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08-23 19:51:05)

据说中年危机带来的变化之一是惜命,开始舍得花钱养生,花时间健身。中国人谈养生最爱讲究吃这补那,那一大套我不懂也不信。我觉得减少外食,尽量买新鲜的食材在家做比吃什么补品都要好。 每年六月到九月初,我们小区对面教堂前面的广场上,每个周三都有Farmer'sMarket.一色的白色凉棚下,摆摊子的都是附近小型私人农场的农民。那些鲜红肥圆的西红柿总是让我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9-08-21 18:11:25)

时不常地,还是能看到关于刘晓庆的新闻。每次我就禁不住地想:在她那一拨演员里,她确实是个人物。 两件事儿就显出这个人不一般。2002年涉嫌逃税被抓前,风声很紧的情形下,她并没有忘记把《洛神》剧组工作人员的劳务费结了。在秦城监狱的四百多天,她坚持每天在狭小的牢房里跑步锻炼身体,读英语。后来她东山再起除了许多不为我们所知的原因外,她性格里的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20 18:11:55)

在西雅图的那几天,我们住的酒店离thePikePlaceMarket步行只要五分钟。时差还没有完全倒过来,五点来钟在床上就躺不住了,于是每天早上我都要去Market逛逛。 白天来,这里总是摩肩接踵、川流不息的人流。买点儿什么、吃点儿什么都得排队。而清晨六点多钟这个时间,大棚里摆摊的小贩多还没有来,很多店铺也关着门。然而人家星巴克一号店竟然已经开门了!不是这么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8-18 09:25:26)
十几岁的时候去同学家玩儿。同行的几个女孩子都叽叽喳喳、问这问那,只有我一个不说话。同学的妈是个直肠子,当着我的面儿就说:“这小姑娘怎么不说话,就会笑呢。” 不说话实在是因为不知说什么好,又担心说错了什么;而笑是因为在人家做客想表现得有礼貌。 那个年龄段是我人生中痛苦的一章,痛苦的根源是对自己嫌这嫌那:不够聪明,不够漂亮,不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15 19:20:56)
我喜欢我现在的牙医,Dr.Y. Dr.Y三十初头,俩娃的妈。她有一种安静的美。淡棕色的大眼睛望着你的时候,让你放心大胆地把自己那三十二颗牙交给她。 今年春天我的一个Crown掉了,想找她再做个新的。检查后她告诉我:Crown虽然是几年前装的,但看起来还不错,应该可以再用几年。如果万一不行再做新的也不迟。 我去Dr.Y的诊所五年了。她是我忍着剧痛google出来的。更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面说过,写这个系列主要是整理一下这几年回国的零星感受。记录在候车室里,在熙来攘往的大街上,或是在被时差闹腾的不眠之夜,那些不邀而至的灵光一闪。过几年翻回头看看应该很有意思。 这一篇是最后一篇,也是最凌乱庞杂的一篇。写着写着可能还是会跑题~~哈哈,跑就跑吧,咱又不是作家! ~~~~~~~~~~~~~~~ 隔着十几个小时的时差,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因为每次回国的时间都短,除了家人、朋友以外,打交道最多的就是服务行业的人。总体感觉是:大家都很拼。还记得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国营体制下,从政府部门到公交零售系统,服务态度普遍比较差。那年月服务员顾客吵架是家常便饭。2000年以后(至少在我记忆中)服务行业的人越来越殷勤,以至于我每次回国都感叹餐饮零售服务态度之好。有时候甚至殷勤地有点儿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09 18:58:32)

中国人爱吃,爱谈论吃。我也不例外。 刚出国那阵子年轻,也没有钱,每次从国内走行李里塞满了零食:话梅、瓜子、果丹皮、开口松子,一样不少。在国内偶尔也下饭馆,只是那时候饭馆的数量少,自家的荷包也小,也就是XX家常菜那个消费档次的。 一年一年时光荏苒,一次次的回国中不知不觉地出去吃的次数越来越多。感觉到质变的是五年前在上海。每天早晨我都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我回国也多是花现金。 花现金被看作很土,有时候也讨人嫌,虽然还没有夸张到传闻里没有微信付款寸步难行的地步,只是再过两年现金会完全消失也未可知。然而不方便的确是有的,特别是出差要花大笔费用的时候。有一次坐高铁从北京到上海。因为我们行李多,一定要坐商务舱,而每张票是一千七百人民币,我们一行四人就要快七千块人民币。在中国银行的自动取款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想尝试着把回国的断片的点滴感受写下来,给自己一个完整的印象。萍水相逢的人每年都回去。然而出国的时间越久,对国内的感觉越难以一句半句说得清楚。那种既熟悉又陌生,既亲切又隔膜的感受。从坐上回国航班的瞬间,心里就开始不停地比较了。不是太久以前,航班上遇到的国人还大多是来探亲的父母、漂洋过海来深造或者镀金的学子,再不就是苦哈哈来淘金的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