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风絮语

在懂你的读者中漫笔,其乐无穷
博文
(2019-01-12 14:23:28)

我后悔!我欠他一个拥抱!
这个世界上,如果真有后悔药出售,我一定要买它个一百盒!
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一切都晚了!
我后悔!我欠他一个拥抱!
他从上海千里迢迢远赴加拿大来看我,就为了送给我他珍藏了多年的老照片,那些黑白的用老胶卷底片冲洗出来的照片。上面记载着我的少年情怀,我的真情挚爱,还有我们的情谊...….,一切的一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9-01-05 22:21:55)
清早醒来,我突然发觉身上隐隐作痛。席梦思床垫显得太软,头抬了几次,却欠不起身子。脖子和左肩皮肤下像有一根筋抽着,牵扯和控制着上半身。头部不能自由活动,勉强转到左右45度时,脖子底部竟会发出吱吱的小鼠咬啮声。这是怎么了?我想。本人一直自诩身体健康,与同龄人相比,没有太胖也没有太瘦,血压和心脏一向正常,没有三高,就连同龄人需要的老花镜也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1-02 18:06:55)
世间尽皆凡人 -----墨菲斯特咏叹调 秋风撒了一夜的泼,疯狂地把树叶子揪了一地,天亮后,它似乎累了,缓缓地哼着慢悠悠的小曲儿进入了梦乡。 咔嚓、咔嚓,柏油路面上响起了越来越多的鞋底与树叶的摩擦声,间或还有几下叮铃铃的自行车声自南向北划破了宁静。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清晨就在这一片奇异的混杂声中揭开了一天的序幕。 座落在路旁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24 21:07:07)

我和上海市少年宫结缘最早可追溯到四岁。有一天,爷爷带我走过那片春意盎然的芳草地。透过高高的围栏,望见里面洁白的大理石大厦,花树掩映的草地,小朋友们正围成一圈,观看航模表演。那只凌空翱翔的飞机时而穿破云层,时而低飞浅翔,引起一片喝彩声。爷爷告诉我:这里就是宋庆龄奶奶创办的少年宫,专供小朋友游戏和学本领的地方。"从此,我有了一个新愿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24 01:02:29)
新年又到了,但我却又要过个没有父亲的新年,爸五年前离我而去! 五年了吗?分明就在昨日。那天晚上,我刚在外过完生日回家,电话机上的红灯一闪一闪。按下录音按钮,哥哥的声音颤抖地在房间屋顶上回旋,“妹,爸走了!” 瞬间,泪珠如奔涌的泉水从眼角淌下,一旁的儿子看呆了,直到读大学他都没见过妈妈流泪。 马上上网购买机票,整理行装准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12-18 09:41:45)

1.
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春天,我接到父亲的急电星夜兼程赶回故国,此行的目的既庄严又肃穆。
清冷的季风吹皱了外滩的一江春水,也掀去了上世纪遗留下来的最后一片落叶。铛铛铛,中国农历新年的钟声刚敲过,也为一位世纪老人鸣响了丧钟。
我做梦也不会想到,出国四年后,和祖母的最后一次晤面竟会是在这里------上海龙华殡仪馆。我的父母兄长,以及睽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12-15 20:10:45)
自小就风风火火,爬上爬下,不甘落后于男孩之后;自小就抱怨错投了女儿胎,但无论怎样地怨天尤人,这辈子作为女人是命定无疑了。从小学,中学,乃至大学,却也一路顺当,丝毫没应中所谓"男孩比女孩聪明,女孩子到了中学智力就不如男孩"的说法,于是倍增了几分作为女孩的自尊心和自信心。
命定女人,却听不惯社会上约定俗成的有关女性的称呼,例如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8-12-15 00:13:37)
多少次在地图上搜寻它的名字,却了无痕迹;多少次问询从附近省份出来的人,也都摇头叹息。但有关太平山的回忆,却久久积淀于我大脑深处的隐秘一角。夜阑人静,寂寞无眠时分,每当脑海里回想起童年这支歌,心灵之手就会轻轻撩拨太平山这根弦,勾起我对往事的思念与忧伤。 那一年,母亲带着我和哥哥从上海到黑龙江。火车车厢里,挤满了大包小包支边的上海知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12-14 00:16:06)
温哥华的雨季,像煞了上海的黄梅天。雨淅淅沥沥地下,出门总得带把伞,习惯了也不嫌累赘。长长的伞柄,累了可以当柺杖;恶人来了,可以做棍棒,倒是也不坏。 离开上海,躲到温村,原为避雨,却不经意又钻进了雨林,且哗哗啦啦,潮湿得愈发久长。 清晨起床,读木心的书,无意中瞥到一句,"雨还在下,全是杨柳",心儿立刻被水浸化。 出得门来,轻风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13 10:40:32)

呈现在我面前的这尊白色雕像《哥哥妹妹》(石膏,1998,高30厘米,树人雕塑)塑造了两个可爱孩子的形象。作品是以石膏制成,创作手法虚实相应。脸部写实,哥哥温柔的眼神,满含对妹妹的呵护;妹妹微仰着小脸,明亮的眸子闪闪发光,既是对哥哥的依恋,又是对未来的憧憬。胸部写虚,兄妹身体合二为一的互拥,渲染着浓浓的手足情。 雕塑最重要的是神韵。眼珠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