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女们参加过的那些体育活动(一)
文章来源: tang070592019-01-14 13:34:49

养第一个孩子时特别紧张,到处打听,唯恐落下孩子的某个活动,让他输在起跑线上。其结果就是,让小孩过早地参加了过多的活动。

我家儿子一个正规活动是围棋,当时刚好有同学大几岁的孩子参加了中国第二个女九段丰云(芮乃伟是第一个)开办的围棋学校,我们赶紧把还没上小学的儿子也送进去学习。万一他是个围棋天才,我们没有及早发现并培养他,我们不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丰云的学校当然会有辅导员教这些小小孩,但至少每次她都从头到尾在场,教教大些的孩子,也会与小小孩聊聊,看看他们。丰云人长得端庄秀气,谈吐也一派谦和、温文娴淑。他们发些围棋基本教程,内容图文并茂,挺适合小孩子的。

围棋课每周一次,每次上课要半天时间,很多家长送完就出去买菜或回家了,等结束时再回来接孩子。我懒得来回跑,带着多少年都没读完的《资治通鉴》坐外面沙发上读,没人打搅,每次都能读很多。

我自己以前因为中日围棋擂台赛的关系,对围棋新闻非常关心。但也仅限于此,除了规则,对下围棋本身一窍不通。儿子开始学棋后,我晚上拉着他下下。就凭我这么个从不下棋的人,赢他还是毫不费力。我赶紧打电话给那个同学,问他儿子是否能赢他了。他说这事还是要耐心,目前他与儿子各有胜负。这话让我听了泄气,他也是从不下棋的主,儿子又学了快一年了,看来这进度堪忧啊。

过些天遇到了同学的儿子,我问他:“你与你爸爸下,谁赢得多?”他说:“we always used up all stones.”他们常用完所有棋子还不分胜负,好嘛,这都什么家长,家里围棋都是残缺不齐的。我家里小孩一学棋立马买了上好的云子,输人不输阵!

有时候我在小孩围棋课中间透过教室的玻璃往里看,一堆大小孩各自对弈或围在一起听丰云讲棋,两三个小小孩跑来跑去打打闹闹的,儿子是里面最小的,常是跑得满头冒蒸气的那个。

几个月、半年下来情况没多大变化,我还是轻松赢他。虽说我自己可能通过与他下棋也在进步,但他的进步显然也太慢了吧?我乘着回国的机会,买了一堆的初级围棋教程,想给儿子加把火,就算是个天才也是需要猛火淬炼的。

回家后发现这些围棋教程图少字多,让不懂中文的儿子怎么看?我决定自己看懂了再教他。翻翻发现一点都不容易,试了没几课就停了。太辛苦了,到底是谁学围棋啊?

在教室里跑来跑去肯定不是个事,也许应该让他找人对弈。我在课后找丰云聊天,问问能否让儿子与人对弈练练手。丰云有点迟疑,但还是答应了,估计是儿子程度太低,找个对手不容易。

再在窗外往教室里偷看时,发现儿子与别的小孩对弈的机会多了起来,他倒是不大跑来跑去了,但他的对手常下一手棋后就跑来跑去,留着他在那里冥思苦想。

再后来来了个与儿子差不多大的小女孩,人家有点基础,不但把儿子杀得片甲不留,还公然看不起儿子,不大愿意与他下。这下儿子挂不住了,回来对我说不愿去下棋了。我鼓励他,好好努力以后赢这个小女孩就是了。

儿子也许真的对围棋兴趣不大,又坚持了几个月,我们都看出送他去学围棋不但浪费时间,而且让他很不开心。我们在认真征求他意见之后,同意他暂停,说好以后长大些如果有兴趣就再回来学。当然,他直到现在都对围棋没兴趣,把当初学围棋当笑话说,怪我送他去得太早,本来说不定是可能产生兴趣的。

要说送他学围棋有什么收获的话,我的《资治通鉴》倒是看得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