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而无尽

说吧,说你的寂寞吧!
博文
今天巧,和同事F一同下班。 F是正宗CBC。父母青年时期从香港过来,在这边立业成家,北国即家园。生于斯长于斯的F,港风和洋味混杂,不减肥的时候几乎天天一杯珍珠奶茶,冬天就算北极寒流也是光腿裹绸裙。人很是开朗,一笑,眉眼都在跳Zumba。 与F说说笑笑一同下楼,忽然留意她右后小腿有些青筋鼓胀,于是指给她看,想着是静脉曲张。F扭头看看,说,哦,好像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04-14 19:11:54)
上星期五早晨,在经历了又一个严重缺觉的夜晚后,我决定断奶。
妹妹8个月前是每晚醒一次,8个月后,开始二次,然后3次,偶而甚至1个半小时都管不了,而且很容易哭。我的奶水看来完全填不满妹妹日日见长的小肚子。断奶是对我们俩都好的决定。
只是,妹妹对各种奶瓶的痛恨和她的倔强让我一直没勇气停止母乳。
上星期五,凌晨,困眼朦胧中对自己说,就是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阅读 ()评论 (0)
(2006-03-29 20:11:55)
1942年,西昌好不容易织完最后一行,郁珍用左手搓揉着右手发麻的中指,这才有机会抬起头舒一口气,“多好看呀”,郁珍看着手中花团锦簇的毛毯,心想,“也不知道哪户人家会用上,一定是个小姐”。可一转念想到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用得上,郁珍鼻子一阵发潮,连忙把脸轻轻埋到毯子上。“收空(工)了,收空(工)了”,听着大麻子的一把破锣嗓,郁珍忍不住一笑,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