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亚琛大教堂前的寂寞男子 (图)
文章来源: 小宇宙2010-08-19 01:28:49






华商报首届联谊会的最后一晚,泡完温泉的我们还意犹未尽,不想马上离开亚琛这个美丽的城市,虽然已经将近子夜,三三两两组合在一起自由行,我跟吴博士夫妇和岩子同车,想去看一眼号称德国第一个世界文化遗产的亚琛(ACHEN)大教堂。

车到市中心,找到车位停下,四处张望,我看到前方一个高大暗旧的建筑,猜想是,但又不确认,正好一个中年男子在往我们方向走来,岩子上前一问,他说就是前面那个,3分钟走去就到。并热情而主动地说,我可以带你们去。

我们当然高兴,这么晚有个当地人引领,可以免了我们因周折而浪费的时间,早点回到蒙绍(Monschau)大本营。一会儿,映入眼帘的便是亚琛大教堂。虽然在浓浓的夜色里看不清楚,感觉它虽然比不上科隆大教堂那么高大宏伟,但人物砖雕精致,丰富,同样气势非凡,令人震撼,确实值得来看一眼!

男子介绍自己是当地的文理高中德文,化学老师,怪不得看到我们学生似地求知欲而忘了回家时间,兴冲冲带我们围着教堂前面,侧面地讲解,从历史到典故,甚至还领我们穿过一条小巷,到一个小男孩抱鱼的雕像前讲这个从前鱼市的历史。

男子眉飞色舞,津津乐道,好似作为一个亚琛人对旅游者溢于言表的自豪,也好似遇到我们德文说得像德国人一样的岩子兴奋,更因为他说他的女儿10月份要去中国宁波,上海当地,住在宁波交换学生家庭,他希望女儿碰到如他一样,对外国人的热心人。我跟他说,您放心,中国人对外国人,尤其是欧美人都特别热情,您的女儿肯定有难忘而美好的经历带回家!

他还与我们的岩子翻译家滔滔不绝,岩子甚至抓紧时间传播中国文化,趁热打铁教他几个简单的中文字,不无幽默地说,一,只要一横,男子说,我知道了,二是加一横,三是再加一横。。。。。,他们聊得正欢时,他接了手机电话,告诉岩子,她的女儿不相信,他正在和一堆中国人在一起,于是,岩子便接过电话,替他清白了几句,说中国女人向你问候,当时我在一边与吴博士夫妇说话, 误以为他太太催他回家了,半夜路遇中国女人迟迟不回家,子夜已过突然有中国女人还向她问候,就说:吴博士,赶快去说声中国男人也向你问候,消除她的误会。

大义的吴博士正想跑去解围,听出电话一头打来的是他的女儿,就没去接话,不过可能他太太就在一边“垂帘听政”。

我又犯了喜欢想别人所想的老好人毛病,情愿自己玩的不痛快,不想让一个热心人因为我们的问路闹出家庭不愉快来。也怕我们晚回大本营,把先到睡下的室友吵醒。我想出一个礼貌又能尽快让他停止滔滔不绝的兴奋讲话的办法,在一旁叨叨絮絮提议:我们留下双方的电子邮箱,日后可继续联系,探讨。如果您女儿去中国前后需要打听什么,可以写邮件给我们。

这个办法还真是起了效果,在交换电子邮箱后,我们与他告别。我们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到歌剧院前拍几张照,返回我们的停车街道。走着,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迎面而来,走近一看,大家都小小吃惊了一下,又碰上了,就是刚刚那位热情的老兄!不同的是,他此刻手里捏着喝了大半的啤酒瓶,一点不像刚才的侃侃而谈风流倜傥模样,更难以与他在课堂上为人师表,答疑解惑的教师形象联系在一起。

我们说,您女儿,太太在家等着呢,该回家了吧!他尴尬地撇撇嘴:正相反。。。。。

岩子说,怪不得他刚刚接电话时第一句话说,你又要监控我吗?!他以为是太太来电。可能是与太太之间有点问题啊!

别看他刚刚对我们陌生人那么热情洋溢,神采飞扬,原来一个人时是那么寂寞孤独啊,有家不愿回,还在大教堂前喝酒解闷,徘徊游荡。

看来不仅我们离乡背井远离祖国,亲人的游子常常感到寂寞,而一个德国当地人,白天可以被学生熙熙攘攘的人流拥裹,有听起来幸福的家庭,太太和女儿一个不缺,而神采飞扬的外表下居然也藏有一颗孤独寂寞的心。

孤独寂寞,或许是与人生相伴相随的,在任何地点时间里都会出现的一种生命状态吧! 否则,陈明怎么会因为一首歌“寂寞让我如此美丽”而一夜成名呢?

附图1,夜色里的亚琛大教堂一角 2,歌剧院 3,离亚琛30多公里的古镇Monsch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