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皖南事变”失误不该怪项英 (图)
文章来源: 2008-07-08 23:52:56



“皖南事变”失误不该怪项英 胡耀邦曾多次批示
2006-05-08 16:50:04 

来源: 北京日报(北京)  
作者:王辅一,为军事科学院原军事百科部副部长


20世纪80年代初,中共中央批准编《中国大百科全书》的工作正全面展开,其中项英人物条目,总政百科编辑室委托我撰写,自此以后,我被推到了研究项英的第一线。20多年来,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访问了多位直接或间接与项英有联系的老革命家,从而了解到一个更为真实、更符合历史原貌的项英。

关于皖南事变的大量文电说明,对形势分析和决策的失误,是难以责怪项英的。

项英是我党和工农红军早期领导人之一,在中国革命史上有重要影响的人物之一,也是对其评价有争议的人物之一。在查阅史料过程中,发现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形成的史料,基调都是批判的,讲他犯了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甚至说他踏上了与张国焘相类似的覆辙;而皖南事变前形成的史料,评价都是很好的,有的评价很高,中央政治局1937年12月13日《对于南方游击区工作的决议》,称赞项英和各游击区的主要领导同志是全党学习的模范。

我在寻查、研究史料时,始终以影响项英评价的皖南事变的史料为重点。正在这时,笔者得到了由中央档案馆编、中央党校出版社1982年1月出版的《皖南事变》一书,发现中央和中央领导人同叶挺、项英之间往返的电报,情况复杂,变化很多。例如,1940年11月21日电中说:只要蒋介石未与日本妥协,大举剿共是不可能的。又如,12月14日电中说:蒋介石为使我军移动不生变化起见,确已命令顾祝同通知各军加以协助,故阻碍是不会的。恰恰相反,蒋介石并未投降日本,却调集8万大军发动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再如,本已明确新四军皖南部队北移时限为12月底,由于要以皖南部队北移作为阻止汤恩伯等部东进,以及作为同国民党当局谈判的砝码,又于11月21日电告叶项:你们可以拖一个月至两个月。这些文电说明,对形势分析和决策的失误,是难以责怪项英的,进而否定项英一生的业绩是不实事求是的。

在走访、调查和认真分析第一手文电史料的基础上,我没有受原来对项英那些上纲上线的框框所束缚,而是用事实讲话,写出[项英]条目释文,于1983年7月、10月两次印发给熟悉项英情况的老同志和党史部门,核对史实,听取意见,然后修改正式上报。

20世纪80年代初,胡耀邦对大百科全书中关于项英条目进行了审阅,并作了三条批示。这为客观公正地评价项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总政百科编辑室对[项英]条目非常关注,处理非常慎重,曾组织会审,周之同、李维民等同志反复斟酌,于1984年12月7日以征求意见稿形式,报送中央和军委领导人审示。1984年12月17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同志,在中央办公厅收到当天,在百忙中阅看了[项英]条目,作了三处旁批。

对项英从事工人运动那一段,胡耀邦很关注。他在参与领导了1923年平汉铁路\'二七\'大罢工和1925年沪西日商纱厂工人二月罢工,1926年秋在武汉发动工人配合北伐军作战,任武汉工人纠察队总队长。1928年出席中共六大后,参加在莫斯科召开的共产国际第六次代表大会,当选为共产国际监察委员会委员。等释文下面,均用粗铅笔划了杠杠,批示为:创党到第一次大革命是否还要加一两句肯定的话?在工人运动中还有过什么最英勇的斗争?这看出,胡耀邦对项英从事工人运动这段历史很珍惜,还希望再加强分量。由于这是军事人物条目,又受条目字数的限制,故未再增加。

对项英领导南方游击战争一段释文:……1935年2月,根据遵义会议后中央的指示,和陈毅等一起,率领红军和游击队实现由集中作战向分散游击的转变,在与中央失掉联系、国民党军进行残酷持续\'清剿\'等极端困难条件下,转战粤赣边,领导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保存了革命武装力量,中共中央政治局对此给予高度评价。胡耀邦也在释文下面划了杠杠,还批示:充分肯定这一段,好。

