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功过,听孩子如何评说(2)
文章来源: 乐维2012-05-07 13:11:48

-阎杰印象

阎杰是我大学同学阎文斌的儿子。1997年夏天,我从威斯康星来东部玩,专门来新州的大学同学家玩,包括阎杰的爸爸阎文斌。当时阎杰大约才十岁,一个怯生生的小毛头,红着脸打个招呼就玩去了。

过了四年,2001年春,我们搬到了新州,阎杰的爸爸帮助在离阎杰家一英里左右的地方租了一个公寓住下了。新来咋到,人生地不熟,求助阎文斌就顺理成章了,而且阎杰妈妈关小娟也是个乐于助人的人,他们帮我们解决了不少问题。阎杰也一下窜到了和爸爸差不多高的半大小子,只是还是很腼腆,话很少。

我和他妈妈周末在普林斯堡太极俱乐部打太极,有时聊起小孩体育的事。关小娟年轻时在内蒙是地区排球队队员,阎文斌在大学期间和我一样是班上4X100米接力队员。阎杰在遗传上应该有些天赋,可是关小娟告诉我,她让阎杰试过很多项目,不是阎杰不行,就是他不喜欢。当时发现阎杰对击剑还有兴趣,所以她就送他去学击剑。

后来她妈妈说,他代表学校参加了奥林匹克Science竞赛,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又在Kumon当辅导员。有一次他妈妈有事,让我去送他去Kumon然后再接他。见他自己上餐馆买吃的,给人辅导时挺大方自信。

阎杰不知不觉地长大了。前年冬天,她妈妈说阎杰申请了普林斯顿大学。后来告诉我“提早决定”申请没有批准,但是放在了等候单子上。开春后,阎杰收到了普林斯顿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小伙子要读大学了。我觉得他还挺神的,97年还是一个小毛头,2005年就成了大学生了。真是“男大十八变”啊!后来见到关小娟时我说,我什么时候和阎杰聊聊如何?

她答应了,阎杰也同意了。没有多久,在阎杰上大学前,我来到他家,和阎杰谈了两小时。时间大约是2006年夏天。阎杰的中文能听懂,但说起来很吃力。所以他基本上使用英文说,而我是中英文夹杂着说。下面是我们的对话。

问:阎杰,你现在上了大学了,祝贺你! 你看到的大学和你原来上大学之前对大学的想象有什么不同?上大学后,你感到最大的惊奇是什么?

答:最大的惊奇就是,大约有50%学生考试只能考50%的分数。现在学校有规定,顶多只有30%的学生能得A(看来这名牌大学上起来也不轻松啊!)

问:现在回头来看,在中学时,你觉得爸爸妈妈在哪些地方对你帮助很大?

答:参加CLUBS,比如像科学俱乐部和飞盘俱乐部。

问:参加俱乐部是你爸爸妈妈让你去的还是你自己要去的?

答:我自己的决定。因为我爸爸妈妈不喜欢强迫我去什么,包括强迫我参加CLUBS这样的事情。只是鼓励我参加各种活动。

问:这些俱乐部的活动对你帮助很大?

答:是的。

问:除了俱乐部活动,我听说你曾代表学校参加了Science奥林匹克比赛,还获奖了。

答:是的。去年我们获得了分区比赛第一,新泽西比赛第六。

问:参加飞盘俱乐部也是你的主意?

答:对。

问:听你妈妈说,你是队长?

答:是的。原来是有校队的,后来因为经费问题,被裁掉了。

问:但是你们还是代表学校参加比赛?

答:是。我们得过一个第二,第三,还有一些其他的名次。参加这些活动,给了我们很多愉快的时光。

问:在科学俱乐部,你做什么?

答:我开始是一个一般成员。到了高年级,我当了主席。

问:加入这些俱乐部对你的交流能力有没有帮助?

答:肯定是的。

问:你妈妈试图找到一个适合你的体育运动,但找了很多你多都不太喜

欢。最后这个飞盘俱乐部是你自己找的,你为什么找这个呢?

答:是。因为我以前曾经试着玩过。

问:你妈妈说你还练过击剑,而且还比较喜欢。

答:是的。

问:怎么又不练了呢?

