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11-16 10:03:39)

这棵是我最喜欢的。 这颗,树叶枯了,像不像一堆蝙蝠在枝头?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11-10 13:37:24)
今天晚上吃饭时,儿子问我:“妈妈,你想不想每天有一个小时属于你自己的时间?” "想啊。”我说。 “妈妈,那你可以单独在一个房间,关上门。我和爸爸一起干点儿别的。” 晚饭后,我自己享受了安静的一小时。回到客厅时,儿子已经回他的房间了。 爸爸面露神秘,小声对我说:“小子和我说,他从WimpyKid里学到,儿子要和爸爸bond在一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09 12:03:20)

11月的一个中午,伦敦海德公园园,手机拍摄(华为psmart)。阳光少许,带点儿温暖。 黑天鹅,凶悍! 加拿大鹅,受伤了 juvenile少年白天鹅 似乎在涕泪 尊贵的天鹅公主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11-08 15:45:12)
睡觉前,儿子突然说,他不想死,希望永远不死。 然后,他说想feel一下死亡的感觉。 我吓坏了,“你体验了,就真死了。” 他说,体验要死还没死的感觉。 我赶紧说,永远不要去体验,看看一些书上的描述就可以了。 这么小的孩子,想这个太可怕了。 这半个学期的主题是地震,可能提到了死亡?我决定陪他睡。 躺在床上,他眼泪汪汪地说,妈妈,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08 07:26:57)
今天,无意中又听到ElainePaige的《memory》,凄惨不堪的Grizabella浮现在眼前。很自然地,我又想起了Snowy。 Snowy是我家的第一只猫,也是最后一只。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他一身洁白似雪。自从他走后,我们家再也没有养过任何宠物。失去他后的伤心就像化石一样,长期地埋在我的记忆里。 他已经走了35年了,可一想到他,我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就像现在一样。儿子两岁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