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美军认为如果一直按1972年的模式轰炸北越,北越就将投降
文章来源: 英台2011-09-17 19:32:37

 


  千龙特稿:1972年12月,越南战争后期,美国空军B-52战略轰炸机开始大显神威,对越南首都河内、重要港口海防附近地区进行狂轰滥炸,成为美军战略航空兵自二战结束以来至今,在现代战争中最大规模、最密集的战斗使用。对于越南战争,美苏等国至今还在进行深入的研究。与援助越南人民军的苏联军事顾问的视角不同,美国专家对“后卫-2”战役的研究和评价,有其独到之处。如果能把双方的研究成果结合起来分析,那么,对此次战争,特别是对“后卫-2”战役的认识才会更全面、更客观。那么,美军专家眼中的“后卫-2”战役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美军战争研究专家确认,“后卫-2”战役的主要目的是迫使不肯让步的越南民主共和国领导人重新回到谈判桌前,北越领导人从1968年开始前往巴黎进行和平谈判,但一直没有做出任何实质性的让步。对美国来说,1972年12月,局势非常糟糕。当时,越南人民军实力不断增强,在国内外沉重压力下,美国军事存在却在不断缩减,部署在南越的美军人数减少到2.6万人,这点兵力是绝对无法取得战争胜利的,不过,对于不太体面地结束战争来说,却已经足够了。


  迟到了7年的狂轰滥炸


  1972年白宫受到了国内外空前的压力,要求尽快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武装冲突。美军专家研究强调,华盛顿当时认为,必须在相当短时间内,对北越进行沉重的打击,造成巨大的损失和破坏,影响河内官方在和谈问题上的立场。美国总统尼克松要求战略航空兵勇担重任,挽救局势。1972年12月18日至29日,B-52战略轰炸机对北越军政目标进行了11天的狂轰滥炸,越南民主共和国遭受了沉重的打击。这次为期12天的战役,又名“后卫-2”战役,以区别于此前不久进行的“后卫-1”战役。此次袭击,战略航空兵的轰炸不是针对北越地区的所有领土,而是主要针对北越不可替代的军事工业中心:首都河内和重要港口海防附近地区。


  主要空袭兵器是B-52“同温层堡垒”全天候重型战略轰炸机,美国空军做出这一选择主要有两方面的考虑:第一,12月是越南的季风季节,不利的气象条件对空袭计划产生了重大影响,战术航空兵飞机执行战斗任务的难度相对较大,损失也会大幅提高;第二,B-52战略轰炸机是美国核三位一体中的基石,是最为珍贵的战略武器,用当时的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的话说,使用这种轰炸机能够“激发想象,打击士气”。简单地说,白宫认为B-52是迫使北越领导人重新恢复巴黎和谈的最合适的兵器。


  美军研究人员指出,尼克松此举实际上冒了相当大的风险。首先,如果“同温层堡垒”在战役中损失过大,北越方面就会取得心理胜利优势,类似损失可能会激励北越军队的斗志,鼓舞河内方面继续抵抗;其次,一直被珍视为美国军事实力象征的战略轰炸机一旦被大量摧毁,则会在美国民众中引起巨大的心理恐慌。


  一些美军专家认为,“后卫-2”战役应当与1945年的日本广岛和长崎上空的轰炸一样,成为一次核打击,让以苏联为首的华约阵营一睹美国超群的军事实力。许多美国军事专家认为,尼克松的这一决定与实际局势相比,至少落后了7年,类似威力和规模的战役本应从1965年战争开始时就实施,当时北越方面事实上对类似大规模密集突袭根本没有任何防护能力,但是到了1972年12月,局势就完全不同了,在苏联和中国的帮助下,在越南民主共和国重要军政目标附近,已经部署了东南亚地区最为强大的防空防御系统。五角大楼充分认识到了其超强的反击作战能力,一些美军高级官员担心,B-52战略轰炸机虽然是美国空军战略航空兵的主要打击力量,但能否胜任此次任务还多少有些疑问。


