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03-19 23:04:40)
岳母有个远方亲戚,一个表弟,我们应该叫“表舅”的,二十来岁就跟着打工大潮去了福建,在厦门做工地、摆小摊。虽然只有初中学历,但他非常努力地攒钱,终于和同样打工的老婆在厦门买了房子,把放在老家留守的两个女儿接了过去,一个五岁,一个九岁。于是两个女儿就开始在厦门读小学、中学,后来都喜欢绘画,考了艺术生。如今,大女儿22岁,艺术院校也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1-14 15:38:29)
那一年,2011年7月份,你们公司在墨尔本买了一个小工厂。公司就派你过去做项目。所以,你就需要经常性地从悉尼过来墨尔本出差。当时你刚刚离开新西兰不久,和上一个女朋友的关系已经断掉了—她在新西兰有了新的打算。你一个人住在悉尼的Parramatta,人非常孤独,看不到任何有希望的感情会发生。在悉尼你是一个人租了别人家的一个房间,公用厨房和洗澡间。你每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1-10 18:14:10)
夕阳西下,妻子坐在一块石头上,落日柔和的半红半黄的光映在她脸上,光洁的前额天鹅般美丽。海边的风轻轻地撩动着她的头发,她微微低头,好像在思考什么。我在落潮后浅浅的海水里跑来跑去,幻想着看到一条搁浅的鱼,或者一只螃蟹、几只好看的贝壳。我不时扭头看往妻子,有些担心她;她也不时用目光寻找我。我们很少出来玩。这几年来,这好几年来,我们从苏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后来我们搬家来到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匿名投标不同,澳大利亚的房子,一般通过现场拍卖进行,短短十来分钟,拍卖场硝烟散去,一套房子新的主人就产生了,简单、粗暴、又直接。一个星期六,我们开车路过一套正在开放的房子,在拍卖开始前花五分钟进去看了看,很喜欢,出来发现拍卖的起价远低于预期,就莫名其妙地拍到了。合同签了两三天,我俩还没有回过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11-25 19:11:57)
2011年你在悉尼Parramatta住了一段时间之后,想换一个地方住一下,以便更多地了解这个城市。你去gumtree.com.au上面找房子。很快,在和工作地点通火车的一个区找到了一个房间。你过去看了下房子,过了春节就搬了过去。第一天过去,你很惊讶地看到客厅中站了一个50来岁中国女人。她看起来就是中国女人,不是东南亚或者日本韩国的。之前和你谈房间的,是个澳洲男人,全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11-22 19:17:10)
Z生下女儿的时候,才25岁。这在大上海的90后女孩子中,是很早龄的妈妈了。Z二十多岁的时候,经常泡在健身房,穿着短打扮的紧身衣,秀出好身材,于是认识了她的男人,很快就怀孕了。虽然那男人离婚并有两个女儿,但是有钱,而且在澳洲还有一套房子。 Z跟着男人来到澳洲,生下了女儿。男人很失望:你的屁股那么大,怀的怎么不是个儿子呢?他已经有两个女儿了。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19 17:57:17)
2007年冬天的时候我们买了第一套房,在新西兰奥克兰的北岸。妻子很喜欢它,因为我们终于有了一个安稳的居所。记得在我26岁时我们还在苏州的时候,晚上煲电话粥,我说自己在35岁之前的理想是买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娶她为妻,有一个如她聪明美丽的女儿;而她的理想,居然仅仅是嫁给我。其实那是一套老房子,比我们俩的年龄都大。1970年代,新西兰的经济蓬勃发展,在O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11-08 18:10:03)
有些人,如果没记录下来,说消失就消失了,好像从来不曾来到过这个世界上一样。大召哥就是这样一个人。你之所以记着他,因为他到现在还一直生活在你出生的那个小村庄,充满着你童年的鲜活记忆。大召哥一直是被嘲笑的对象,因为他是人们口中的“傻子”。一天黄昏,在厨房忙碌的母亲让他数数家里饲养的鸡是不是都回来了?大召哥开始点数:黄的、白的、红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07 16:31:24)
奶奶今天我叫一声奶奶您可否慈祥地应我一声就一声就一声“哎”好不好奶奶74年前您怎么能舍得怀里一岁的幼子就那么自尽了呢我的父亲当时在哭吗抱着唯一的孩子您决定要走的那一刻可曾泪流满面父亲从此成长风雨飘摇他年年去上坟在新年第一天的晨曦里他轻声唤娘啊娘啊娘啊64年后的今天我在澳洲对您如此想念奶奶求您抱我摸摸我的头告诉我我还是个好孩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04 13:42:04)
离我太近的人,无论他,或者她,他们或者她们,每日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也好,在我心里游来荡去也罢,我总是小心翼翼,不敢触及。他们的面目是那么鲜活,形象不停动荡,我无奈,只好纵任他们就那样放肆成长。我想,等等,等等,再等等吧。 然而我不需要再等待Peter了。他已经有足够的成熟。而且,他离我是那么远。他在烟雨迷蒙的新西兰,雾大时,整个新西兰就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