答:我不算很好。加上我的大多数朋友后来都不练了,练的人我都不太认识了。

问:你爸爸妈妈曾让你学过钢琴吗?

答:是的。

问:你觉得怎么样?你后来是不是一直学呢?

答:我停止了。因为我学贝斯(大提琴)了,我没有时间学钢琴了。

问:学贝斯是你的决定还是你父母的意思?

答:那是我的决定。

问:你觉得你喜欢贝斯。钢琴你练了多久?

答:三个月。

问:只有三个月?那是很短的时间。小提琴呢?

答:我从来没有学过。

问:你学贝斯加入过什么俱乐部吗?

答:学校的乐团。

问:你练了多久?

答:七年。

问:学贝斯是不是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答:丰富了我的业余活动。但是对考大学没有什么直接帮助。

问:你现在还拉贝斯吗?

答:不拉了。我没有时间参加乐团了。玩贝斯只有参加乐团才有意思,不然没有什么意思。

问:什么时候开始不练的?

答:高中三年级,因为时间安排不过来。

问:中国家长很看重SAT,你觉得SAT和其他比较,比如四年的成绩,体育运动,参加俱乐部。什么更重要呢?

答:我不太清楚。因为我不是招生人员。

问:你认为小孩应该学多少乐器合适?是不是钢琴,小提琴都要学呢?

答:家长不能主观臆断地去让孩子学,而是要根据小孩的兴趣。

问:你的意思是,如果小孩对某种乐器没有兴趣,那他就不应该去学。

答:是这样。

问:你现在看,假如你能重新上高中,你觉得你是不是会有一个不一样的计划呢?

答:肯定会有一个不一样的计划。

问:那些地方不一样呢?

答:我会早一些参加飞盘俱乐部,也会早些加入冬季田径俱乐部。

问:你什么时候参加的田径队?什么项目?

答:上高三和高四的时候。跨栏。

问:110米栏?

答:55米。夏季田径是110米和400米。

问:55米栏?

答:对,是室内。

问:是不是冬季田径就是室内田径?

答:是。

问:你参加过室外田径赛吗?

答:高四的时候。但参加不多。

问:是不是太晚了?

答:是的。

问:为什么你那么晚才参加田径俱乐部呢?

答:因为我对田径知道得太少。

问:那你怎么后来又参加了呢?

答:我当时是想有一个好的身材,还有就是玩飞盘要跑得快,我就去跑步。才知道自己跑得快。

问:你参加过比赛吗?

答:在春季,我们在Mercer县得到了110米高栏接力的第二名。

问:你的成绩是多少?

答:55米栏,我的最好成绩是902110米栏我的最好成绩是177

问:我也跨过110米高栏,那是在大学的时候。我的成绩是184。不如你。当时我不是专门练跨栏的,只是参加十项全能时其中的一项。但我知道你的这个成绩是很不错的。除了田径俱乐部,还参加什么呢?

答:我还将早点参加科学俱乐部。我是到了高三才参加科学俱乐部的。我只到高二才参加科学夏令营。

问:你做了一些什么义工?

答:中文学校,SFS

问:SFS

答:就是Students for School,是我们自己成立的组织。

问:那你们都做什么呢?

答:课外辅导,社区活动。

问:中文学校你做什么呢?

答:中文学校放学后检查整理教室,课外辅导,教授英文,编辑《小语世界》。

问:义工是不是很重要?如果考大学不考虑做没有做过义工,你想还做一样的义工

吗?

答: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受益很多。我并不是很有兴趣做。如果不用做义工,我可能会做些别的有兴趣的事。

问:你觉得你的参加体育CLUB对你考大学很有帮助?

答:我认为参加体育运动对考大学没有太大关系。主要是你要表现出你的兴趣和长期坚持下去的承诺。

问:你现在住在学校,和以前住在家里有什么不一样?有什么不适应?