   战役实施之前,美国方面掌握的情报表明,北越防空集群战斗编成中共有145架米格-21歼击拦截机、26个SA-75M(萨姆-2)防空导弹营(其中21个营部署在河内和海防地区)、无数高射炮部队。北越防空导弹兵反击兵器使用雷达侦察部队分支系统传输的情报数据,防空兵力兵器的稳定指挥由各级指挥所网络提供保障。


  战役的计划和准备


  美国战史研究专家特别强调,美国空军行动指挥官列出了一个将要对之实施空中打击的北越境内目标清单,同时要求在行动中务必注意两个情况:尽可能避免平民较大的伤亡,避免引起全世界,特别是美国国内新一轮反战抗议浪潮的爆发;尽可能避免误炸美军战俘营。在确定了战役实施计划后,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和部署在太平洋战区广大空间内的各空军基地、航空杀伤兵器库、燃油仓库内,战役准备工作开始忙碌起来,所有空军军事基础设施内人来人往,如同搬家的蚂蚁一样忙活。


  参加“后卫-2”战役的B-52“同温层堡垒”战略轰炸机基地分别在美军在太平洋关岛上的安德森空军基地(99架B-52G,53架B-52D)和美军驻泰国乌塔保空军基地(54架B-52D),从关岛起飞到达北越攻击目标上空所需战斗飞行时间为12-14小时,需要空中加油,从泰国起飞的到达北越目标上空需要3-4个小时。所有B-52D战略轰炸机都装备了最新改进型无线电电子战设备,B-52G轰炸机上的无线电电子战设备老化,作战效果不如B-52D,极易遭受北越防空军SA-75M防空导弹系统的火力攻击,结果,电子战设备上的差别对一些战略轰炸机飞行乘员的命运产生了致命性影响。


  在制订“后卫-2”战役行动计划时,美军全面、精心计算B-52轰炸机的飞行路线,确定编队飞机间的最佳时间和高度间隔、飞行高度、所携带的弹药数量等。在进行航线绘算时,还充分考虑到了已侦察到确切位置的北越防空导弹部队SA-75M防空导弹营发射阵地以及风力对攻击个别临近中国边界的目标时的影响。


  战役实施前,美军确定了在复杂局势条件下最合适的作战方式,规定采用3机编队战斗队形,轰炸机间高度间隔500英尺,距离间隔1英里,认为这种编队队形能够充分发挥B-52轰炸机上无线电电子战设备的作用,有效对抗越南人民军防空导弹系统无线电电子系统。美军作战计划严格规定,必须完全保持这种编队队形,任何故意破坏战斗队形的指挥官都将面临被送上军事法庭的威胁。战略空军司令部要求飞行员绝对不能偏离既定航线,甚至是在遭到敌方防空导弹袭击或被歼击截击机攻击时,也不能改变,直到完成炸弹投掷任务为止。战斗任务完成后,B-52轰炸机要进行战斗转弯,脱离目标区域,尽量迅速地飞出防空导弹系统火力攻击范围,美军对此时的战斗转弯速度和方向也有明确的规定。


  1972年12月17日,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向太平洋战区美军联合部队司令、战略空军司令部及其下属作战机关下达了战役行动命令:“命令你们于1972年12月18日12点整开始行动。前3天内,B-52战略轰炸机和战术航空兵应尽最大努力打击河内和海防地区目标,任务是在最大程度上摧毁河内和海防地区重要军事目标。前3天后,将根据随后得到的相应命令,准备继续行动。行动中要遵守以下要求:1,在任何气候条件下实施打击;2,在越南人民共和国领土上空行动时,根据局势,使用所有可以使用的设备,以避免行动中的损失,在飞机发生紧急情况时,可以使用老挝和柬埔寨的领土;3,为提高行动效率,使自己的损失最小化,如果局势要求再次摧毁北越空军基地和防空导弹部队阵地,(必要时)可对计划攻击目标进行第二次打击;4,使平民伤亡最小化。轰炸海防港口时,禁止攻击第三国民用船只。”


  B-52飞行员禁止进行反导弹和反飞机机动飞行,不仅是因为这样会破坏3机编队队形,降低无线电电子战设备效率,而且类似机动飞行还会导致轰炸错误。根据目标杀伤计划的规定,炸弹应在既定高度、精确位置、一定的飞行状态下投掷,如果投掷点坐标发生哪怕是很小的变化,炸弹就有可能会落到民用目标或平民家中。