项英条目在叙述他在组建新四军、指挥部队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战争的情况后,写道:他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认识不足,对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阴谋缺乏警惕,在1941年1月蒋介石制造的皖南事变中,犹豫动摇,处置失当,对新四军皖南部队遭受损失负有责任。胡耀邦又在释文下面划了杠杠,还批示:这个评语看来可以了。

胡耀邦在对[项英]条目释文作了三处旁批后,又批交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胡绳,写道:请胡绳同志再仔细斟酌一下。三个地方批了一点看法,请酌。

胡绳主任接到中办转去[项英]条目后,很快组织研究,于12月24日向胡耀邦总书记报告:总政百科编辑室所撰[项英]一条,我们党史研究室的几位同志研究了一下,我们认为,这一条总的说来是写得恰当的。12月25日,胡耀邦总书记看到胡绳主任的信后,批示:同意。退总政百科编辑室。

从胡耀邦总书记审批[项英]条目的全过程看出,他对老一辈革命家的业绩很珍惜,对革命历史情况很熟悉,对客观的判断力强,同时还看出他工作的效率高,民主作风好。就这样,[项英]条目就定下来了。胡耀邦总书记对[项英]条目的审批,为客观公正地评价项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大百科全书中关于项英条目发表后,一度出现过反复,有人说这是为为项英翻案

1986年,是皖南事变发生45年,也是项英牺牲45周年。中央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印的《党史资料征集工作通讯》,解放军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印的《军史资料》和上海人民出版社编印的《革命史资料》,同时在1986年第1期分别刊出笔者为《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所写[项英]人物条目,引起学术界和新四军老同志的关注,绝大多数表示赞同。当1987年1月胡耀邦离任后,有人说[项英]条目是为项英翻案。当时流传很广的一条,说项英1939年5月发电报反对派第六团东进,意在说明项英反对向东作战的方针。可遍查史料,也找出那份电报,找到的却是项英1939年10月26日向中央的报告,说他们西返是不了解东进的意义,是大的失策,但已无法挽回,确定先派何克希等东返主持,不久又派谭震林去加强苏南东路的领导。可惜,这份从反面佐证项英对向东作战角度的电报,本已排进《新四军·文献》(一)的送审稿中,却有人故意抽下来了。

有人又编造项英搞三山计划,意在说明他反对向北发展,而热衷于南进。有人甚至说项英脑子里有个三山计划。实际上,军部参谋处三科(即通信科)在云岭驻地山上建立了一个侦听机构,负责从电波中搜集情报,对外称三山办公室(即三科设在山上的办公室),项英常去那里看情报资料,被说成是搞三山计划。时任三科科长、后任上海市委第二书记的胡立教,1990年2月在致原新四军军部秘书长、后任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李一氓的信中说:我也算是当时皖南军部的知情人之一,我就不知道项英同志有个什么\'三山主义\'的计划或者说法。)原国民党第三战区长官部参谋处长岳星明在《皖南事变亲身经历的回忆》一文中,写道:1940年10月中旬,在长官部一次汇报会上,战区情报室主任首先宣布了军委会的电令:\'据确息,新四军北移是假,向南进据黄山、天目山、四明山建立根据地是真,希望加强防范、粉碎新四军这一阴谋\'云云。这是国民党方面为发动皖南事变推卸责任制造口实的。而有人却拿国民党当局编造北撤是假,南窜是真的谎言作为炮弹,来攻击项英,实在是匪夷所思。

当时还有人批判项英对中央关于新四军皖南部队北移的指示拒不执行。周子昆夫人、老红军何子友同那人争辩:你说项英对北移的指示拒不执行,那我们这些人又怎样从皖南撤离出来的呢(当时撤离非战斗人员是北移行动的一部分,何子友同那人是一批撤出来的)?搞得那人哑口无言,非常尴尬。

事实胜于雄辩,事实证明,为中国革命做出重要贡献的项英,在党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照耀下,终于得到了客观公正的评价,还了历史本来的面目。

