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11-19 17:57:17)
2007年冬天的时候我们买了第一套房,在新西兰奥克兰的北岸。妻子很喜欢它,因为我们终于有了一个安稳的居所。记得在我26岁时我们还在苏州的时候,晚上煲电话粥,我说自己在35岁之前的理想是买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娶她为妻,有一个如她聪明美丽的女儿;而她的理想,居然仅仅是嫁给我。其实那是一套老房子,比我们俩的年龄都大。1970年代,新西兰的经济蓬勃发展,在O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11-08 18:10:03)
有些人,如果没记录下来,说消失就消失了,好像从来不曾来到过这个世界上一样。大召哥就是这样一个人。你之所以记着他,因为他到现在还一直生活在你出生的那个小村庄,充满着你童年的鲜活记忆。大召哥一直是被嘲笑的对象,因为他是人们口中的“傻子”。一天黄昏,在厨房忙碌的母亲让他数数家里饲养的鸡是不是都回来了?大召哥开始点数:黄的、白的、红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07 16:31:24)
奶奶今天我叫一声奶奶您可否慈祥地应我一声就一声就一声“哎”好不好奶奶74年前您怎么能舍得怀里一岁的幼子就那么自尽了呢我的父亲当时在哭吗抱着唯一的孩子您决定要走的那一刻可曾泪流满面父亲从此成长风雨飘摇他年年去上坟在新年第一天的晨曦里他轻声唤娘啊娘啊娘啊64年后的今天我在澳洲对您如此想念奶奶求您抱我摸摸我的头告诉我我还是个好孩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04 13:42:04)
离我太近的人,无论他,或者她,他们或者她们,每日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也好,在我心里游来荡去也罢,我总是小心翼翼,不敢触及。他们的面目是那么鲜活,形象不停动荡,我无奈,只好纵任他们就那样放肆成长。我想,等等,等等,再等等吧。 然而我不需要再等待Peter了。他已经有足够的成熟。而且,他离我是那么远。他在烟雨迷蒙的新西兰,雾大时,整个新西兰就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11-01 21:42:15)
1997年的深冬我们已经很相爱了。我很喜欢和别人提起她,提起她就感到骄傲,就开心地笑。虽然苏州的冬天又湿又冷,有时候还飘雪,但想起她的时候我心里就充满了甜蜜幸福的感觉。在苏州东花桥巷一栋三层小楼里,开着暖烘烘的加热器,我们接吻,我们爱抚,我们缠绵,但始终没有跨出最后一步。每次吃过晚饭不久,她就要回家了。坐在出租车上,快到她家的时候,她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10-31 18:21:57)
每次相见的时候,她总是打扮得体,微微笑着,优雅而从容。有时候她在课堂上睡着了,无邪的脸庞楚楚可怜,像一个迷路走累的孩子,没有人忍心叫醒她。有一次课间休息,她赶紧趴在桌子上睡去了,光洁的前额,精致的五官,微微张开的红唇中露出白白的牙齿,很是诱人。 也许她太累了。她工作的韩国领事馆有着典型的韩国职场文化:加班、讨好领导,工作压力可想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30 20:45:15)
那天,她就站在路边,看着两个孩子,和他们的爸爸从不远处走近,又在很近的距离从她面前走过。儿子和女儿都走得踢踢踏踏的,表情淡漠,看不出开心或伤心。她已经那么多年没有见过自己的两个孩子。她眼巴巴地望着他们。只要孩子们一扭头,她就要怒放母亲温暖的、慈爱的笑容,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他们,用热烈的吻淹没他们,让欢喜的泪尽情地流满脸庞。孩子们走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10-29 16:11:10)
啊!它保护我!老婆张牙舞爪,一屁立马熄火!啊!它温暖我!外面寒气逼人,裤内随时温热!发音清脆,气势磅礴!自己如佛端坐其中,他人如魔慌忙藏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28 18:11:00)
去曼哈顿的出租车 那晚,我在纽约的JFK机场抵达美国,经过漫长的排队入关,终于从抵达大楼走了出来,第一次踏上了美国国土。 抵达大楼的门口,有一个明显的出租车等候点标记,亮着灯,很多人排队。我也拖着行李箱跟着排队。这时候,从队伍的末端慢慢地踱过来一个印度或者墨西哥模样的人,一个人一个人问过去,很温和地低声交谈着。到我身边的时候,他问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28 17:01:36)
你曾经频频梦见回到了小学教室,自己坐在那里,突然想起来同龄人都已经读了中学、甚至已经开始工作了,而自己怎么还在读小学?怎么落后了那么多?你慌里慌张地从梦中醒来,却发现自己也已经在上班了。有时候,你甚至梦到突然发现自己在公众场所忘记了穿衣服,一丝不挂或者没有穿裤子。顿时你那个惊慌呀,羞愧、惶恐又紧张。那时侯你把这梦境告诉自己的女朋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