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与奶奶的主要矛盾
文章来源: 我生活着2019-04-23 08:21:04

 

早春三月春寒料峭,早晨刚下过一场大雨,涨了潮的河水混杂着泥土变得浑浊。早上九点多,河边洗衣服的女人都洗好衣服回家吃过早饭下地干活去了,安静的河岸边蹲着一个穿着水鞋,裹着头巾的小个子女人在洗衣服。

“七妹,你怎么不下水洗衣服哦?”从桥上走过的叔公觉得奇怪,昨天还看见七妹站在河里洗衣服。

“叔公,我今早三点刚生下女儿。”叔公年纪大了眼花,七妹向叔公解释。

“唉,阿素也是的,儿媳妇刚生完孩子也不帮忙洗衣服。”叔公叹着气摇着头走了。

七妹是觉得委屈和难过,但她已经习惯了。这是她坐的第六个月子,生前三个孩子的时候,王南方的奶奶还健在,是她照顾七妹坐月子,帮她洗衣服,烧祛风寒补气血的草药水给她洗澡用,给婴儿洗澡。

生完第四个孩子的时候,七妹像生前几个孩子一样躺在床上享受坐月子,早上,老二推开七妹的房门哭着肚子饿要吃饭,七妹拖着虚弱的身体起床走进厨房,冷锅死灶。阿素进菜园去了,七妹马上明白家婆的意思,她马上生火做早饭,孩子们都吃饱了,家婆也代替她去生产队劳动去了,七妹挑起脏衣服去河边洗。

此后坐的几个月子都是七妹跟家婆互换位置,她月子里带孩子做家务活,家婆进菜园去生产队劳动挣工分。

七妹月子里的脏衣服,阿素一次也没有帮忙洗过。周围做家婆的都帮儿媳妇洗衣服,关系好的帮忙洗一个月,差一点的也能帮忙洗一个礼拜。七妹与家婆相处向来是任劳任怨,安分守己地做一个小媳妇,不争权不邀功,因为家婆比她有能耐,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她也体谅家婆曾经受过的苦难。但坐月子家婆不帮忙却寒了七妹的心,七妹曾暗暗地发誓:以后家婆老了,需要人端屎端尿伺候的时候,我也不会理她。

阿素是村里的党员妇女干部,是一个比较讲体面的女人,但她对儿媳妇就是不冷不热的,帮她洗月子里的脏衣服,实在是心不甘情不愿。

阿素五岁就到王家做童养媳,三十岁不到就守活寡,解放前丈夫因为抽鸦片逃难走了,她一个女人瘦弱的肩膀替丈夫支撑着上有老下有小的大家庭。解放后她丈夫回来了,可是他在外省已经有了另外的妻室,绝望的阿素选择放手。

阿素生了4个孩子,其中一个女儿很小就卖出去给人做童养媳,结果还没长大就死了。另外3个孩子是她的骄傲,是她所有辛劳付出的回报,七妹要分享她的胜利果实,她心里不舒服,而且她心里一直觉得七妹配不上她的儿子,她惦念儿子的童养媳,那是阿素从小带大的好帮手,最贴心的女儿,可偏偏儿子不喜欢。

其实,七妹是比较活泼开朗多话的女人,刚嫁进南方家的时候天天跟南方的老奶奶叽叽喳喳地讲过不停,跟南方也是有说有笑恩恩爱爱。

渐渐地,七妹感觉到了家婆对自己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晚上关起房门,七妹问南方怎么办?

南方理解他的母亲所受的艰辛和痛苦,他安慰七妹说:“我们的相好会刺激到母亲的伤痛,我们平时少说话,多体谅一下母亲的感受。”

七妹也是个倔强不会讨巧卖乖的女人,她只知道埋头苦干让婆婆安心,少说多做不让婆婆挑刺儿。婆媳俩从来不吵架,但彼此的沟通交流也不多,阿素的孩子们就是在这样安静有序,但缺少活泼的家庭气氛中成长的。

温饱还是大问题的年月,有一天,阿素去城里女儿家住了2天,回来发现满满的一桶米少了很多,隔壁的大娘路过问一声,“阿素婶回来了?”

“回来了。可惜走了2天也没有把米省下来。”阿素说话喜欢含沙射影,她从来不直接说七妹的不是,但她对七妹过于慷慨大方的为人很是不放心。

里屋的七妹听懂了家婆的话外音,感觉一股寒意袭来,她的心紧缩了一下,家婆没把她当主人,像防贼一样防着她。她老老实实走到阿素面前,“娘,昨天我哥来了,我装了2升米给他。”

阿素也不好再说什么,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阿素也深为自己对儿媳妇的刻薄、计较而羞愧。七妹的吃苦耐劳省吃俭用她都看在眼里,七妹的无私和大方,阿素也清楚。一次阿素娘家的侄媳妇来探亲,阿素叫七妹拿些点心给侄媳妇带回去吃,七妹竟然把全部点心都送给她了。阿素心疼得也不好说什么,心里叹息七妹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

阿素七十大寿过后才慢慢地把家政交给七妹,七妹之前从未插手,但因为受家婆耳濡目染几十年的影响,上手挺快,阿素可以放心地当甩手掌柜了。

当了家的七妹还是跟以前一样尊重请示婆婆,阿素欣慰的同时也深感愧疚,因为七妹坐月子的时候她没有尽到婆婆的责任。这是婆媳之间最大的芥蒂。

可是好强了一辈子的阿素不会向儿媳妇低头认错,甚至也不让七妹有羞辱她的机会。她很少生病,八十二岁那年因为感冒躺在床上一个星期左右,七妹给家婆端茶递水,做家婆喜欢吃的可口饭菜。

那天中午吃过七妹做的葱花瘦肉粥,阿素对七妹说:“我想洗个热水澡。”

七妹烧好热水装进桶里提进冲凉房,想扶家婆去洗澡,阿素摆摆手,“我自己还行。”

阿素舒舒服服地洗完澡,在客厅坐了一会儿,跟来探望她的左邻右舍说了些话,然后进房间躺下。不久,一声长长的“咡……”从阿素的房间传出来,七妹和坐在客厅里的叔婆、大娘赶进房间的时候,阿素已经走了。

七妹伤心地嚎嚎大哭。其实,她早已放下了家婆对她的伤害。

~~~~~~~~~~~~~~~~~~~~~~~
后记: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婆媳两个女人的相处总是有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的问题。奶奶在大是大非面前能做到大气、包容和谅解,但在一些个人喜好和情感中她也会特别地情绪化。母亲是一个真正善良的女人,因为她的忍让,才有家和万事兴。奶奶过世后,她才真正翻身做了主人。

我们兄妹都是奶奶带大的,对奶奶怀着一份特殊的情感。奶奶的格局和处事方式更加能给家人带来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