【北京日报理论周刊;作者:王辅一,为军事科学院原军事百科部副部长】

————————————————————————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铁血社区 → 历史风云 → 中国历史 → 历史人物:

看更符合历史真貌的项英是如何还原的

北京日报 中国历史 铁血论坛
bbs.tiexue.net

20世纪80年代初,中共中央批准编《中国大百科全书》的工作正全面展开,其中项英人物条目,总政百科编辑室委托我撰写,自此以后,我被推到了研究项英的第一线。20多年来,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访问了多位直接或间接与项英有联系的老革命家,从而了解到一个更为真实、更符合历史原貌的项英。

关于皖南事变的大量文电说明,对形势分析和决策的失误,是难以责怪项英的

项英是我党和工农红军早期导人之一,在中国革命史上有重要影响的人物之一,也是对其评价有争议的人物之一。

在查阅史料过程中,发现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形成的史料,基调都是批判的,讲他犯了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甚至说他踏上了与张国焘相类似的覆辙。

而皖南事变前形成的史料,评价都是很好的,有的评价很高,中央政治局1937年12月13日《对于南方游击区工作的决议》,称赞项英和各游击区的主要领导同志是全党学习的模范。

我在寻查、研究史料时,始终以影响项英评价的皖南事变的史料为重点。正在这时,笔者得到了由中央档案馆编、中央党校出版社1982年1月出版的《皖南事变》一书,发现中央和中央领导人同叶挺、项英之间往返的电报,情况复杂,变化很多。

例如,1940年11月21日电中说:只要蒋介石未与日本妥协,大举剿共是不可能的。

又如,12月14日电中说:蒋介石为使我军移动不生变化起见,确已命令顾祝同通知各军加以协助,故阻碍是不会的。

恰恰相反,蒋介石并未投降日本,却调集8万大军发动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

再如,本已明确新四军皖南部队北移时限为12月底,由于要以皖南部队北移作为阻止汤恩伯等部东进,以及作为同国民党当局谈判的砝码,

又于11月21日电告叶项:你们可以拖一个月至两个月。

这些文电说明,对形势分析和决策的失误,是难以责怪项英的,进而否定项英一生的业绩是不实事求是的。

在走访、调查和认真分析第一手文电史料的基础上,我没有受原来对项英那些上纲上线的框框所束缚,而是用事实讲话,写出[项英]条目释文,于1983年7月、10月两次印发给熟悉项英情况的老同志和党史部门,核对史实,听取意见,然后修改正式上报。

20世纪80年代初,胡耀邦对大百科全书中关于项英条目进行了审阅,并作了三条批示。这为客观公正地评价项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总政百科编辑室对[项英]条目非常关注,处理非常慎重,曾组织会审,周之同、李维民等同志反复斟酌,于1984年12月7日以征求意见稿形式,报送中央和军委领导人审示。

1984年12月17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同志,在中央办公厅收到当天,在百忙中阅看了[项英]条目,作了三处旁批。

对项英从事工人运动那一段,胡耀邦很关注。他在参与领导了1923年平汉铁路\'二七\'大罢工和1925年沪西日商纱厂工人二月罢工,1926年秋在武汉发动工人配合北伐军作战,任武汉工人纠察队总队长。

1928年出席中共六大后,参加在莫斯科召开的共产国际第六次代表大会,当选为共产国际监察委员会委员。等释文下面,均用粗铅笔划了杠杠,批示为:创党到第一次大革命是否还要加一两句肯定的话?在工人运动中还有过什么最英勇的斗争?