  美国方面确认,执行战斗任务的B-52战略轰炸机,在雷达导航员对引导攻击既定目标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时,飞行员得到命令取消轰炸,返回起飞机场。此外,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要求飞行员经常明确飞机航线,绝对保障飞机在向既定目标飞行,在到达投弹点前的4分钟内,不能为了避免防空导弹系统和歼击截击机的攻击而进行战斗航向机动。事实上,正是在这一时间间隔内,轰炸机被击中导致乘员死亡的概率最大。


  美军军政条令规定的“后卫-2”战役行动中的类似限制,致使12月份在对河内和海防的突袭中,分别只有1318和306名北越平民死亡。无可争议,这一统计数字也是接近悲剧性的。但必须指出的是,美军在战役中共投掷了将近2万吨的航空炸弹,相对而言,这一数字并不大。二战末期,在1944年美军对德国汉堡进行的为期9天的轰炸中,共投掷了不足1万吨炸弹,结果炸死了3万名德国人。这也正是五角大楼至今仍然坚持认为1972年12月的轰炸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最大程度地避免了平民的伤亡,指责其不加选择的狂轰滥炸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


  战役前两天的轰炸


  1972年12月18日,“后卫-2”战役开始实施的第一天,当地时间14点40分,第一架B-52轰炸机开始从美国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起飞,随后共有87架轰炸机分3个波次分别起飞,起飞过程持续了2个小时。参加行动的“同温层堡垒”由KC-135空中加油机陪同,由随后起飞的F-4“鬼怪”和F-105“雷电”歼击轰炸机护送(它们的任务是护航,并在“野鼬鼠”计划框架内,对越南人民军防空导弹系统阵地进行打击),同时还有EB-66电子干扰机、F-4被动干扰施放机、搜索营救飞机和直升机提供相关行动支援和保障。稍后从泰国起飞的42架B-52加入了关岛B-52战略轰炸机的队列。


  美军专家强调称,自二战以来,美国还从未向敌方派出过如此规模的空中打击队伍。战役第一天,B-52的轰炸目标是河内附近地区几个空军基地、1个汽车修理厂、1个铁路修理厂、几个火车站及河内市内的无线电台大楼,其余9个目标由F-111歼击轰炸机攻击。


  美国研究人员确认,尽管北越当局事先得到了美军即将发动大规模突袭的情报,做好了必要的反击准备,但还是对12月18日美军如此强大的轰炸规模感到非常震惊。不过,尽管如此,在“后卫-2”战役打响的第一天,越南人民军装备的苏制SA-75M防空导弹系统还是得到了非常有效的战斗使用。


  越南防空导弹兵主要是在“同温层堡垒”对既定目标进行轰炸之后进行战斗转弯时把其摧毁,这里有几个方面的原因:首先,对SXR-75导弹引导站来说,B-52轰炸机3机编队在进行战斗转弯时,具有最大的雷达搜索特征,容易锁定目标;其次,战斗转弯时,B-52上的无线电电子战设备对地面防空系统雷达设备的作用效率下降;另外,战斗转弯时,原来在180公里/小时的速度下的顺风会转变为逆风,对“同温层堡垒”这种几何形状的飞机的飞行产生了实质性的影响。


  根据美军飞行员的统计,“后卫-2”战役首日,越南人民军防空导弹部队至少发射了200多枚B-750型防空导弹。美军飞行员回忆称,在某些时刻,河内的夜空被同时发射的40多枚防空导弹飞行时的曳光照亮。这一夜,美国空军损失了3架B-52战略轰炸机,两架是从安德森空军基地起飞的,1架是从泰国起飞的。美国专家确认,虽然轰炸机遭到了不小的损失,但还是有94%的炸弹被成功投掷到了计划目标上空。


