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歌……广汉知青生活回忆】----( 45 )
文章来源: 清衣江2014-07-19 15:40:40

 

岁月如歌……广汉知青生活回忆----( 45  )

 

 

 

当天晚上的睡眠,颇为安稳.早上六时倾醒来,已经不能入睡了,见母亲清晨已独步庭院中,似有忧虑之念不可遏止.我只得起床开始作出车的准备.

 

盥洗毕,我走进了厨房,将一只挂吊在墙壁上的钢精锅取下来,在自来水管子处接了半锅水放在天然气炉灶上,打开了开关,瞬间燃烧着的天然气上腾起的火焰加热着锅底,升温着锅中的水,我打开了橱柜,拿出一小束昨天母亲从三瓦窑集市上买回来的青葱,折洗干净后,放在菜板上,用菜刀把它切成葱花,我一手把一只大瓷碗放在灶台上,一手执葱花放在那碗里,同时倒入醋和酱油,再用一双筷子挑了一小块猪油放进碗里,多下味精和红油辣椒.俨然如川西乡镇面馆做生意一般地放佐料.

 

待大火将锅中的水烧开后,抽出一把水叶子碱面丢放进锅中正沸腾着的水里,做法与面馆雷同,俄倾当面条浮上滚烫水面之时,即用筷子不断地搅动沸水中翻滚着的面条,以防面条沾结锅底,当面条煮熟后,用筷子捞进碗里,再用汤勺舀一勺面汤入碗中,以大瓷碗盛出.和匀之,汤面中再拌以烫熟了的青嫩碗豆尖,其实就成了一碗地道的川味的酸辣小面了.我端到桌子上,唏哩呼噜吃完了后.但经不起面汤的诱惑,结果把一碗面汤也喝下去了,还喝了一杯茶.

 

母亲在家属区外面的田野上散步锻炼身体了一会.经那里清晨新鲜空气的涤荡,便渐渐精力充沛得多了.当她返回家中时,复遇着我正待出发去客运段,她见着我仍是笑容可掬的说,”!到底是青年人,经得起累!不怕吃苦.这就好.”

 

她接着继续谆谆地告诫我说:” 对于你自己而言,你想得到你作为一名刚刚招工回城参加工作、涉世未深的下乡知青,要充分利用这次珍贵和难得的能上车值乘务锻炼的机会,磨练自己的意志,加强对铁路乘务工作的理解,要献身于祖国的铁路事业,并要为此而奋斗终生 ...... 要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努力工作,为人民服务,为祖国的富强贡献自己微薄之力

 

母亲对我寄予着这么大的希望,我感觉着有点惶惑.因为我对于能否把铁路客运乘务工作出色地完成心中的确是毫无把握的,我担心是如果我未能实现她对我的期望,我将是 于心有愧对不起她的.七时倾,我匆匆忙忙地告别了母亲,走出了家门前往客运段.

 

                                                                                                                                     当天清晨 ,天气是很晴朗的,明媚的阳光照耀在我身上,我肩挎着昨天就已整理好的背包,身穿着一套崭新深蓝色整洁的铁路制服、头戴着一顶佩戴有铁路路徽的帽子,便急匆匆走在去火车北站客运段的路上,不一会儿我走到琉璃场公交车站等汽车,至二十分钟始至.一辆公交车抵达,我乘此车前往九眼桥, 车速颇缓,平时半个多小时可以抵达九眼桥的,现在需四十多分钟的时间.

 

到达后再转乘无轨电厂到火车北站.我坐在一张靠车窗的椅子上,慿着车窗栏,我抬头望着窗外闪过的街景, 时光仿佛倒回一个星期前,在广汉县知青办招工的情景不时浮现在自己脑海中,我满怀期待憧憬着那即将就能实现的在奔驰的列车上为旅客服务的情景了

 

早晨九时倾,我准时到达成都客运段大楼的出乘人员派班室参加出乘点名会。适苏女士与成昆车队的陈队长也在那里,陈队长给我介绍了值乘第三车班的正列车长---秦车长,人很和蔼.他说,我和一位张姓的同事被分配到他们车班当列车员----既是值乘第三车班.

 

他便推荐我与全车班的同事们相认识.车班的全体人员都来了.在这兒遇着车班的同事们,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像我一样都是刚从广汉招工回来的知青.都是以新列车员的面孔出现,大家碰在一起,都感到很高兴,同事们每每向我表示祝贺.

