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tsx

People Comes To Your Life For A Reason
博文
(2019-05-30 14:15:29)
阅读 ()评论 (0)
(2019-05-24 12:05:00)

为了我的事业,操碎了心:先是筹资不利,(不过看到了人性,我向来正面看),只好路边拣点废料造房子。有了房子,发现被我关了一个星期bar的宠物们,有个萎靡不震,即使站着还闭着眼睛,就如我上课/开会状,边上两个还要啄她,真是师太炎凉,鸡界人界无不同。真担心Hamilton的前期投资打了水漂,虽然Hamilton知道她(or他?wish是她)风投我的汇报大概跟中彩票的概率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9-05-15 18:34:20)

我妈养鸡是当事业做的,专门盖一间房子给鸡们住,买来玉米喂鸡们,吃剩的荔枝核,就抓来母鸡给硬生生塞下去,说是会生蛋。我是不忍心看鸡们咽下去的痛苦表情的,不过我不是鸡不知道她们是否真痛苦。看鸡不开心了,就不由分说喂荔枝核一样地喂头孢。不过生了鸡蛋她是不吃的,留着我们回去的。 我从来对所谓的事业不齿,所以对我妈的养鸡事业也不以为然。 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9-05-05 06:44:34)

偶而听到creepy这个词,知道是不好的意思,不过从来没有深究,直到昨天被说了creepy了,去查了究竟creepy是什么形象:字典上说是“劣质”,“看上去令人不舒服”。你不喜欢书面语的话,我给你直译,就是:“猥琐”。 实例为证: 昨天接小朋友去早了,又是新地方,就去门口窥了一眼以证没有走错地方。然后就站街角等。打扮如图。 结果接到小朋友后,他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4-22 18:15:55)


SC(SidneyCrosby)少年大器,横空出世媒体都称他:Sidthekid.出生于87年8月7号,所以他选了87号作为他的球衣号码。2005年(18岁)作为选秀第一被Penguins选中,是公认的伟大的球员。任何时候哪个项目都不缺明星和优秀球员,但能算伟大的恐怕只有如WayneGretzky(TheGreatOne),MJ,马拉多纳,博格,。。。
第一个赛季他就得了102分,得分处于第二。要知道要超过100分不是容易的事。(只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9-04-14 13:16:50)

连输三场,客场还可以找借口,今天主场无还手之力。一个时代没落了。2009年之后,Sullivan接手之前浪费了五年。幸亏Sullivan接手,连拿两次Stanley杯。以后不会再有了。 有点失落,不过希望NYI能够赢Capitals,走到最后。TBL能否过CBJ很悬。不过CBJ去年也是两个客场赢,后来被Capitals翻盘。比较喜欢JohnTortorella,他很有个性。 左边是MikeSullivan,右边是JohnTortorella.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4-12 07:32:08)
MB不是奔驰。是老板的老板。MB其实并不熟。除了下面的描述没有其它接触过。MB--369第一次见是在她办公室里。去前我搜过,看名字像意大利人。见到了也基本如照片模样。不过意大利人这么健壮高大还是略微意外。只是照片可能是十年前的。人事之前交代过、要我做30/60/90计划带去,她要看。见面说话到也直接:你老板推荐的、我是他老板,所以要做第二轮例行面试、然后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9-04-07 12:15:36)

NHLplayoff2019预测EAST第一轮:TBL赢CBJ就如砍瓜切菜,Boston赢leafs也无悬念,尽管我很不喜欢Bruins这样的流氓队(去年季后赛Marchand与TBL比赛中去舔Callahan,居然NHL没有条例处罚他),但Leafs还没有实力赢它:第一leafs太软,对付Bruins这种流氓队,要么比它更流氓硬朗(如capitals),要么水平远高于它一截(如TBL)。Leafs的水平何况不如它。尽管买来了Tavares,不够硬朗,也不是能在比赛关键时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4-05 11:43:08)
熊猫是我们家养的宠物。 她的最爱是方便面。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989/201902/6814.html 最近每次回家、只见熊猫躺沙发上看ipad,不像往日的兴奋和活跃。 今天回家她都不理我,我说你起码要说Hi,这是礼貌,记住了?看我严肃样,她点点头。 问她饿吗?她说:我想想。我说那说明你不饿。 “你是Penguins的fan?” “你怎么知道?” “你不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3-31 07:18:51)
梦三年,岁在甲子隆冬。郑校率哼哈钱李二将,不顾寒天冻地,呵气如雾,不远万里亲临未庄,一如当年大夫白之远涉。东主郑少已暗通窾曲,华灯摇迤之机,土谷寺中,正所谓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极目星辰寥廓,畅叙年少当时;酣谈如今方圆。郑校鼓如簧之舌,纵论前身今生,畅望来年甲子盛会。不禁个个擦拳磨掌,潮红面色,恨不能即刻坐上咸菜缸漂洋过海回天堂。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