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翩翩叶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博文

让人着迷与感叹的一个女明星的选择 "她生如稗草,曾那么努力地在命运的罅隙里,伸展、向上,传递着生命的渴望,爱的渴望,但最后,零落成泥碾作尘,一抔黄土掩芳魂。" 选择,人的一生无时无刻不在选择。绝大多数普通的老百姓无权无势,在每次的历史大变革中,无从选择,只得听从命运的按排,随波逐流。然后,对于极少部分的特殊阶层的人来说,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3)
(2020-07-13 06:01:04)

伊被分配到了仪表局下属的座落在偏远落乡的五角场的一条小马路上的一个国有大中型企业。上班要调二部车子,一点也不方便。伊觉得好像一下子把她從上海摜到郊区进入了另外一个陌生世界,难免心里有点失落。但一想到以前买副大饼油条都要伸手问爷娘讨钞票,现在自力更生出道了,而且做大人了谈朋友也光明正大用不着偷偷摸摸了还是暗地里高兴了一阵。伊被分到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2020-06-26 04:35:35)

如果伊是一朵喇叭花,阿四头肯定是一朵娇艳盛开的玫瑰花。高中畢業,这個長得既不像爹又不像娘越長越好看,男同學看了她一眼眼晴都就转不回去,魂灵也要落掉的阿四头進了定向培訓旅遊職校。畢業以后去貴都大酒店做了服務員。九十年代,谁也没想到好多小青年脑子都瓦特了紛紛削尖了腦袋打破了頭拼了命也想挤進这个服务性行业去。反正他们的爷娘是看不懂這種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2020-06-05 07:44:04)

上海弄堂一支花的前生今世 "弄堂是老上海人抹不去的记忆,多少故事多少记忆,都曾在这里上演和落幕" 而作為上海的弄堂里的女人,长得漂亮,是你的天赋。活得恣意,才算侬真正有本事。 伊是90年代末上海一條名气不大的弄堂里的名字叫出來却乓乓响的一支花,伊不是嬌艳欲滴的玫瑰花,也不是含苞欲放的迎春花,更不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9)

妹妹以前活得多自在,午休时间还能与同事溜出去吃吃喝喝玩玩。以后要夹着尾巴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喽。 昨天与囯內妹妹通话,妹妹说她现在摇身一变,最新的身份是保姆了。哎,同是天涯沦落人,姐姐我已是"养在深闺无人问",公司到现在还没向姐姐伸出橄揽枝,聽說經常發伊妹兒慰問我们這些"壮志未酬,赋闲在家"的人员的最高層近日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6)

在"晒晒親情"這篇博客里提到了我爸在我剛上班不久給我們姐妹俩各買了一枚戒指。但戒指后面隱藏的是一個讓我至今五味雜陳,難以釋懷的故事。 儿時,看着媽媽喜滋滋地點着出差才能換回來的全國糧票,我們小人兒就知道爸爸又要出差了。他經常出差,近的去上海的后花園江蘇,浙江,遠的會去廣東北京。一旦知道爸爸要乘飛機去京粵,可以看到天安門,可以去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疫情下的暑期工,打還是不打 疫情下的暑期工,打還是不打? 今年年初的一天,正在上大学的大儿子大寶告诉我们,他又拿到了去年同所大学打工的另一个实验室的offer。去年他们实验室从全國諸多大學1000多个申请者中招收了十多位學生,(这个数字是后来他们的头告诉他们的,让他们为自己而感到自豪)。有阿省的,也有卑诗省的,当然更多的是像大寶一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0-04-20 06:38:50)
雖說已是初春,枝頭己冒出了新芽,但今天,天氣陰霾籠罩,讓人心中頓生一片寒意,想起了遠在萬里的上海。去年的此時此刻正是我揮別家人的時候。 去年,我回加的當天中午,媽媽說,想去樓下不遠處買個振鼎雞,現在小紹興三黄雞落鄉了。家人都喜歡吃,媽媽想當然認為我也會。她說,"你們加拿大吃不到的,/"。為了與媽再多呆一會,我就陪媽一起去。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2020-04-17 08:15:39)
前年回去,看中老爸的一塊手表,我婉轉地表達了我喜歡的意思,爸爸揣著明白裝糊塗,沒有表示。真是鐵公雞,一毛不拔。但因為是自己的親爸,爸爸需要有人陪他聊天,陪他聊,我哥我妹都各顧各去上班搶銀子,我度假省親只得乖乖坐著陪他聊。 老爸家老家还有一幢老房子,当时让佣人看管著,沒想到一管就管到現在。每次老爸回乡,他们的后代聽聞風聲总是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我现在不用上班了,不出意外,我也加入了百万失业大军的行列了。 我們公司不屬於essentialbusinesses,So,公司不得不關門。拜拜了,我的高跟鞋,自从象牙塔出来,我就喜欢穿让人看了心惊肉跳的细高跟。拜拜了,我的呆板的工作套装,配长裤的或配短裙的,不是黑的就是灰的但永远不会出错的西服,拜拜了,我的这个循规蹈矩,不用创新,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平凡而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7)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