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尖锐的声音或许是一种心理疾病 (原创)
文章来源: 腐烂客2005-02-11 13:27:54

你是否害怕金属刮擦时的声音,是否害怕指甲在玻璃上抓挠的声音,甚至是否害怕粉笔在黑板上刻画的声音?这或许不是偶然的,无关紧要的自然反应,请看以下我就这一问题搜集到的情报,和简要的分析。

一. 為什麼人听到尖銳的聲音会覺得刺耳?

人类的各個感覺器官,不論它所感受的是光線或者是聲音,對於刺激都有一定的要求,太弱或強的刺激都不合適。

声音的一个要素是频率,即声音的高低。研究表明人类的听觉范围在频率20~20000赫之间。人耳在4000赫以下时感觉较舒适,超过4000赫的高音,声音小了听不清,声音大了就感到刺耳。

二. 为什么害怕尖锐的声音或许是一种心理疾病?

医学上,我们把“患者极力回避所害怕的处境或事物,他本人也知道害怕是过分的,不合理的,但并不能防止恐怖发作”这种情况叫做恐怖性神经症又称恐怖症、恐惧症,是以恐怖症状为主要临床表现的神经症,并在恐怖发作时往往伴有显著的植物神经症状。

让我们先来看两个病例:

94年2月8日台視新聞报导:花蓮縣平和國中三年級陳姓女生害怕聽到尖銳聲音,93年十一月遭兩名男同學以瓶子鋁蓋摩擦地面捉弄她,造成她下半身瘫痪,并丧失记忆力。
这位患者患的應是“轉化症兼解離性失憶症”,病源是她长期受同学欺负,感到壓力或衝突無法解決,長期壓抑,表現在身體機能的障礙上,造成無法走路的症狀;至於嘔吐、頭痛等是身體功能的表現症狀,就叫轉化症。同學磨擦瓶蓋發出尖銳聲音就是觸媒,將來若碰到類似尖銳的聲音,還可能復發。

第二个病例摘自《百位名人话健身》一书,患者是收藏联谊会会长吴少华,他在书中写道:“窗外那家工厂里忽然搬来了生产挂历的机器,那咔噔咔噔的冲床噪声,像刀一般扎进本该静养的心房。万恶的噪声,使我坐立不安,烦躁异常。不久,我又患上了一种少见的声音恐惧症。这是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病症,其恐惧的程度,常人难以想象,只要一听到那咔噔的冲床声,人就会极度恐慌,心跳如鼓,冷汗淋身,大有生不如死的感觉。求医、吃药,均告失败。”

第一个病例比较特殊和严重,而第二个病例,也许很多读者有过类似体会。为什么有的人对尖锐的刮擦声异常恐惧厌恶,而有的人却并无特别反应呢?简而言之,抛开生理因素不谈,这种恐惧与心理状况密切相关。这种“声音恐惧症”只是露出海面的冰山一角,其海面以下的基础是一个人总体的心理环境,包括客观的压力,承受压力的能力,疏散压力的渠道,和性格的缺陷等等。


三. 医疗方法

对于心理疾病的治疗,说难很难,因为我们是与看不见的对手斗争,而不是与有形的器官斗争;说易也易,因为实际上并没有穷凶极恶的敌人--致人死命的病毒,难以克服的残障等等,我们只是与自己的心灵斗争。

对于上诉第一个病例,必須藥物與心理輔導雙管齊下,才能奏效。第二个病患是这样治愈的:

“瑞金医院一位姓史的女医生接待了我,她很真诚地听我倾吐,作了检查与我交谈。她给我讲述了许多,讲到了在文革中为什么有的人屈死了,而有的人却顽强生存下来,人的意志决定了人生的道路。只有迎着“恐惧”噪声,转移你的兴奋灶,才能战胜疾病。

回到家,我怎么也不能遵照医嘱进入与“恐惧”作斗争的境界,而且病疾更严重了。不能坐,不能睡,我就走。于是,迎着窗外的冲床声,迈起小方步,心里背吟古诗词,慢慢地,慢慢地,那噪声渐渐地远去,心情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大约经过了一年的艰难痛苦的斗争,我的“恐惧症”好了。这从医学的角度来讲,是成功地将兴奋灶转移了,那种踱步将我的身心集中到足下,就是将我的注意点转移了。”

综上所述,消除害怕尖锐声音的异常恐惧,就是要建立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建立开朗乐观的性格,建立排解压力,缓解紧张的渠道。


四. 侧记:以毒攻毒

利用对尖锐声音的恐惧我们可以试着改变自己,朝好的方面。

下面是校正早期女同性恋经常采用的一种心理疗法,也算是以毒攻毒的案例之一吧:

准备一张你所爱慕的她的照片和一张帅气的男生照片(可以是你不认识的),再准备一块泡沫塑料和一块玻璃。用录音机录下泡沫塑料在玻璃上磨擦的刺耳声音,然后,一边听录音,一边观看她的照片,直到受不了为止。接下来,关上录音机,放一段你最喜欢的音乐,然后观看男生照片。仔细体会自己的前后感受,记住它。如此反复,同性恋倾向可以校正。

 


心灵的奥秘是人类最难克服的,也是最需要克服的,中国的心理学还很落后,应用更不普及,远远落后于大众的需求,谨以此篇送给所有对心理学有兴趣的朋友,算是我在这一领域发出的第一声尖锐的呐喊。

 


腐烂客的研究报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