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博文
(2019-02-19 12:02:21)

除了大名鼎鼎的大藤小藤常春藤,阁下可知,还有二间低调的名校? 蛋疼大学DentalCollege
卖底裤大学MedicalCollege 他因为脚痛好几天了,去医院看病.
挂号处的美眉问:你到底哪儿不舒服? 他答:脚跟那儿. 于是,她给了他两个科的号:骨科和男性泌尿专科. 他一瘸一拐地入了骨科门诊第6号诊疗室,里面坐着一位秀丽的女医生. 他一脸痛苦地倾诉:脚很痛.
女医生望他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星期六,临近中午时分,在PowerPoint上写完的最后一张slide,储存在USB. 阳光透射进来,窗台摆放的几盆小植物,叶子含绿,显得生气盎然.
空间宁谧,坐在BossChair上,向后一仰,闭目,想起我的艾叔曾讲解过的一对妙联: 西安事变张无忌杨不悔
安史之乱郭破虏李莫愁 他说:我研究中西比较文学和诗词对联多年,你有兴趣写对联吗?
我说:木有,俺不懂. 艾叔说:猜谜吧,你一定行.树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过了情人节,仍在想情人,昨晚,收了玫瑰没收楼花,收了水晶没收钻石,喝了冰酒,趁着腮颊仍微酡,吱喳一下情人的定义. 前戏,来点儿风雅的阳春白雪,然后进入下里巴人的官人我要. 我的城市,整个冬天无雪,却在情人节前夕,忽然之间,大雪面粉般的从天而降,将全城揉成洁白,粉妆玉砌,银装素裹,原始蜡像,家家户户筑建起白雪皑皑的万里长城,铲雪的人们,累S了,冻S了,情人情人,耳朵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9-02-13 17:49:44)

世上有不少的谎言,人生从不云淡风清,不要考验人性,唯生活需要经得起考验.
擦肩错过,是命,山水相逢,是运,真情最美,真爱难忘.
长的情,短的爱,来的来,去的去,且行,且珍惜. 我说,男人女人,无论昏没昏,有玫瑰没玫瑰,有红酒没红酒,有烛光没烛光,无论蒙蒙细雨或鹅毛飞雪,雾霾笼罩或沐浴蓝天……至少在情人节,做一天情人. 3年前情人节的当天,上午,见到了老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9-02-11 19:35:44)

NationalArtGalleryofCanada是一座名符其实的艺术殿堂,拥有加拿大和欧洲最杰出的油画,素描和摄影作品,它的标志是门前一只青铜浇筑的巨大蜘蛛雕塑.那天,黑蜘蛛矗立在被白雪覆盖的大地上,格外的嘱目.我于风雪中伫立,凝视着,陷入遐思.蜘蛛像情网,撞入网的是有情人,这是一个多月前,在纽约看完激情四溅的<蜘蛛侠新宇宙>,步出电影院时,在脑海一闪而过的念头.很多人都喜爱蜘蛛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9-02-09 12:15:19)

在蜿蜒的平流运河成为天然溜冰场的季节,我又来到了这个英法风情渗透每一个角落的小村.它奢侈又温柔,宁静安详的气息,让人无法不念想. 每次来,都住在Cooper街上的同一间Hotel.步入酒店的西餐厅,Kevin一见站着等候的我,高兴地迎上打招呼,询问:Mydear,wouldyouliketositatthebarorbythetabletonight?我说:还是坐吧台吧. 上次,也是坐在吧台上,晚餐吃得早,人不多,与他聊了聊小镇的人文和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2019-02-07 19:07:15)

弗洛伊德通过收集大量医学临床案例,同时以自身的梦境作为模板去分析和总结,得出颇为震撼的结论:梦看似是是夜间无意识的胡思乱想,实质是有含义的,有内在逻辑的心理活动. 例如:有一个人常做一个相同的梦,她攀升云端,用一个布袋子采集蓝天上的云朵,可是,每次均徒劳无功,因为云一旦放入袋子里就化水而流失了. 这个梦寓意:她心目中亟盼拥有一些珍贵的东西,然而却好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 雪片儿哗啦哗啦的下,毫不含糊,天地茫茫苍苍,静如处子
雪,素脸朝天却超凡;雪,不施粉黛却风情
剪来朵朵雪花,绣一袭飞舞的长裙
雪下,坠落大地,在阳光下,融化
雪下,我的爱,宁静得无法言语,在心里,清晰 蓝的天,白的雪,彩霞般的祝愿,不约而至,带着独特的芬芳 步出机场,雪的味道旋即扑面而来
风中,欣喜了什么;雨中,忆起了什么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9-02-03 15:18:21)

我的发型师是一位年近五旬的女性,难以想象,她的顾客群里竟然有不少青春少艾,我知道,这是因为她紧跟潮流的步伐,她每年都外出,去世界各地旅游和学习进修. 年底和年初,过了圣诞又春节,隆重的宴会较多,带上自己闪闪的发卡,去找她盘头发,我喜欢她的巧手和心思;她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爱说话,我在某些场所是惜言如金的,例如在Hairsalon,正好,她说,我听. 这不,她絮絮叨叨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黄昏的灯色风中摇曳,叮当,叮当,门铃声响起,铃兰开门.方晴怒气冲冲,脚下生风,卷入客厅,在墨绿色的情侣沙发,一屁股重重坐下,弯弯的柳月眉倒立,胸脯起伏,呼呼直喘粗气.铃兰吓了一跳,方晴素来逍遥,此刻却野蛮地呼吸着,难道是她老公陈伟歌,卷入不要脸的粉红色事件?趋前,关切地询问:这是怎么啦?今天的方晴,一头长发束成马尾在后脑,俏丽白皙的天鹅颈耀眼,只可惜,娟秀的脸容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