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牡丹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The finest souls are those who gulped pain and avoided making others taste it. -nizariat
博文

周末爬梯的跟贴里,清漪园姐姐说她喜欢面包的方子,俺匆忙中看成了她喜欢玉米面包(corncasserole),所以在跟帖里写了corncasserole的做法。今天复习旧贴,发现园姐姐说的是zuchinnibread(西葫芦面包)。今天专门开贴,把俺最得意的健康美味,无奶油的西葫芦菠萝果仁面包做法贴这里。 虽然名字叫zuchinnibread,其实是一种健康版的多味蛋糕(spicecake). 西葫芦菠萝果仁蛋糕 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篇文章拖了很久,最近有朋友问起,索性用问答的形式,希望对追光的人有所帮助。 1.阿拉斯加是否一年四季都能看到极光? 北极光一年四季都在天上,但是夏天的阿拉斯加看不到,因为夏天几乎极昼,没有黑暗的夜空,所以看不到天上的极光。 2.有极光的季节每天晚上都可以看到吗? 否。只有在晴天的时候,晚上可以看到。阴天的时候如果你正好在飞机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8-12-10 23:23:42)

昨天看到喜鹊的素馅饺子贴,很漂亮。马上拜师学艺,喜鹊很有耐心地解释了许多细节。正好今天不用上班,索性在家做素馅包子。 喜鹊的原帖在这里: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0529/201812/11571.html 虽然我用了四棵大白菜的帮子,加上5根胡萝卜,将近一磅蘑菇,做出来的馅还是不够包完三杯牛奶和的面。馅用完后,剩下的面就蒸了馒头。 我从上午11点开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亲爱的,生活待你还好吗?Howislifetreatingyou? (博主后注:突然发现本文被放到旅游摄影栏目,为切题,临时从手机上找了几张好玩的照片贴上来。以后争取多贴更有意义的片片。) 上周五是本季度最后一次学习小组讨论,大家闲聊了几分钟。某组员突然想起我曾经提到过的中文博客,问我是否仍然享受它(areyoustillenjoyingyourblog?). 我说,“嗯,感觉有点复杂。我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12-09 20:14:06)

每年的感恩节前夜朋友CP家都搞一次爬梯。今年的爬梯我们没有去,在自己家为在住的客人和几位当地大学的学生搞了一个爬梯。 昨晚的爬梯可以算是对错过朋友CP家爬梯的弥补,请了平时常聚的几家老朋友,和几位在本地上大学的中国学生。 时间:2018.12.8日,星期六。邀请26人,实来24人。其中包括3位大学生,2位高中生,1位幼儿园小女生。饭后活动:聊天,打扑克牌,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2018-12-06 16:54:07)

今天为了找红果子树的照片,翻出来了雪兔的照片,是朋友在她家院子里拍的。以前总有人问我有没有见过阿拉斯加雪兔,我夏天经常在草坪上见到灰兔,但是难以想象祂们真的会变成雪白,看了照片我信了。(夏天我贴过小狐狸的照片,据说到冬天狐狸的毛也变成白色,希望今年冬天有机会遇见拍照。) 第一张和最后一张照片来自网络,其余(中间几张)来自朋友的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几天前在亮亮妈妈(姐姐)家看到一棵红果子树,俺很好奇,觉得跟自己家的红果子树类似。答应亮妈姐姐好好比较一下。今天把照片翻出来,看看是否一样? 1.今天拍的我家院子里的chokecherry,夏天开淡粉花,结小红果子。据说可以吃,可以加糖做成果酱。俺自己尝过新鲜的,酸。 2.亮妈姐姐家贴的树,好像跟1有点像。 3&4.图一的树,9月份的样子 5&6[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我的师傅老团长贾克林告诉我,申请晋级,要经过五关:1.团级委员会;2.团长;3.师级委员会;4.师长;5.军长。 第一轮团级委员会的投票结果至关重要。委员会通过了,团长打勾同意,就是走个过场,无悬念。委员会通不过,或者反对票接近赞成票,团长的决定会比较微妙。团级的两票都是yes,以后的基本无悬念。 团级和师级委员会开会商议的时候,申请人可以要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每个人从中国到美国的时机,动机各不相同。我自己的动机是对美国自由散漫民风的好奇,和对英语环境的向往。毕竟大学是英语专业,总盼着有机会呼吸英语的空气,让自己被英语包围。 无论多么不同的缘由让我们离开祖国,到美国后的奋斗历程大体相似。上学,毕业,找工作,申绿卡,转公民,等等。我比较幸运,虽然从英语专业转学新的专业有些难度,但是一路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8-12-03 01:40:19)

不因为政治,不因为历史,二十多年来一直对老布什总统没有好感,甚至有一丝怨气,只因为他的名字曾经跟我在北京遭遇过的一位bully联系在一起。我一向认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跟那么差劲的人做朋友,他本人能好到哪儿去? 在老布什总统去世后的这两天,媒体铺天盖地的悼念文章和视频,竟然让我改变了对他的成见。携手73年先他二百多天而去的妻子芭芭拉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