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人思壮思通

我非常想听到对我的文章的批评意见,希望大家准备好板砖!看我铁头功,谢谢。
博文
(2018-05-21 10:56:22)
不想天长地久 只要在你心里, 能够片刻地停留 朗朗夜空, 哪一轮才是秦时的明月 茫茫戈壁 早已崩塌的汉武关口 夕阳下,袅袅炊烟诉说着 粪土当年万户侯 谁不想天长地久? 我也希望 我们一起到白头 无奈何, 秋风一曲人西去 只剩长江滚滚水东流 不听杨柳怨 怎知故人愁 君若知吾意 再饮一杯酒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版权所有,转载请标明原作者及注明本文出处。 作者:思壮思通,发表于《文学城》博客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115/201805/25908.html 《异域情缘》之六,性奴和出嫁,艰难的选择 第一章,情困阿富汗 14. ISIS和塔利班已经合力攻下了伊什卡西姆,而且据说正在向东开进。帕米尔高原上的阿富汗人,不管什么民族,都开始人心惶惶起来。传说ISIS和塔利班会强迫14[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版权所有,转载请标明原作者及注明本文出处。 作者:思壮思通,发表于《文学城》博客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115/201805/25665.html 《异域情缘》之五,朦胧的爱 第一章,情困阿富汗 10. 弗莱斯塔和潘尼叔叔商量后,为了保罗的安全,潘尼一家对外说,保罗是他们的一个亲戚,叫安东尼,住在昆都士,在来这里的路上出了车祸,养好了伤就会回去了。现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版权所有,转载请标明原作者及注明本文出处。 作者:思壮思通,发表于《文学城》博客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115/201805/24908.html 长篇小说连载:《异域情缘》 第一章,情困阿富汗 9. 阿富汗东北部帕米尔高原瓦罕走廊峡谷内,一片很大的开阔地里面,有一个小村庄,村里只有十几户人家。弗莱斯塔的叔叔潘尼还有他的两个儿子杜兰尼以及胡塞尼就住在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版权所有,转载请标明原作者及注明本文出处。 作者:思壮思通,发表于《文学城》博客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115/201805/24385.html 《异域情缘》 第一章,情困阿富汗 4. 早晨8点左右,美国波士顿莱斯家厨房里,莱斯和廖紫薇有说有笑地准备早餐。这时候,门铃响了。 “我去看看。”莱斯说着走出厨房,来到房子的大门口,打开门,然后一楞,只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版权所有,转载请标明原作者及注明本文出处。 作者:思壮思通,发表于《文学城》博客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115/201805/24254.html 《异域情缘》 第一章,情困阿富汗 3.瓦罕走廊残阳如血 “潘尼叔叔,快看,那是什么?”一辆旅行车里,一个把头巾搭在肩上的女孩,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右侧的车窗外,左手不停地拽着旁边一个老大爷的胳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5-19 10:19:41)

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老天爷,对不起! 以下图片来自百度: 瓦罕走廊俯瞰: 叔叔潘尼(Pani),大堂哥杜兰尼(Durani)以及二哥胡塞尼(Hussaini)在送弗莱斯塔去喀布尔的路上。 保罗: 阿富汗女孩弗莱斯塔: 斯达,高登和他们的兄弟们在阿富汗: 弗莱斯塔叔叔的家: 弗莱斯塔堂弟: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版权所有,转载请标明原作者及注明本文出处。 作者:思壮思通,发表于《文学城》博客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115/201805/20097.html 《异域情缘》 第一章,情困阿富汗 1.最后一次空战,保罗马失前蹄。 2016年2月14日早晨,美国驻阿富汗第三集团军集结两个空军团,一个装甲团以及两个机械化步兵团,对盘踞在阿富汗山区的塔利班游击队大举进攻,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感到十分的惭愧。告诉你吧,到加拿大十几年来,感觉自己英语仍然原地踏步,而中文却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退步了。我现在的问题是,和鬼子说英文的时候必须加进去中文汉字才觉得表达得清晰,但是鬼子听不懂;和中国人说中文的时候又不自觉地加几个英文单词进去,因为已经习惯了英语思维,不加几个英文单词就更觉得无法表达自己的意图。 以前听人说一瓶子不满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5-18 07:51:51)
母爱是伟大的,即使生儿为了养老,也不能抹杀母爱的伟大。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一个人,能比母亲更爱自己呢?母亲可以为自己的孩子付出一切,甚至生命。 土耳其大地震的8天后(伊斯坦布尔吧),废墟中挖出这样一幅画面,一个母亲躬着背护住了自己不到一岁的婴儿。婴儿的身体在物理上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他虽然死了,但不是坍塌的建筑压死的,而是饥渴而亡。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