这看出,胡耀邦对项英从事工人运动这段历史很珍惜,还希望再加强分量。由于这是军事人物条目,又受条目字数的限制,故未再增加。

对项英领导南方游击战争一段释文:……1935年2月,根据遵义会议后中央的指示,和陈毅等一起,率领红军和游击队实现由集中作战向分散游击的转变,在与中央失掉联系、国民党军进行残酷持续\'清剿\'等极端困难条件下,转战粤赣边,领导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保存了革命武装力量,中共中央政治局对此给予高度评价。胡耀邦也在释文下面划了杠杠,还批示:充分肯定这一段,好。

项英条目在叙述他在组建新四军、指挥部队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战争的情况后,写道:他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认识不足,对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阴谋缺乏警惕,在1941年1月蒋介石制造的皖南事变中,犹豫动摇,处置失当,对新四军皖南部队遭受损失负有责任。胡耀邦又在释文下面划了杠杠,还批示:这个评语看来可以了。

胡耀邦在对[项英]条目释文作了三处旁批后,又批交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胡绳,写道:请胡绳同志再仔细斟酌一下。三个地方批了一点看法,请酌。

胡绳主任接到中办转去[项英]条目后,很快组织研究,于12月24日向胡耀邦总书记报告:总政百科编辑室所撰[项英]一条,我们党史研究室的几位同志研究了一下,我们认为,这一条总的说来是写得恰当的。

12月25日,胡耀邦总书记看到胡绳主任的信后,批示:同意。退总政百科编辑室。

从胡耀邦总书记审批[项英]条目的全过程看出,他对老一辈革命家的业绩很珍惜,对革命历史情况很熟悉,对客观的判断力强,同时还看出他工作的效率高,民主作风好。就这样,[项英]条目就定下来了。胡耀邦总书记对[项英]条目的审批,为客观公正地评价项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大百科全书中关于项英条目发表后,一度出现过反复,有人说这是为为项英翻案

1986年,是皖南事变发生45年,也是项英牺牲45周年。中央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印的《党史资料征集工作通讯》,解放军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编印的《军史资料》和上海人民出版社编印的《革命史资料》。

同时在1986年第1期分别刊出笔者为《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所写[项英]人物条目,引起学术界和新四军老同志的关注,绝大多数表示赞同。

当1987年1月胡耀邦离任后,有人说[项英]条目是为项英翻案。当时流传很广的一条,说项英1939年5月发电报反对派第六团东进,意在说明项英反对向东作战的方针。

可遍查史料,也找出那份电报,找到的却是项英1939年10月26日向中央的报告,说他们西返是不了解东进的意义,是大的失策,但已无法挽回,确定先派何克希等东返主持,不久又派谭震林去加强苏南东路的领导。

可惜,这份从反面佐证项英对向东作战角度的电报,本已排进《新四军·文献》(一)的送审稿中,却有人故意抽下来了。

有人又编造项英搞三山计划,意在说明他反对向北发展,而热衷于南进。有人甚至说项英脑子里有个三山计划。

实际上,军部参谋处三科(即通信科)在云岭驻地山上建立了一个侦听机构,负责从电波中搜集情报,对外称三山办公室(即三科设在山上的办公室),项英常去那里看情报资料,被说成是搞三山计划。

时任三科科长、后任上海市委第二书记的胡立教,1990年2月在致原新四军军部秘书长、后任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李一氓的信中说:我也算是当时皖南军部的知情人之一,我就不知道项英同志有个什么\'三山主义\'的计划或者说法。)

原国民党第三战区长官部参谋处长岳星明在《皖南事变亲身经历的回忆》一文中,写道:1940年10月中旬,在长官部一次汇报会上,战区情报室主任首先宣布了军委会的电令:\'据确息,新四军北移是假,向南进据黄山、天目山、四明山建立根据地是真,希望加强防范、粉碎新四军这一阴谋\'云云。

这是国民党方面为发动皖南事变推卸责任制造口实的。

而有人却拿国民党当局编造北撤是假,南窜是真的谎言作为炮弹,来攻击项英,实在是匪夷所思。

当时还有人批判项英对中央关于新四军皖南部队北移的指示拒不执行。周子昆夫人、老红军何子友同那人争辩:你说项英对北移的指示拒不执行,那我们这些人又怎样从皖南撤离出来的呢(当时撤离非战斗人员是北移行动的一部分,何子友同那人是一批撤出来的)?搞得那人哑口无言,非常尴尬。

事实胜于雄辩,事实证明,为中国革命做出重要贡献的项英,在党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照耀下,终于得到了客观公正的评价,还了历史本来的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