 

列车长与车班的党小组长商议了一下,随即以车班全体乘务员的名义,热烈欢迎我们加入他们的车班一起工作.成昆车队的陈队长与我们值乘第三车班的两名车长共同主持了会议,并再次为我们这趟编组为1287次渡口普慢列车第三班组的全体乘务人 员细心地讲解了《乘务员作业流程》中现场作业常遇到的难点及应对的方法,强调安全风险点及防控措施。

 

他们均已多年从事铁路客运服务工作,从他们谈话中都能感受到他们专业水平及严谨的工作作 我们来自广汉农村新招工回来的18名平均年龄22岁的青年知青组成的值乘组被穿插安排在成渡车队值乘第三班组的18节车厢中工作,每两节车厢分 别保留一名客运段的老乘务员指导和帮助我们,成为我们的师傅,形成以老带新、交叉值乘的模式.

 

来自车班的列车广播员兼任团支部书记的东北大连人刘XX女士是我们的领队兼任副车长,负责管理我们新招工的知青列车员,协助列车长,与我们一道及时协调旅客乘车安全的各项具体工作。苏女士也在听讲,她向我进言,讲解完毕后,应该去找他们要一份文字资料,便于理解记忆.我同意了.在陈队长发言之后, 女士先走了,说等我们列车从渡口返回成都后,她来车站迎接我们.

 

段上的值乘派班室是三间房联通了的,一间是派班室,一间学习室,一间休息室.在中午一点钟去车站接车之前,我们全车班人员在列车长的主持下都聚集在这间学习室进行形势教育学习理论思想,文件精神,方针政策规定业务知识、典型事迹等,激发大家比思想,比知识、比技术、比能力的热情.

 

在班组学习会上,列车长都让我们大家轮流念文件和业务书籍, 一到念文件的时候,列车长就自然要把文件交到那个念文件人的手,于是他就大声地朗读起来,阅读毕,然后大家再对此展开热烈讨论.

 

学习到中午11点半钟的光景,散会休息,大家应邀到成铁分局机关食堂用午餐,但需说明要自己掏钱和粮票去买饭菜票进餐.秦列车长看见一新招工来的知青列车员在学习室里枯坐,便走来邀他去用午餐.他对秦列车长说明他没有带钱,他说不要紧的,他请他.他便大着胆子,也深怀着谢意和欠意,去和他同席.吃了一碗米饭,一晕一素两份菜. 秦列车长给他馈了菜饭票.不知道花了多少钱和粮票,估计花费了五,六角钱和半斤粮票吧.

 

食后等了不长的时间就快到中午一点钟了,预计从渡口开过来的列车快要进站了.随即我们全车班的人员列车长带领下一时前一刻钟匆匆赶到火车北站,去接从渡口开过来中午一点钟到的那趟列车. 快中午一点了,果然不出所料从渡口驶过来的那趟普慢列车正点到站了,正缓缓驶进了车站,驶向火车北站二号站. 台上有人来接客.

 

 当列车停稳后,列车员打开车门,下到月台上守护着下车.全列车的乘客取去了行李,把留驻在脸上的倦容都袒露出来了.步履缓慢地走出车厢,走到月台上,算是把旅途的困倦忧愁解消了.

 

 当旅客们都下完车后.经我们车班的列车长向对车班的列车长交接完工作后, 列车长带领我们上车开始搞卫生, 二人对班的分一节车厢.我们二人被分配在第一节硬座车厢搞卫生,上车后见车厢内宽敞,靠车门一側设有一间很小的列车员乘务室,旁边有一间厕所,其面积的大小与乘务室一般大.

 

厕所对面是一个锅炉房,火炉烧得旺旺的,随时都有开水供应。上车之前,列车长就曾告诉过我们负责管理每一节车厢的列车员需要在行车途中给供开水的锅炉上煤,须保持锅炉一直有开水供应.

 

每节车厢至少设置118个座位,分别排列在车厢两边,甚感复杂而紧凑.照铁路规章制度,一旦旅客下车完毕之后,接班的车组上车主要是搞列车清洁卫生, 厨师们还要准备就绪餐车上餐饮的供应,为即将来到的乘车旅客提前作好接待的准备工作.