答:我没有觉得什么不适应的。

问:我原来也是大学生,我觉得大学讲课教授讲得多,讲得快。一般学生在课后要用很多的时间才能搞懂。不像中学老师尽量会在课堂上让学生听懂。

答:这是因为在高中,学生没有什么课后时间。在大学,学生的课比较少,课后时间多。你可以在教授的答疑的时间去问问题,得到帮助。

问:你喜欢这样吗?

答:我想这很好。

问:你现在还参加什么俱乐部吗?

答:飞盘俱乐部。

问:你们同学来自不同的家庭,你和他们的关系怎么样?

答:很好。

问:有没有和爸爸妈妈意见不一致的时候?

答:有。不过只是一些小事情。

问:生过气吗?

答:当然。主要是小时候。

问:你爸爸妈妈不太管你,你会不会常常控制不住只顾玩而不好好学习了?比如,玩你很喜欢的电子游戏?

答:不会。因为如果我学得不好,我会觉得很不好。我就会努力。

问:看来,你很有自我控制能力。

答:有时也有失控的时候。不过一般还可以,不会太糟糕。

问:有什么不足之处吗?

答:有时有一点点懒。

问:对将来有什么打算呢?

答:还没有确定。可能做科学家,或教授,老师什么的。我喜欢学科学。

问:我知道。你什么方面最好?

答:数理化都好。最好的是化学。

问:你爸爸就是学化学的。你是不是得到过你爸爸的帮助呢?

答:我从来没有向他问过化学问题。

问:看来你不需要问了。你觉得你的什么方面是你最值得骄傲的?

答:我认为我总是保持能愉快的心理状况。

问:如果有不顺心的事呢?

答:我尽量不去想它。想事情的好的方面。

问:所以你总是感到高兴?

答:对。

问:对中国父母们有什么希望?

答:希望不要强迫孩子去学他们不喜欢的东西,让他们自己做决定。

 

这还是去年夏天的事了。回来后,整理了一下,Email给关小娟。她看了,说很真实,也不错。但是显得只是一问一答,没有展开,比较单调。我也有如此感觉,后来找了一个时间与她专门聊了一次。

聊起如何培养阎杰的,关小娟说,阎杰从六年级起,每年都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 Hopkins)的夏令营,那里有各种各样适合不同年龄孩子的课程,阎杰非常喜欢。几年来,他在那里学了很多东西。特别是在高中期间,他学了高中速成化学和速成物理。回到自己的高中后,他通过了学校的考试。凭此考试成绩,他高中的普通化学课和物理课就免修了, 直接进入AP班。他对科学的热爱基本上是从那时开始的。所以她认为,送孩子去那个夏令营对挖掘孩子的潜力会有帮助。

她的另一个经验就是要鼓励小孩根据自己的特长参加各种活动,但不要太多。因为参加得太多,没有一项很突出,会占用太多的时间,耗费太多的精力,使孩子的学习受到影响。所以她鼓励阎杰在保证学习好的基础上,找一些适合的体育项目及课外活动,充实自己,丰富生活。她曾帮阎杰找适合他的体育项目及课外活动,但最后还是阎杰自己发现了自己的兴趣和特长所在。

一晃一年多过去了,2007年暑假前阎文斌告诉我,阎杰选了中文作为他的外语课。暑假要参加 “普林斯顿在北京”(Princeton in Beijing) 的中文课培训项目, 在北师大学了两个月,可以当成普林斯顿大学学分。阎杰过去学中文都是应付父母,没有好好学过,所以一直是只能听,不能说,更不能读写。现在,他竟然主动要求去学中文了。这次是他要学,为了自己学,而不是为爸爸妈妈学了。

几天前,我听关小娟说,阎杰在北京学习期间,老师全部用中文授课,而且要求学生们只讲中文,不讲英文。两个月下来,阎杰的中文突飞猛进。他的会话和写作能力的提高让爸爸妈妈惊喜万分。过去和大人们说话几乎全用英文,而现在已经可以用说很流利的中文了,用中文写的文章也让父母刮目相看。

阎杰的变化让我想起了一句老话:“树大自然直”。你操了半天心,没有用。如果他

哪一天懂事了,他自己就知道怎么做了。当然每个孩子醒悟的时间早晚与程度是不同的。

10/3/06 初稿,
5/7/12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