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07-27 08:14:41)
他的宴请,是因为碰壁的宴请,抑或是他善意善心的提议?明显的带我去自助餐,还说没去依恩殴的原因。还另外买了咸鱼皮。只有他知道。是他发现我被贬上朝帮忙求情被婉拒而变成以行动回报,还是他确实是善意献计于他就如他对我说的“trustme”?看来是前者。明显的他一直都保护依琳姐。我呢?自己面对。就如前文,领养的不如亲身的,更不如邻居的。前几天的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17 03:41:19)
妳,是因为我给予的帮忙而妳回我的热情,抑或是妳故意的炫耀?而你,是因为我给予的帮忙你致电让我听愉快的声音,抑或是你要听看我是否有失落的声音?因为你们的举动,我有更多的想法。你,是要让我知道她的比较难比较复杂。你,是要让我知道很多人支持她,因你故意问了庞云,日本红,还有大肥杜。不明白这和庞云有任何关系呢?更何大肥杜有任何关系呢?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12 07:50:54)
我知道你对我的极度不欢与不喜。我知道。不需要感觉,众人看到。她以前说过你是会看人好的方面,而对我却极致不欢不喜。或许你只是工作上对我的需要而已。但是为何对她的如此懒散,你却可以假装不知来保护她?为何我却没有得到你的任何保护?你一个出名耐心与善于发现别人的好的一位大好人,却对我如此的不欢不喜。八字不合吧。反正为口饭而已。我自己学。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11 08:43:42)
心疼,心好疼。我知道这次你不是故意的。但是你的语言,你的举动,在众人面前已经表露无遗。我一直在教,却被骂没教。你那凶狠的骂我不需触动别人的东西,我记得,我记住。你那动作把我丢弃进垃圾桶,深深的割伤我。那好吧。以后我做我自己的的东西。我不会再打电话问你了。原来问你等于无知,等于没用。我做我的,我学我的,我交我的。我再也不会填写在月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就这么巧忘了吃药而七早八早致电给他被他反瓦特一顿哑口无言,有苦自知。他是这么的讨厌我。为何她的那么慵懒也可以得到他的疼爱而我的勤劳独立却得到他的厌恨?这个社会是非常的现实。当你没有了料时又被人投诉时你是被人憎恨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23 07:27:04)
薛的表态,真的受宠若惊。我对他投诉关于乃西的伎俩,还以为他是敷衍我的。他说已经教育他了。真的以为他是应酬我的。直至尼克尔趁我休假上京找肉肉并找薛要我的资料。他得逞了。赢了。我是真心帮他的。我花了好多时间阅读准备。可能在讨论的过程他知道我的底牌,知道我的无料。他有的东西,也是我给他的。过桥抽板。薛是知道的。本来的丝丝不爽,被他一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15 08:26:24)
归属感,哪儿找?溜达,流连,甚至街头露宿。我出生活于这个“国”多年,现却不属于任何一个省、市、县。现实的社会,一转脸就是陌生人。得到的遮蔽处,是有条件给予孤儿的。不许触动偷窥亲儿女。无论你尝试的关心与温柔,却掩盖不了你心里割划的坚定。我知道,我知道你不要我动你的“产业”,担心有天老大决定节约影响到你的团队的饭碗。所以,你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14 06:24:23)
终于感觉到薛的真实了。迟来的春天。但是,甚深的伤口,还隐隐做痛。真的是因为他看穿奶昔的谎言么?还是他只是善意的谎言要我停止生气。可是塔哥突然自动献知识(少有!)还有那回的邮件薛去掉奶昔把我排第一。是褒是贬?之前觉得是贬,现却觉得褒。不,他原本把我给忘了,不然怎么会给依姐进会议。是我的项目啊。他忘了,就说我应该看大蓝图,只讨论其中要点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13 08:15:00)
心有千千结。欲解越结。薛的迟来的关心。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分不清。庆幸的是,自己的黑暗汹涌漩涡已过。虽需考药物,虽也无法回复以往的惊人吸收力,但是至少我还能自理。比起之前的贫临瘫痪。就那么的一线之差。所有的人声鼎沸,花灯璀璨,我都远离了。就周末上午的跑步,跑完到学生们的聚集地与他们一起。看似温书或工作,实是远离是非躲进疗伤。傍晚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2 06:50:22)
周五开工勾已经准备好问我为何没去拜年。她说诗与儿子很想念我。我也回复我想念他们。可自己却毫无防备的说尤其最近超想念他们。就这样。。。丑闻开始传千里。周一马比斯突然祝福新年快乐。无意的说出要道歉,也无意的讽刺笑到从椅子跌下。周二。讶异收到蒋叔的邮件,工作要求却是简单无比。初以为他是来看戏的,后冷静下来重读邮件重温久时,他是来关怀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