒子放在案上,将里面的玉器拿出。

      “这一件是香炉,这一件是观音菩萨。”

      观音菩萨握在手里是温的,杨杰心中大奇,难怪有温玉这一说。再看玉香炉,比茶碗大不了多少,外面裹着一层黄金丝织成的丝套,玲珑剔透,隐隐间似乎透着熏香味。杨杰心想,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店不可小觑呢。辅导员和杨杰轮流把玩,确实是精美绝伦,手握乾坤,开了眼界。

      看他们玩赏得高兴,陈律师不动声色地说:“杨教授,你提的条件我们老板同意了,他出钱,一年一千万,签六年的合同,一共六千万。你出技术,由你控股51%,我们老板控股49%。要不这样,辅导员牵线促成了这桩美事,不能亏待了他,我们双方各送他2%的股权作为回报,股权里你还是大头,而且是公司的董事长,一切事情由你决断。总之这笔生意一定做成,共赢结果。你看怎么样?”

      杨杰心想,这样一来,我只有49%了,控股没有过半数。他放下手中的玩物,称赞道:“果然是件宝物,见识了。陈律师情趣高雅,佩服。”他没有直接回答陈律师的话,需要时间想想这笔交易。这两天在中国看见的种种,让他学到了一点场面上的东西,他办事向来沉得住气。

      辅导员接着陈律师的话说:“我看行,承蒙谦让。”然后等着杨杰的回话。

      看见杨杰喜欢香炉,陈律师说:“杨教授要是喜欢,这个香炉算我的一点心意相送,表示一点诚意。”

      这么好的东西作为见面礼出乎杨杰的意料之外,他忙推脱,“担当不起,哪有夺人之爱的道理。再说这是文物,出不了海关的。这样吧,容我回去再考虑考虑,回美国后两个星期内给你一个确定的答复。”

      陈律师似乎预料到了这个回答,爽快地回答:“好的。考虑好了,还请杨教授起草一个意向书,把你的专利详细情况寄来,我们需要验证一下。我们绝对相信杨教授的学问和人品,这只是一个过场而已。另外杨教授美国的工作繁忙,我看公司的人员由辅导员负责招聘,我们会派一个懂金融的人管理公司的账户,你就坐享其成吧,保证不让你吃亏。”

      这么说人事招聘权和财权都不掌握在自己手里了,杨杰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劲。

 

摄影:美国严教授

Wuhan 谢谢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