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的秩序(小说)16
文章来源: 尘凡无忧2018-06-26 08:52:34

16,

 

我后来想,假如纯青一开始就对我坦诚相告,她跟言训之间有一段情——我向来对插足别人感情的事很不屑,那时候我跟言训的感情还没有纠缠到非常深的地步,即使分离也不会让我们伤筋动骨——那么一切都来得及改变。

可惜,纯青是一个心机深沉的女人,这也是我后来才慢慢感觉到的。或者说从纯青跟我翻脸那一刻我就直觉地意识到,纯青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只不过我不愿意往更坏处想她就是了。

 

纯青跟我翻脸的事让我很莫名其妙。恰巧言训也来问我,跟纯青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他说纯青对他大发了一顿脾气。

我那时多么单纯,以为我不小心破坏了他们的“友谊”。我在言训的言语的蛊惑下,以为他们之间真的只是友谊,甚至到那时我也没有怀疑言训的话里都是自相矛盾的谎言。

我相信言训,更自信我是值得被专一热爱的女人,不会遭遇欺骗和背叛——年轻的时候我们大概都怀有过这样可笑的自信。

 

不知道言训跟纯青说了什么,纯青再来跟我联系时,却是满口的仁义道德的说教了。说什么我已婚,不该同言训网恋,这样是不道德的,等等等等,就差指着我的鼻子说我不要脸了。

纯青的口气和用词都显得太义正辞严,以至于让我反感,如果没有之前她对我莫名的指责与贬低,或许我的耳朵也不会那么逆反:她的话我一句都听不进去了。

我已经认定,能那样粗暴地对待身外人的人,不可能有教育我如何为人处世的资格。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我这一观点的正确。

 

很不幸的一点是,在网络中,越是那种没有资格教育别人的人越是一脸的正义忠诚和贞洁。

在最初打交道的时候,人们很容易被他们高大上的言谈迷惑,将他们视为君子,道德的楷模,而真相往往让人瞠目结舌,甚至恰恰相反,他们是最伪善的一个。

 

伪君子最擅长的就是伪装,很像时下里那些官员,在没有被查处之前,最清正廉洁的口号都是他们喊出来的,让人简直可以把他们捧为圣人。

而其实真正的圣人从来都是低调的,甚至自爆糗事——本来,哪里有什么真正完美的人呢,不如直面人性来得真诚坦率。

 

我是一旦发现了一点真相的马脚就绝不会再轻易相信的那种人,可以允许别人骗我一次,但我不允许自己再上第二次当。

纯青对我的态度的剧变让我从内心里否定了她。去除了最初对她的好感的情感因素,我的理智恢复过来时,直觉也开始发生作用。

 

我直觉纯青也在跟人网恋,而且网恋历史不短——这可以从她的文字里看出来——却如此声色俱厉地教训我的精神出轨,我简直要在内心里鄙夷她的装模作样了。

何况纯青并不知道我跟言训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又如何走到精神恋爱的境地。还有什么比给别人扣帽子更容易更自以为是的事吗?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好奇,纯青要自我感觉多么良好才能那样对待我。

 

而后来一步步的事实让我一点点更加看清纯青的为人,事实证明,我的直觉完全正确。她确实一直在与言训暧昧,甚至在我向她坦白了我跟言训在精神恋爱的事实之后,她依然没有退出,仍然纠缠其中。当然,她不再以纯青的面目示人了。

假如一个人的命运是既定的,那么我相信灵魂的样式也有它既定的模样,或者说,每个人的灵魂都有它的特殊的三颗痣在上面,无论网络给人提供了多么千变万化的可能,你就是你,再怎样变都改变不了灵魂的核心质地,就像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样。

 

无论纯青后来以纯白,纯蓝,纯黛或者其他名字出现在网络里,只消几个交道回合,我就可以认出她来。每当看着换了马甲,自以为我认不出她来的纯青变着口气与我搭话时,我对她既不屑又同情。

她始终没有从言训和我之间退出,始终在争夺言训,假如可以用勾引这个词的话,大概这个词更合适。

 

有时候我想,言训有什么好呢?他无非就是会舞文弄墨附庸风雅一下,若不是我和他相依相伴这么多年生发了超越爱情的情感,若不是每次我转身离去他都苦苦挽留,我想不会选择他,仅仅因为他的花心与谎言。

我想对纯青,言训一定也是动用了谎言来笼络她的。自始自终,在我这里,言训从来没有承认过他喜欢纯青,甚至说他们早就没有了联系。

 

言训后来在我因为怀疑他四处留情拈花惹草而拒绝再与他文爱的时候曾经说过,他如果找别的女人也只是为了满足需求。

你就当我去找妓女了不好吗?言训这样向我解释。

我想纯青一定不知道言训对我说的这些话。每当念及此,我心里又为纯青感觉悲哀。

 

现时代的女人们在获得知识与生存技能的同时,也获得了追逐爱与自由的权利,女人们比以往任何时代都前所未有的得到解放,知识获取的解放,工作机会的解放,以及性解放。

女人们学会了所有作为人的技能和本领,在各个方面比拼甚至超越男子,却渐渐丧失了一项女人天然具有的最重要的品质:自爱。

 

我不知道纯青在明知我和言训是情侣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横插进来,难道她不懂得自爱吗?或者在她心里只是因为嫉妒而让她疯狂,她更多的不是爱言训,而只是想打败我,表明她比我强。

后来我看到纯青时时处处显露的爱情的观点,大约就是女作家张爱玲随口说过的那句话:爱就是低到尘埃里。即使明知道他有几个女人也不在意,也要做他情感世界里的几分之一,就满足了。

我对这样的观点只有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