  不过,3架战略轰炸机的损失对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和B-52飞行员产生了严重的影响。尽管实际损失比预期结果要小,但对美军来说,这还是不可接受的。不过,美国专家认为,尽管如此,整个“后卫-2”战役期间,战略轰炸机飞行员还是发扬了美国空军的光荣战斗传统,尽管面临敌方的疯狂反击,无论它是多么强烈,从未拒绝执行战斗任务。而且,在12月18日的空袭过程中,一架B-52“布朗03”轰炸机上的机尾射手杰涅尔中士,使用机炮击落了一架升空拦截的北越空军米格-21歼击截击机,开创了“同温层堡垒”战斗使用史上击落敌方歼击机的先河。


  12月19日,战役的第二天,美军轰炸战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这并不奇怪。12月18日下午,最后一批从安德森空军基地起飞的轰炸机在完成战斗任务后,过了12-14小时,返回关岛机场着陆,而根据事先制订的战役第二日飞行计划表,其他B-52轰炸机已经起飞,飞往攻击目标区域。这一情况妨碍了对首日轰炸经验的完全概括和总结,未能根据实际作战情况,与飞行员一起,就行动过程中发现的缺陷和错误进行细致的分析,进行相应的纠正。不过,尽管航线没有变化,但3机编队的飞行高度下降到了34500-35000英尺,这是为了在F-4“鬼怪II”电子干扰机事先设置的被动干扰走廊内,对B-52轰炸机提供更可靠的掩护。另外,3机编队轰炸机间的时间间隔,即所谓的“目标上空时间”,增加到了4分钟,“同温层堡垒”飞行员也得到允许,无论是在接近目标时,还是在投弹完毕后,可以进行机动,规避敌方的防空导弹和歼击截击机。


  在战役第二天夜间,共有93架B-52轰炸机参与。根据美国飞行员的统计,越南防空导弹兵约发射了180枚B-750型防空导弹,这次,美军战略航空兵避免了再次损失。不过,这次零伤亡的战果到底是归功于美军对“同温层堡垒”行动计划的修改,还是由于北越防空导弹兵在遭受到了首次打击后反击能力削弱,很难确定。


攻击和反击


  12月20日,战役的第3天,对美国空军来说,是一场真正的悲剧。接近河内的B-52编队,被越南人民军防空军无线电技术部队和米格-21歼击机飞行员及时发现,后者迅速向地面指挥中心汇报了“同温层堡垒”战斗队形的特点、飞行高度、速度等数据。美国专家得出结论,认为当日北越SA-75M防空导弹系统和高炮的高效战斗使用,给美国战略航空兵带来了最
可怕的损失,6架B-52战略轰炸机(1972年每架价值800万美元)被摧毁。这主要是美军司令部的过错,众多的轰炸机群在空中拖了将近113公里长,被飞行员戏称为“大象漫步”,因此,轰炸机的类似航线距离长、可预测、相对容易被发现和锁定。美国空军飞行员同时认为,为“同温层堡垒”安全飞行预设的空中被动干扰走廊效果并不好,反倒类似一条“黄色的砖路”,为北越SA-75M防空导弹系统战斗班组搜索目标提供了便利。


  1972年12月20日,根据突袭计划出动的99架B-52战略轰炸机中的90架战斗飞行被证实是有效果的,遗憾的是,2架B-52G、1架B-52D在第一波次突袭中就被敌方摧毁,在第3波次的战斗飞行时,又有3架被防空导弹摧毁。在6架B-52中,有3架是在投弹前被摧毁的,3架是在投弹之后,其中4架B-52坠毁在河内附近,2架在北越境外坠毁。当日损失的所有B-52G轰炸机上都没有装备AN/ALT-22ECM最新型无线电电子战设备。


  在战役前3天被摧毁的9架B-52中,有5架轰炸机是在完成战斗任务后进行战斗转弯企图脱离目标时被击中的。在6架被北越防空军摧毁的B-52G中,只有1架装备了新型无线电电子战设备。这一损失数字是参与“后卫-2”战役的所有战略轰炸机总数的7%,根据美国空军战略航空兵司令部制订的战斗损失标准,这是根本无法接受的高数字。在这种情况下,战略航空兵总司令梅耶尔将军决定,对越南人民军防空导弹兵火力阵地和技术阵地采取更强有力的火力压制措施。美军研究专家确认,由于SA-75防空导弹营成为美军飞行堡垒的主要威胁,因此,梅耶尔将军及时做出的决定是非常正确的。此后,越南防空军遭到了更大的损失,尽管防空导弹发射数量增加了不少,但发射效率却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提高。


