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牡丹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The finest souls are those who gulped pain and avoided making others taste it. -nizariat
个人资料
博文

画展的整个晚上,对面墙展览的画家很少说话,有两三个来宾跟他打过招呼,他也走过来跟Happy聊了两句。然后只见他独自坐在大厅中间的圆沙发上,喝啤酒,发呆。 他的画的颜色色调跟Happy的还挺搭,画廊的人很会安排。他来参展的也是油画和水彩,估计画家们都是为了赶时间,加了几幅水彩。看着画中戴着大眼镜的姑娘,和粉嫩的颜色,难以想象出自这个喝啤酒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5-21 23:31:17)

平时画廊下午6点关门,5月18号(周六)是画展首日,从晚上7点开到11点。 前两年Happy在Denver某画廊的画展我去过,门面和空间有限,每次来见面签字的粉丝都要排队到门外。LA的画廊完全超出我的想象,说是个人画展(minisoloshow),其实有好多个画家共享大画廊,两边的小展室分别是小型的个展。 Happy的作品在进门左手的展室,她和另外两位画家各占了一面墙。墙也很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9-05-21 14:02:44)

每次旅行最大的收获不是风景,不是美食,而是一路遇到的人和他们的故事。上周三我从阿拉斯加的家出发,到西雅图与女儿汇合,在她家住一晚后,周四一起飞洛杉矶参加她周六的画展。 想到洛杉矶的交通超忙,决定不租车,订了靠近市中心/画廊的酒店,吃饭步行,稍远的出行用Uber.几个Uber司机的故事便成了此行的亮点。 第一段:周四上午10点,西雅图女儿住所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上周写了美国法庭体验今儿遇到了仁慈公正的法官,因为交通罚单去法庭,观察法官听案断案,说他仁慈公正,是看到这位法官给诉方和辩方说话的机会,各自从自己的角度讲事情经过,然后用明确的法律判案,也不乏人之常情(比如同情比较穷困的被告,允许她通过社区服务/劳动代替付罚款)。 也曾经遇到过糊涂法官,两年前去小额法庭(smallclaimscourt),只觉得不愉快,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今天跟加州的老朋友迪克电话聊天,他提起了二十多年前的往事,我觉得有趣,在此记录。 九十年代中,迪克随公司同事及朋友20人左右去中国旅游。我是他们北京的导游。当时的欧美团一般在北京四晚,标配烤鸭晚宴,和杂技表演。 他们在北京的最后一晚是杂技,相处三天,大家已经很熟悉,他们(尤其太太们)强烈要求我把五岁的女儿带去相见。还好天地剧场离我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四月初收到琳娜的微信短信,"Iwantedtothankyouforallthereferralsthiswinter.Wewouldhavehadalotlessdogsledridesifnotforyou."(感谢你冬天为我们介绍客人。没有你的帮助,我们的狗拉雪橇生意会少很多。)其实我推荐了至少三个狗队,这么正式发信表示感谢的,琳娜是第一个。 琳娜是地道的美国人,一句中文不会,竟然把微信用这么顺溜,我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说服力--去年为了方便中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上午小区路上走了三圈。第二圈时遇到米色房子主人珍妮,她说”蓝色房子动土开工了!“每次跟女邻居聊天,都让我想起几年前的连续剧DesperateHousewives,似乎大家都在比赛谁知道的信息更多更快。 蓝房子以前的主人是一对90多岁的老夫妻,他们住这儿期间跟他们见面不多,只见房前屋后很整齐,车库门上画着一群大雁,有特色。三年前夫中风,夫妇俩搬进了老人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今天上午9点,踩着钟点进了102房间(大厅)。里面坐了好多人,观众席上前两排有很多警察,后两排是百姓(civilians),有点热热闹闹的,几乎让我想起电影院,跟我前两次出庭大不一样。显然我是最后一个,但是也不算迟到吧,因为墙上的大电子钟显示9:00. 法官已经高高远远地坐在讲台位置的座位,他的右手边是记录员仍然用老旧的打字机记录当庭的对话。在观众席和法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2019-05-08 23:30:20)
这个故事比较琐碎,本来想用“枪口与毒品下的挣扎”,感觉太恐怖,故用了“挣扎与生存”。 吉米和琳达的挣扎: 吉米曾经是个特别棒的瓷砖师傅,三年前他来我家看工程,全书还信不过他,”他也就二三十岁吧?长得倒挺帅,有点阿汤哥的意思,可是咱们要技术,不在乎长相啊。” 我试探着问吉米的背景,他说自己39岁,从18岁跟父亲老吉米一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2019-05-07 18:11:06)

很少认错的我昨天对老公“全书”(好朋友小鱼称呼百科全书“全书”,我觉得很顺口,以后就这么叫他了)大声说,“我错了,你是对的!” 三天前在微信上跟表妹聊起来国内父母亲养老的事,希望能在家乡的小镇买“一梯两户”的楼房,等他们老了以后,可以让父母住一套,请个护工包吃包住,然后妹妹住对门那套,每天去照看一下。在国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