 

此时突然间我发现列车剧烈地簸动起来了,向车窗外展望,看见一辆车体庞大的内燃机车驶过来, 猛烈的撞击着我们列车首辆车的铰接式的挂钩, 联接上了,牵引着我们的列车徐徐地驶离火车北站向位于东郊的车辆段车库驶去.这到后来我才知道了, 车辆段是铁路运输轨道系统中对车辆进行运营管理、 停放及维修保养的场所

 

此时列车正被机车牵引离开车站,驶往车辆段车库搞清洁卫生和车辆检修,一直要等到晚上列车要发车时,内燃机车再从车辆段车库把列车提前一个小时牵引出来驶返回车站,停靠在月台边上等待旅客上车.

 

起初感觉列车略略有些簸动了.只见车站上的月台在向后移动,内燃机车正以每小时四十公里的速度牵引列车缓慢地离开火车北站向车辆段车库驶去,晚间列车在返回到车站发车之前,起码在那里要停留五六个小时.

 

六点钟了,我们俩人才搞完了车厢的清洁卫生,其实肚子已经饿得不能忍耐了,正好列车长派人来叫我们去餐车用晚餐,我叫上同伴一起朝餐车走去.天还没有黑尽,餐车上真可谓已成了不夜城了.搞完列车的清洁卫生后,我很乐意与同事们一道穿越走过一节一节相连接的车厢走进餐车去享用晚餐的那种感觉,这样令人开心,清洁,而又闲适的地方,以前实在是得未曾到过.

 

或许在冬天时季上气温低也有关系的缘故吧?餐车内灯火通明,气温和喛,空气中荡漾着烹饪菜肴散放出的清醇的香味,使我相信了在这铁路线上移动着的列车上确是有一方伊甸乐园.

 

这节长方形的餐车里,左右两边分别安置着几十张餐桌,留有一宽敞的过道,餐桌上围坐着就餐的人约略有二十多人的光景.散布在附近车厢搞清洁卫生的同事们,陆续都聚集拢来了,趁晚间八点钟列车发车之前,抓紧时间来餐车用餐,大家都很高兴,但男的和女的乘务员却很自然地混坐在一起用餐.

 

餐车大师傅老蒋的厨艺是精湛的,他是浙江绍兴人,四十多岁了,以前是专列车上的厨师长,做了多年的首长和成都铁路局局长的专列厨师.他是专家级的高水平厨师了,我算是走运的了,正赶上他暂时下放到我们列车的餐车上做厨师,他做的淮扬风味的江浙菜味道是好得不能形容的好吃.

 

他今天做的江浙菜红烧狮子头味道特别可口而菜的样式又丰富多彩.每当我跑车每次换班休息去餐车用餐的时候,差不多每次都能吃到他亲手烹饪的菜肴,虽然时隔多年了,他烹饪的美味菜肴给我留下的印象还是令我感概而难忘的.很难说.现在要想找有如他那样厨艺水平的厨师,恐怕似乎还没有十分把握很容易就能找到他那样厨师的.即使有也不能不说是少之又少吧.

 

我还记得有一年的春运,我们值乘开往渡口的普慢客车时,除夕之夜是在停靠在渡口车站上的列车餐车上度过的, 大年初一是在行驶的列车上度过的.蒋师傅做的年夜饭,几桌席做得特别可口而又丰盛.大家都吃得高兴,有酒,也划了拳,有女同事表演歌舞和播发音乐助兴.

 

可惜因第二天还要当班值乘务,规定不容许饮烈度酒.饮的酒是低度的甜酒.桂花酒,梅子酒,樱桃酒,啤酒等,大家都尽情地畅饮,到后来我自己感觉着有点不能支持了.但我看见那些同事们却是越饮越显得精神焕发,头顶上的头发竖立起来了,脸色涨得通红,在餐车车厢顶上的电灯光照耀下放着红光.

 

大家 一起高举杯中的美酒,共同欢庆即将到来的新春佳节,为即将到来的农历新年许了一个美好的祝.最后我担心我醉倒,明天早晨不能正常工作,我就促使自己退席.已经有人退席了,我也就随他们一道退席了.回到列车员专用硬卧车厢睡觉去了.

 

照片为:川西平原三月油菜花盛开季节的风景的系列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