   与此同时,美国空军对轰炸机战斗使用战术再次进行修改,缩小了3机编队飞行的时间间隔,缩短其在目标上空停留的时间,分别降至90和120秒,同时增加了3机编队B-52轰炸机间的高度间隔,对完成战斗任务后脱离攻击目标的航线进行修改,部分“同温层堡垒”编队获许直接靠近东京湾。另外,空军无线电电子战部队得到指令,及时为轰炸机补充装备了ALT-28 ЕCМ型电子战对抗设备,从而实质性地降低了被敌方SXR-75雷达引导站发现和稳定跟踪的可能性。


  12月21日,战役第4天,只有30架战略轰炸机参与攻击,放弃使用B-52D机型,全部从泰国空军基地起飞,同时出动75架战术航空兵飞机护送。此次袭击行动的主要目标是河内附近的人民军空军基地。当日攻击和反击战结果是,只有2架“同温层堡垒”被SA-75M防空导弹系统击落。


  12月22、23、24日,战役第5、6、7天,美国空军没有损失一架B-52。在连续3天的攻击中,通常只有30架轰炸机参与,主要是对河内-海防外部地区目标进行袭击,探测北越防空导弹阵地位置。12月24日,在空袭战役的第7天,一架B-52“鲁比03”战略轰炸机上的空中射手莫尔,同样击落了1架升空拦截的北越空军米格-21歼击机。


  12月25日,是传统的圣诞节,美军决定停止轰炸,休整一日,B-52飞行员们得到了短暂的休息。战略航空兵司令部内则在加紧制订其后的打击计划,尽量做到完全吸取先前犯下的错误的教训,避免更大的损失。


  圣诞节之后的攻势


  从政治角度上看,12月25日圣诞节停战,进行一天的休整,是向河内方面发出的独特信号,让他们有时间进行思考,重新回到谈判桌前。这一决定得到了美军研究人员的高度评价,不过,美国得到的情报表明,北越认为美军停止轰炸一天的决定是敌人软弱的表现,决定利用这一短暂的停歇,尽可能多地恢复损坏的装备,为发射阵地补充备用导弹,准备迎接新的战斗。


  圣诞节过后,美军恢复轰炸,此时,B-52的主要目标是越南人民军空军机场、SA-75M防空导弹系统火力和技术阵地。打击敌方防空兵器有助于减少已方损失,美军飞行员们获准在航线结束阶段飞行时,随机实施反导弹机动,到达预定位置后,及时瞄准、投弹,攻击既定目标的战斗任务完成后,先前脱离目标区域时所要进行的急速战斗转弯改为角度稍小的平稳转弯。更重要的是,完全取消所谓的“大象漫步”队形,乘员们获准可以更灵活机动地改变航线,接近攻击目标。同时,先前预设的偶极子反射体空中走廊取消,由人工设置的云层替代,大幅提高在目标区域上空施放的被动干扰规模,最大程度地干扰北越S-75防空导弹系统操纵员发现和确定来袭空中目标坐标的难度。


  1972年12月26日夜,战役第8天,78架“同温层堡垒”从4个不同方向同时袭击河内,另外42架战略轰炸机则扑向北越的海上门户海防港,苏联和中国的军事物资都在此处卸运。同时出动的114架战术航空兵飞机作为战略轰炸机攻击力量的有力补充,美国空军的F-4“鬼怪II”飞机得到了广泛的使用,除与F-105“雷电”飞机一起对越南人民军防空导弹营阵地进行火力压制外,还用于拦截北越空军的米格-21,施放足够、高效的被动干扰,保障B-52不被SXR-75引导站发现和跟踪。


   美军专家认为,在SA-75M防空导弹系统杀伤范围之外,使用当时已经老化的EB-66型电子干扰飞机,也能有效压制北越防空军无线电电子系统,而F-111歼击轰炸机和A-7强击机能随时对北越空军基地实施袭击,KC-135加油机则能为参加战役的所有类型的飞机提供燃料供应,所有这些都保障了“后卫-2”战役的顺利实施。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后卫-2”战役期间,C-130运输机、HH-53直升机在搜索和救援被击落的美军战机飞行员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所有工作都由设在EC-121飞机上的空中指挥所负责协调。不过,在战役的第8天,还是有2架B-52战略轰炸机被北越的SA-75M防空导弹系统击落。


