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前后的一代

出生于60年之前那一年,经历过饥饿——食物饥饿和其他所有的饥饿,后来吃点有点饱,于是想说说写写。
博文
(2019-09-18 13:04:32)
格局田老板老谋深算,深谙格局之道,老伴死后,一直未再娶,虽然有时寂寞难熬,但他还是忍了下来,他警惕任何女人对他的主动接近,以防有人以区区一小格子来破他这个上千万资产的老板之局。儿子小田已到了成家之年,儿子自然是自己局中的一格,好在经常教导儿子格局之道,他似懂非懂,已有不少长进,但要达到炉火纯青,还须历练历练。小田新结识了一个女性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16 13:55:59)
发烧躺在床上,还是睡不着,时间还早,医生说要卧床休息,多喝水或果汁,几天就会好的。除了感冒,还有点发烧,可以用冰袋降温,但这点温度还不至于如此,把双臂露在外面就行了,被子也不厚,感觉不热。拿起手机翻看着打发时间,看到一条老新闻,说是美国科考队在南极企鹅的血液中发现有DDT的痕迹。DDT早在70年代中后期就禁止使用了,这都过去了40多年了,而且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教师节里忆老师往事如流水,只在记忆中。文革初期上学,文革结束时在下乡的农村迎来了首次高考。正如当年常听到、看到的雄文描绘的那样: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一个史无前例、旷古绝今的时代。在大千世界的一隅,一个小小的浅滩,相对平静的水面也有激荡,尽管渺小,翻滚的波浪也有泥沙的起伏和鱼虾的跳跃。从小到大有过很多的老师,所在的学校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9-13 16:23:43)
九州列车上的旅客人生就是旅途,出发,到站,再出发,如此循环,直到终点。那时都是绿皮火车,票不多,能得到窗口的座位最好,而且是面向火车前进方向的,想睡时可以使用座椅的靠背、车厢的墙面和座前的小桌板,能随手拉开车窗,还能沿途观望风景。特别是在盛夏,车外的风迎面吹来,一解车厢内的闷热,真爽。卧铺当然比座票好,虽然贵了点,但票数就少了。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9-12 17:05:44)
高屋建瓴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村落,全部的村民都住在一所巨大的楼房里。谁也不知道这楼房有多少年了,从古至今就一直在这里。据说历史上经过了很多很多的战乱,打烂了又重建,建好了又打烂,每一次的胜利者都是引导着村民按原样把房子修好,增高加固,底墙加厚。村里的最高统帅村长说:只有紧紧地团结在一起,才能抵御外敌,共享幸福美好和平等的生活,建成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9-11 16:20:00)
海外酱缸圣比罗小学坐落在一块绿色开阔地的东北角,几幢高高低低、一两层高的房屋连成一体,从远处往学校这边一望,觉得学校像是大酱缸中的一块疙瘩,幸好有它自身的砖瓦色调,还能被分辨出来,若从高空远远看去,会不会误认为是绿地当中的一个土丘呢?灰色的篮球场,四周散落着几颗不太高的枫叶树,虽然不大靓丽,却有一份执着的坚持,脚下踩着一大块绿色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11 17:18:18)
乾隆逸事话说当年大清与远道而来的大英帝国打交道,刚开始也是物以稀为贵,有过一阵好奇和开心。英皇派出对外联络大臣来到乾清宫,以半跪的礼仪见到了乾隆皇帝,虽说是礼数不够,但念及外夷蛮帮之身份,也就不计较了。高坐龙椅之上的乾隆打量着这黄发高鼻、长得有点怪异的白人,足足发呆了一阵,心想这就是能打造出精美的钟表、航海的铁船和枪炮之人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05 11:07:49)
一碗粥为了能留出充裕的时间在年底回来,处理完今年的事务,在2019年初的腊八节与父母履行那个多年从未间断的约定,2018年12月初梦晚舟决定提早出发。这些年腊八节就是福星高照,在此段时间里做事总能取得一些出奇的成就。在温哥华的老公却打来了电话:“亲爱的,知道你这次去墨西哥事关重大,还是从温哥华转机吧,到家小息一下,”梦晚舟的老公在电话那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11 08:37:23)
冬游古巴-2018.12.温哥华突然发现自己今年还剩下好多天的假期没休,时近年底,这里的规矩是假期天数有定,休假计划自定,自己不定,经理指定,急忙上网,看看哪去,心里有想,问问同事下决心。寒冬腊月,鸟都南去,我也跟进,去古巴?还是墨西哥等其他?矛盾在心。一腔热血心头涌,红旗当年漫卷云,纵观世界地图,老墨在西,它姓资;古友在东,它姓社;是西风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10-31 12:12:38)
画像唐人街饱蘸不朽的墨汁一只千年的九州毫笔早已写满了华夏边陲之地又挥洒到千山万水的西洋之滨像是一条笔划收尾时不经意的漏底是谁捡回了那支笔?一行褴褛、漂洋过海的觅食人群从未舞墨、迷离涂抹依稀画出了一个故乡华夏的记忆—他乡的唐人街、魂的继续虽然天庭离得很远头上还留下一根不愿舍弃的辫子游离于社会的边缘之外却刻出一股水滴石穿的坚韧写下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