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博文
(2018-12-17 18:55:34)

忽如一夜东风来
伫立雪原天茫茫
雪好大有些雪是棕褐色的 千树万树结果子
张望雪山地茫茫
雪一直下有些雪是红色的 她是谁
驼鹿驼鹿是驼鹿 旷辽的后院七月的家
她来了静悄悄
黎明之前她来过 轻轻一笑幸福住进
你的心房 谨将小诗送给我在文城幸遇的好姐妹----七月 DoYouSeeWhatISee
DoYouHearWhatIHear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12-16 09:18:18)

读其文,知其人;听其曲,品其人. 我觉得,一旦你与文字触碰,无论何种形式的文学创作,就算,你不开博不撰文,但是,那些网上留言,网上指聊,或者,你所阅读的书,翻译的书……一切一切与文字相关,所留下的痕迹,无不或多或少地在出卖你的性情. 就像我,工作之外的文字,大多是不上档次的呢喃独白,只不过,本质上,我是一个在阳光下跳舞的人,文字自然而然像舞蹈一样的流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老九的体贴 老九在朋友家爬梯,结束时已是零时,独自驾车归家.
路上,车稀少人迹穆罕.
忽然,骤见前面一辆车的后尾箱,有一截疑似女性的手臂露出. 老九没有醉驾,他十分清醒,现在是December,不是October的鬼王节.
他第一时间拨通911,电话中冷静的女声询问,那辆可疑车的车型,颜色,车牌,此刻的定位.
老九稍稍靠近,看清车牌并报告.
他一直跟踪,直至那辆车转入一偏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上海话 Theweatheriscolderandcolder.
Youmustwearyoungmoresay,youngmorecool,memoresay,memorecool&wallsuresay.
Tombootshomehome,dancingsunphone! 下雨了by铃兰 下雨的时分
散文显得太哆嗦
煽情的段落请省去 下雨的时分
诗歌显得太无聊
矫情的句子请略去 省略不了的情思
像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折磨人 八成的男人不知道女人生气的原因
二成的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18-12-13 17:39:47)

我的父亲英姿勃发,男子气慨十足;我的妈妈纤细灵巧,恰似外公外婆给她取的名字,个性婉约娴淑,是我见过的最温柔的女人,一生演绎小鸟依人,她除了一双眼睛是大大的之外,手是小小的,脚穿5码鞋,浅笑时腮旁一对小酒窝,牙齿整齐雪白如编贝. 我青出于蓝胜于紫,绝大部分时候小猫缠人;但是,若有人过分了,敢对我拍桌子,我立马拍案而起,不,不对,YY罢了……真实的场景是,谁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2018-12-11 17:12:25)

圣诞灯点了起来,到处可见欢快的小鹿,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节日的脚步声,渐近.大气中浓浓的爱意,涨潮似地漫过来. 只剩下20天,2019的钟声便会敲响,许多的事儿将成为往事,开心的,伤心的,美的,丑的,定格于回眸,背影之中. 今年的圣诞,将去纽约度假一周,春节将在渥太华度过;这没啥,有些年在家过,有些年在外地过,随心所欲. 有时,当我们已经准备好接受这一种结局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8-12-09 13:39:30)

从昨天到今天,雨颤抖着下,灰朦朦的浊云低低的,万物似乎仍在梦乡中沉睡,人却格外的清爽;12月于我很特别,想的事儿多了一些. 为什么林语堂先生将芸娘与秋芙,并列为中国文学上最可爱的两个女子? 读古文古词诗很少,历史和哲学是我的短板,本来,理应扬长避短,阅读和书写自己得心应手的题材,例如:花前月下,人文关怀,时尚潮流,人物素描,医疗教育等.然而,我好奇呀,像喵星人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不得了,华为公主在温哥华被捕,政界,商界,媒体和股市一同震荡,华为聘请了庞大的律师团,大战一触即发. 很直接的联想是:咱这旮旯一直坚挺的房事将会疲软吗?谁知道呢. 管它呢,吃瓜一族,民以食为天,岁末耶,爬了一梯又一梯,可口的是一道永不“衰落”的菜,尤其受孩子们的喜爱. 介绍recipes之前,先植入凡人的广告词:
铃兰小厨,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三大特色:无汤不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8)
(2018-12-07 11:35:57)

VancouverSupremeCourtDecember7,2018FridayCOURTROOM20MR.JUSTICEEHRCKEINTHEMATTEROFTHEEXTRADITIONACT&INTHEMATTEROFTHEU.S.A.&MENG,WANZHO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从小,就知道在雷州半岛上,一个濒临南海叫霞山的地方,有我至爱的亲人
我亲手贴上邮票的信,飘过港湾,送往海军南海舰队司令部 当您拆开读时,一定乐了,笑了
从此,我钟意写信,喜欢谁就给谁写 微微的和风掠过海面,轻抚宝蓝色的绸缎般的胸膛
丝丝的细雨凌空飘洒,海岸在乳白色的泡沫中逶迤绵延
船儿愈驶愈远,渐渐地,驶出视线之外,隐藏于雾蔼之中 浪潮鼓声,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