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有多远

狡兔又建了个新窝了(http://blog.sina.com.cn/bradnor), 欢迎访问!
个人资料
心远地自偏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03-03 08:59:06)

夫见道者,譬如持炬,入冥室中,其冥即灭,而明独存;学道见谛,无明即灭,而明常存矣 -四十二章经 法界缘起 这次旅行源起经常听的一个关于中国古建筑及佛教美术史的播客节目。做为一个每日通勤三个半小时的重度播客用户,虽然听的节目很杂,但真正心水的也就那么几个。所以当组织线下活动的帖子一发,尤其是看到主题是关于印度早期佛教的石窟文化,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年的最后一天,终于挤出时间把欠下的文字债补完,为自己点个赞先。因为一个朋友老头Alan的关系,十一月在上海的时候,特特去了瑞金饭店(现在是洲际酒店第二百家)走了圈,拍了点照片。认识Alan是非常偶然,当时只是听说老头家族原来是在中国发的家,现在的家也很大。他自己退休前是开飞机的,也参加电影特效演出,比如与斯皮尔伯格,布拉皮特等都合作过电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11-16 04:22:47)
每个人或许都有自己对上海的印象与解读,但大抵都脱不了璀璨明丽,亦或风流宛转。我这初体验的匆匆两日走下来,在转了几个场子,看了几个展览之后,却踟蹰地不知该怎样概之了。(一)上海博物馆
久仰上博的大名,倒不是它一楼的青铜器馆,而是顶楼的王世襄明清家具馆。进去后才发现,原来不只是王世襄的收藏,还有陈梦家夫妇的收藏。今年因为纪念老舍,傅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5-07 14:20:41)

如果提起圣彼得堡,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彼得大帝与叶卡琳娜女皇的荣光?冬宫十月革命的炮声?普希金决斗日的冬夜?还是十二月党人被镇压的起义与流放西伯利亚的悲歌?或者二战时列宁格勒900天围城的绝望与不屈?抑或是柴科夫斯基的翩翩芭蕾舞曲,列宾的影响一代中国画家的辉煌巨制?再或者是可以比肩世界最大最宏伟的博物馆与教堂与二战中不知所终的琥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话说习近平访英在白金汉宫和女皇她老人家吃饭,偶在家看本台新闻的转播。看了一半,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套白金汉宫直播的系统是今年夏天我们刚和英国天空电台,ITV共同与白金汉宫新闻局出资更新的系统。当然,我们单位出的是大头,这次转播我台也是hostbroadcaster。我这两年一直在主导我们单位contributionsystem的系统更新,白金汉宫就是其中的一个节点,不过前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04-19 11:50:07)


在飞机上看了一直想看而又没机会的电影“黄金时代”。第一感觉是冯绍峰没有撑起萧军这个角色。他应该是个文人气质加北方豪气的男子,有担当并兼欣赏柔情的慧眼。而冯绍峰的演出似乎太阴柔了,赳赳武气荡然无踪,令人遗憾。郝蕾的丁玲很不错,虽然出场不多,但非常之英气自信,气场很强。担得起老毛当年对丁的称赞“昨日文小姐,今日武将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做为一位常年看无聊穿越小说的有志青年,偶一直知道有责任心的写手都是要写番外滴。所以在这集台湾系列收尾时决定也要见贤思齐,写点游览传统景点的观后感作为番外。故宫,当然是人人要去的,三座庙呢,则是孔庙,中正纪念堂和国父纪念馆。(故宫)
故宫建议一早就去,我早上十点去的,故宫三宝(翠玉白菜,肉型石与毛公鼎)基本没有排队就看了。等下午时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好吧,依然是墓园探访,有密集恐惧症的同志请慎点图片。来台前我查了查阎锡山故居,因为记得有篇报道说他当年带到台湾的山西籍老兵替他在阳明山上守墓几十年。查完了后我的考据癖发作,又顺势查了另外一些国军高级将领的归宿。于是发现了这个我在台湾最后探访的地方-位于阳明山巅的“国军五指山国军示范公墓”。五指山国军示范公墓原是高尔夫球场用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傅思年一直是我非常景仰的一位学者,本来在中研院已经参观过了他的纪念馆,但在计划在台最后一天的行程时,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去台大傅园他的墓拜访一下。傅斯年是山东聊城人,其七世祖傅以渐是清朝第一位状元,所以他家也是当地第一望族。傅斯年早年去欧洲留学,最后只顾读书,不屑写博士论文,然后就华丽丽地回国当教授了,这点和他的好友陈寅恪一样。而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的非典型台湾游(IV)-秘境后慈湖这次台湾行唯一准备出台北的行程是去慈湖,它因蒋介石觉得非常像奉化老家而改名以纪念死去母亲。慈湖是老蒋停灵的地方,一般人都是去那里谒陵,并看看从台湾各地移来的蒋介石雕像公园,转一圈一两个小时就够了。
其实后慈湖更神秘,因为里面有国防部的军事隧道,防空洞工事等,加上景色优美,是蒋介石的秘密花园。五六年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