  美军研究专家认为,在12月27、28、29日,战役的第9、10、11天,美国空军已完全掌握了北越上空的制空权。在这3天的夜间袭击中,平均出动60架“同温层堡垒”。不过,在12月27日,又有两架美军战略轰炸机在北越上空被击落,1架坠毁在越南人民共和国境内,一架飞回泰国境内,飞行员最后跳伞逃生。


  美国“后卫-2”战役研究专家认为,12月29日是对整个战役具有决定意义的一天,美军战略轰炸机和战术航空兵的袭击达到了形式上的高潮,北越防空兵力兵器的战斗能力已被严重削弱。战略轰炸机和战术航空兵飞行员在这个夜晚发现北越防空导弹部队仅发射了23枚防空导弹,与突袭初期的反击强度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美军飞行员认为,在29日的战斗中,美军飞机全部在SA-75M防空导弹系统杀伤范围之外,越南人民军空军大部分米格-21歼击机此前已被击毁,无线电技术部队阵地和通信线路遭到严重的破坏。美国专家也认为,此时已经没有什么能妨碍美军战略航空兵顺利完成战斗任务。


  总结


  美国方面确认,1972年12月的“后卫-2”战役表明,B-52战略轰炸机与战术航空兵协同使用,可以成为一支高效战斗力量,能影响到整个战役的结果。所有美军专家都异口同声地认为,美国在此次战役中取得了胜利,达到了战前提出的目标,北越当局终于重新回到了巴黎谈判桌前。1973年1月27日,美越双方终于签署了和平协议,此后60天内,591名美军战俘被释放回国。


  在“后卫-2”空袭战役中,主要攻击和摧毁力是战略航空兵,共有188架B-52战略轰炸机参加作战行动,完成了729架次战斗飞行任务(741架次为计划内的飞行任务),向北越境内各种军政目标投掷了1.5万吨炸弹。另外还有48架F-111A战术歼击轰炸机和800多架其他类型飞机参加战役,整个战役进程持续了12天,战事只进行了11天。战役期间针对北越目标共进行了33次密集打击,其中17次由战略航空兵执行,16次由战术航空兵完成,总共起飞2814架次。据美方统计结果,越南人民军防空导弹兵共发射了1240枚防空导弹进行反击,美国空军损失了15架“同温层堡垒”,不到战斗编成总数的2%,被击落的战略轰炸机92名乘员中有26人在战事结束后返回美国,其余66人死亡或失踪。


   美国专家指出,“后卫-2”战役中美军B-52战略轰炸机战斗使用的主要特点是集中力量打击,使用大量战术航空兵飞机吸引敌方注意为B-52提供安全保障,精心选择攻击目标、攻击时间(仅在夜间,间隔1-3个小时)和飞行路线,密集使用无线电电子战设备,广泛使用精心计划、良好组织的战术航空兵掩护和辅助。


  不过,一些美军高级军官认为,在河内方面发出愿意恢复和谈的妥协信号后,美军立即结束“后卫-2”战役是一个严重的错误。他们确信,如果美国继续以先前的规模和威力进行打击,北越当局可能会投降,承认军事上的失败。事实上,美军立即结束“后卫-2”战役,结果适得其反,河内方面保证了自己在巴黎谈判桌前的政治胜利,并在战争结束后迅速在军事上完全占领了越南南部地区。


  另外,许多美军指挥官认为,如果美国从1965年战争开始之时就进行类似“后卫-2”战役时突袭威力的狂轰滥炸,美国可能会避免越战的耻辱。不过,并非所有的美国专家都同意这一观点,他们中的一些人至今仍然认为,如果从1965年就开始进行大规模的轰炸,达到“后卫-2”战役时的规模,苏联和中国在此战争上的立场完全不可预测,非常可能出现的结果是苏联和中国公开、全面参战,从而使一场美越常规战争演变为一场超级大国间的核战争,后果不堪设想。(高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