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年以后---为存活的记忆

翟孟云,退休前是位于波士顿的CVC by PAC,电气工程师。中国出生,美国公民。居住在波士欧
博文
(2018-08-16 18:51:22)
31.矩量法的应用及长波线型天线又过了几年,一个新任务找到我,让我用矩量法(momentmethod)计算一个长波线型天线的电流分布及其辐射效率。这个任务是由第x机械工业部直接下达给我的(因为一度我不愿意接受这任务,理由是这工作与我无关)。看来部里是很信任我的,我愉快地接受了,这件事发生在1980年。在七十年代初,那时候theGPS还未普遍使用,GPS的技术处于保密状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13 18:05:17)
30.我和她*我和她的生活,两个傻瓜结伴而行因政治运动的需要,所里派出了许多科室的人员去陕西农村搞“社教”(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她被分到陕西渭南县油槐公社。陕西的农村生活是非常苦寒的。“上面”规定社教工作队队员要与农村的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她的身体底子较差,农民的伙食开得也很差,副食油晕很少,主食中常有黑豆馍,吃了那东西几天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13 17:43:57)
29.第一次上北京,读西方名著六四年第一次上北京,北京的六月,天空是深深的蓝,蓝得象深深的大海。我爱这样的天空,我也想把北京的市街看个够。没搭乘公共汽车,从北京火车站走到德胜门外的苇子坑。一路上我看那里的店铺、小的商店。特别是德外大街上的小酒馆,深深地吸引着我。在西安的那两年很少上街,成天泡在所里的资料室,虽然没有厌烦的感觉。环境稍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8-11 20:22:19)
13.渭河两岸我们单位在陕西华县和渭南县交界的河滩买了一块地,作为改造知识分子的农场。汽车沿着前往陕西潼关方向驰去,过了坝桥,公路还是直挺挺地躺在这秦川平原上。公路两旁那高高的白杨树,竖直地站在这西北大地上。像一排排祭天的蜡烛,恭恭敬敬地排列在道路两旁。看到这些白杨树,不由想起我家乡的成都诗人流沙河,他第一次北上,看到那些高大挺拔的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11 19:30:49)
12.终南山文革那段时间,我两次进入终南山。其实住在西安南郊的人们,都会有举首向南看,"悠然见南山"的那种感慨。但是要进一次南山,那个时候也不太容易。没有进南山的交通车,山里也没有容人住宿的地方。山脚下有家姓田的农人是我的朋友,那是在换大米过程中认识的。那时,粮食是国家控制的物资,持城市户口的只能在国家粮店买配制的大米,这些大米又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09 21:29:14)
28.我做事不懂规矩六八年,我的一个朋友帮助走资派提取了即将冻结的钱,被革委会清查。他害怕被查出,把钱放在我这里。出于哥们义气,我帮了他。我被他们抓了,蹬了“牛棚”。七二年他们将我从牛棚从放出,且给了一项计算一种阵列天线。这次计算与六四年那次不同,这次是他们给出了这个阵列天线的分布函数,并告诉我“这是世界最佳的分布函数”,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08 12:17:46)
六二年十一月,我从昆明来到西安的廿研究所。六三年底被分配从事一种雷达的阵列天线的研制工作。我本应随某一个课题组去成都工作,但是被留下了。分配搞天线时,总工程师说,你是学物理的,应该有较好的数学基础,天线需要数学,好好发挥你自己的专长。工作内容及性质的变更,让我想起了我们在大学时的一次思辩会,思辩会的主题是“专业与成果,对社会的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08-08 11:57:53)
在上一节谈了时空弯曲、时空虫洞及外星人,并认为这些外星人可能是从离我们地球4.2光年的行星上来的。在我成为一个阵列天线理论的研究者之后,我几乎没有时间去阅读自然科学以外的书籍,更没有兴趣读那些科幻小说。2017年的秋天,女儿向我推荐《三体》这套科幻小说,并从MaldenPublicLibrary为我借来,让我抽时间读一读。才粗略地读了一下,目光就凝固在这书的目录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21 20:12:49)
16.法制在美国&思想市场
美国是个法制的国家。这个国家产生的冤假错案,不论从人口比例或是绝对数量来看,都比我们中国少得多。这是吹捧这个国家吗?应该冷静地想想啊!只是希望中国少一点冤假错案。在这里也只是谈点见识,说点故亊。应该说也是电视上听来的,报纸上看来的。也见过因为司法不公,警察违宪执法的抗议、示威、遊行。
在这里,警察在执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19 18:03:24)
10.六五年的春节六五年的春节前,单位组织看电影"槐树庄",讲的是一个地主分子如何害死一个贫下中农的儿子。解说,"地主阶级被打倒了,人还在心不死"这故事是不能自圆其说,那时的地主分子是专政对象,他们根本没有人身的自由,一举一动都在专政的控制之下。这电影像<白毛女>那样,给出一个明确信号,什么斗争,什么运动要开始了,什么人又要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