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草萋萋梦天涯

在梦里,也许我来自另外一个星球,天空是那么的美丽,我会飞。
博文
(2019-06-10 20:58:02)
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来到美国,尽管各人来美的渠道不一样,但都是为了那个传说中的美国梦。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在安大略湖湖畔一个偏僻的小城市,有一家中餐馆,聚集了一帮从大陆来的自费留学生做服务员。当时的中国还很穷,出来的人不论背景,大多数都得放下身段,打工挣钱付学费和生活费。学生们来去匆匆,很少注意到另外两位服务员安迪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09 20:28:12)

可否与我也这样,
远离尘世的纷争,
闲坐曾经的皇家庭院,
面对山林,
幽思古今,
成为別人的风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30 21:14:39)
加州是大贝心仪的地方,上大学的时候没去成,大学毕业后找工作就盯着加州的公司投简历,最后如愿在硅谷找到一份工作。
去公司上班之前,大贝跟贝爸贝妈宣称要买一辆旧卡车,然后改成一个可以移动往人的小房间,就停靠在公司的停车场,就不用租房了。
“那多不方便呀?没有水电,没有Wi-Fi,不能洗澡,也不能做饭”,贝妈说。
“公司有饭吃,也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9-05-14 18:21:51)
如果有人在学校附近贩毒,如果你是陪审团成员,你会不会裁决他有罪?如果是我,我肯定会判他有罪。但是我因为一句话没说好,就错过了这样的机会。
我有过四次被县法院传召做小陪审团候选人的经历。第一次既害怕又好奇。那时还没有GPS,加上自己开车水平有限,在别人看来闭着眼睛都能开到的地方我就是迷路了。好不容易找到了指定的停车楼,七拐八拐地找到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5-09 22:04:57)
那天加班,晚上八点过后才离开办公室。地铁火车一路辗转,到镇上火车站时已快十点。当时下着雨,不多的乘客下车后或一路小跑,或大步流星地向停车楼散去。 为了少淋雨,穿过铁路隧道后我上了连接停车楼的站台,等我到达停车楼入口处,人们已经开车离去,没了踪影。空空旷旷的停车楼层,只有为数不多的几辆车还在等待它们的主人。 那个钱包就在离电梯两三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9-05-06 17:34:26)
在公司新的一波裁员名单中,没有我,但有瑞秋。庆幸的同时,也为瑞秋难过。想起自己第一次失业的经历,感慨良多。当时做着发财梦加入了一个小公司,以为努力地工作,将来会把手中的股票变成大把的钞票。谁知没过多久,因为拿不到后续资金,公司就宣布关门了。在遣散会上,大家一脸的错愕。想到自己没日没夜工作的努力都付诸东流,也悲伤公司的倒闭,竟不能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9-05-04 09:40:27)

午后雨初停,漫步河边,如画风景。云雾锁高楼,烟波隐女神。姗姗春回,绿了皂荚,粉了紫荆,柔了海风,靓了心情。好雨时节,不见杨柳梅子,爱上他乡五月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29 19:23:24)
我以前的老板保罗是一位五十多岁,身材高大的白人。声音宏亮,苹果肚,秃顶。我们当时做的一个产品就是他设计领导的,他所创立的操作风险模型还申请并得了专利。当然专利归公司所有。保罗为人和善,从平常的闲聊中,知道他有老婆和一个八岁的儿子。他很喜欢中国的太极和功夫,周末会去社区做教练,带一帮人练太极。有一个周末保罗请大家去他家BBQ聚会,我第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4-25 18:03:08)
一九八九年丫丫在天津上学。丫丫不是那种有领导才能的人,但如果学生会或别人组织活动,她通常会积极参与。四五月份的时候有人组织了几次游行,不少人包括一些老师都参加了。那时很多人都有一种对现实不满,看不到前途的愤懑情绪,游行示威为人们改革求变的愿望找到了一种宣泄的方式。所以游行途中围观的群众,甚至连维持秩序的警察都表现得相当友好。五月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4-20 15:08:52)
曾在孟菲斯的一家公司干过两年多,同事多为白人,吃喝玩乐和工作,样样精通。在那里我有了好几个人生的第一次,第一次拿年薪,第一次去酒巴,第一次打保龄球,第一次打高尔夫球,我甚至第一次给自己取了个英文名字,因为本大名不说中文的人不会发音,各种匪夷所思的叫法,让人哭笑不得,最后服了人类的语言能力。
刚上班的那几天,同事们叫我的英文名字,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