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博文
(2019-07-16 08:18:55)

我有一双玫红色的鞋子,很柔软很舒服很可爱,关键是靠谱,意思是合脚,但不可以跑步不可以跳舞,是一双室内的拖鞋,尤其适合在气候偏冷的地区或空调的环境里穿,我去哪儿都带上它,出差,旅游,朋友家聚会…… 久而久之,红鞋子盛满了自己的故事,一旦穿上它,远方的诗顷刻接地气. 每次离家飞往渥村工作,入了酒店的房间,挂好外衣之后,我总是打开行李箱,第一时间取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2019-07-13 07:24:34)

今儿,不说视世俗为粪土的杨教授与翁小姐,不说文迪的那些奇葩轶闻,事实上,打气也好打脸也好,邓姐姐只当熏风吹过她的长卷发,也不讲张导与陈婷雾里看花的婚姻,至于王石,与田朴珺小姐的因为爱情,日后再说.同样是老夫少妻,年龄相差20+,而且是Beauty&Beast,我听过这样一个故事~~~她年近30岁,依然十分美丽迷人,长长的脖子细细的腰,轻轻牵动的唇角,丰满高耸的胸,让人浮想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子夜之前,我读完OA写的小说《语无声处》,熄灯,黑暗中,回味温馨流畅的文字,静静地听一首钢琴独奏曲,让音符陪伴情怀,叮叮淙淙沉潜于我心间.一年前潜入文城,恰似刘姥姥入了大观园,左看右看,目不暇接,走马观花地逛了一圈之后,依据自身情况调整了节奏,专注于耕耘自己博客那一亩三分地,以及回复朋友们给我的留言.在城里,从头到尾读完的小说,委实屈指可数.相信文城不缺高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9-07-08 08:02:35)

地震来了,5.8级,July4发生在BC省外海区域,离我家远,没有感觉.随后的两天,南加州某地发生了两次分别为6.4和7.1级的地震,撼天动地,尽管震中位于人迹罕至的死亡谷国家公园边缘的Ridgecrest,但落山鸡地区还是震感明显,闻说好像坐船一样,落山鸡人当时在干什么?他们平安吗?千百万人邻断层而居,是因为板块分界地带给加州带来不尽的财富,酿酒业,旅游业,黄金,石油……而加州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催产素,顾名思义,是存在于母亲体内加强子宫收缩,促进胎儿娩出,刺激乳腺排乳的激素,那么,男人不怀孕不生产不哺乳,体内有助产排乳的Oxytocin吗?答案是明确的.如果你的回答含糊不清,那是因为你太年轻或太成熟.曾经,有一个几分荒诞几分学术的话题,被议论得灿如夏花:男性有没有生理周期?我认为有.也许因为我是情感充沛的女人,嗅觉味觉听觉触觉视觉十分敏感的女人,在浩瀚的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初夏,熏风摇新绿,水晶一样的阳光,明媚透澈,好像豆蔻年华的女孩,一身飘逸,亭亭玉立在你的面前,展露浅浅的笑靥. 东西刚从中国探亲回来,次日,即被放逐在渡轮上,赶往维岛参加一个学术会议,无暇享受红了樱桃绿了枇杷的夏意. 在船上,才发现手机的电只剩下1%,忘记带充电宝,内心不期然咯噔了一下.她三步并作二步朝着餐厅的方向疾行,那儿有一个设置充电插座的专区,这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这一个长周末,心情在跌宕起伏之中度过,和畅的大波浪,一切都是那么的壮美,又颇有松驰流光的jazz的节奏感. 星期六,我坐在ChanCentre@UBC的观众席上.三面环海独享山海美景的UBC,古朴与现代时尚的建筑星罗其布散落于校园各个角落,位于中心地带的陈氏中心,以出类拔萃的设计成为北美艺术表演的殿堂. 是晚,我欣赏了交响乐团与合唱团合作表演的《黄河情》,欲罢不能的精彩,终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我招你惹你了吗?,该死的蚊子.一年四季,中国南方的城市,最难熬的是盛夏,由于各种原因,偏偏大多数时候都是夏天回去探亲旅游.不可能总呆在空调的环境里吧,走在蒸笼般燠热的街头,人潮拥挤,只是因为多看了我一眼,蚊子就再也没有忘记我,咬我的手脚也就罢了,还肆无忌惮地吻我的脸,回去没几天,我就成了一只花脸猫.Thecatcriesinthecoolmidnightbreeze.来自内外妇儿血液内分泌免疫呼吸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在她即将推门离去之际,我突然发问:你为什么来找我?
她睁大眼睛,似乎我说了一句惊世骇俗的话,然后一声不吭转身离开. 我笃定她会回来forthefollowingappointments. 三天后,她坐在我的诊疗室,盯着一扇半开的窗,坐立不安:你上次的问题,第一晚我想清楚了,但失眠了,第二晚想清楚第一晚为什么失眠,可还是失眠.
我说:在这里,你很安全,平静点儿,你太紧张了. 她:我在家不开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19-06-24 19:45:40)

“我是河边的栏杆,谁能扶我,便扶我吧!我不是你们的拐扙” 这个职业是为那些愿意直视起伏变化的心灵,同时具备关怀怜悯之心的人准备的.
世上每一颗遭受创伤的心,或许都深藏着高贵和风华,这一点,从我执业的那天起,就已经意识到. 我在中国星光音乐学院完成的第一个学位是扬琴表演,Masterdegree是纽约大学教育学院的DanceTherapy,毕业后受聘于某所大学舞蹈治疗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