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水闻香

吟离乡之幽思,叹岁月之流逝
博文
入城不久,结识了一干各有所长的博友。最令我佩服的是Ta们不但擅长写文章还有极强的组织力。这不,黑贝王妃组织的关于一张彩票的接龙虽已圆满收官,可旋风过后,依然是涟漪阵阵。我也在此推波助澜一下。我参加接龙起因是被王妃点将,说是看好我。我是一夸就灿烂的人,于是急就一篇,悄悄话过去。因不懂规则,也没有给自己起个假名。王妃回话询问,也未及时看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19 12:40:18)
情到深处是守望 ---
《卿卿我情何处归依》续集
(原创小说,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前言
我在博客发表了第一部小说之后承蒙网友错爱,鼓励我写续集。于是一鼓作气完成此篇。欢迎大家多提宝贵意见。
指尖瞬间的炙灼,让林骏如迅速地掐灭了烟头。这根烟,燃了有多久,他已记不得了,只觉得很久、很久。并无烟瘾的他,还清楚的记得,他的烟史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6)
(2019-01-17 14:43:15)
卿卿我情何所归依
(原创小说,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林骏如再一次地出现在了苏瑞的梦里。她行走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迷失在一个有着六、七个岔路口的交汇点上。就在她开始感到无助、害怕的那一瞬间,一只手朝她伸了过来。那是一只干净的,骨肉匀称的手。修长的手指,修剪齐整的指甲。她猛地认出这是骏如的手。来不及去牵起朝她伸展的手掌,她飞速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2019-01-16 08:34:33)

曾写过一篇《儿子对妈的锤炼》,讲的是当妈的如何在为儿子服务的过程中,不断挑战自我,充实自我,经历千锤百炼,朝着女超人的方向努力的事儿。
养儿方知当妈不易。抛开九月怀胎和生产时的种种不提,单单是用十八年的时间,以我的小而不巧之躯,把一个3.98公斤,59厘米的肉球,养成了72公斤,183厘米的壮小伙儿,就够难为我的了。
还是婴儿时期,我家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2)
(2019-01-11 07:32:24)

在《东北往事---沈阳篇》里我讲过,由于父母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了不同的城市,在出生二十六天的时候,我被送到沈阳姑姑家寄养。在我五岁的时候,母亲实在是忍不住思女之情,想办法把我接到了她的工作地---抚顺。
在抚顺,我们住在一栋以前为日本人建的两层别墅小楼里。当然,是几家合住。别墅里的隔断都是推拉门。双面加了锁以后就被分割成不同家庭的领地。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9)
(2019-01-02 08:10:05)

我不善烹饪,不谙女红。可自从嫁为使君妇,摇身变煮妇。好在我虽不聪敏却十分好学,四处寻了不少烹饪秘籍。而且我是行动派传人,看到了简单易于操作的菜谱,便跃跃欲试。问题是我总是不能严格地按照菜谱行事,经常偷工减料,擅自改良。至于做出的成品吗,嘿嘿,你懂的。。。尤其是做甜点,到我手里一定是油糖用量来个腰斩,还美其名曰健康改良版。因此我每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这题目很有鸡汤之嫌,有人可能会很不屑。好吧,我也承认鸡汤喝多了会上火,导致味蕾麻痹。我对鸡汤的态度往往也是川肠而过,入眼即忘。如同成百上千的生活小窍门一般,阅之欣喜,试之无效,空欢喜一场。 虽是如此,我却对下面两个鸡汤小故事记忆清晰: 故事一:渔夫和百万富翁 一个百万富翁到一处海滨小镇度假。上午十点来钟,阳光正好,他在海边漫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6)
(2018-12-28 06:17:06)

冬日的暖阳漫不经心地撒满了小屋,光影肆意地泻在临窗的角落。为节日忙碌地进进出出的我,无端地被这静谧祥和的光线拨动了心弦。这本该是一个慵懒的晌午。播放起圣诞乐曲,我把自己放在了沙发椅里。 儿子的杂志还散落在咖啡桌上,letitbe,乱就由他乱去吧;厨房的菜单里还有一道菜没有准备,少一道就少了吧,反正也是吃不了;前日朋友小聚的杯盏还没收起,早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2)
(2018-12-17 08:38:03)
我的祖籍并不在东北,我们家和东北的缘分始于我外曾祖父。 一百多年前,我的曾外祖和许多闯关东的人们一样,离乡背井前往东北以谋求更好的生活。得益于精明的头脑和肯吃苦的干劲儿,他很快地创下了一份产业。在他去世后,我的外祖父作为唯一的继承人也就离开家乡,前往东北接手经营他父亲留给他的家产。 我的外祖父对经商并不感兴趣,几年后就把生意交给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2)
(2018-12-11 03:34:46)
我曾经在我的博文《我的学霸闺蜜》一文中聊过我写博客的初衷。“我开博是为了填补空巢的寂寥,让生活更充实。本想隐姓埋名,来城里支个摊,兴之所致,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地,把所思所想陈将上来。有网友捧场自是高兴,没人搭理亦不在意。只是希望以一种方式记录自己的日子和想法,留下自己无形的脚印”。开博三个多月以来陆陆续续写了二十余篇,并以文会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5)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