熏衣草

在缤纷的尘世里肆意芬芳
博文
(2019-04-18 17:09:21)
以前被人夸得最多的,是我的散文。自从发现写诗比写散文省事(字数要少很多啊,各位男女文青们)后,我就冷酷绝然地弃散从诗了。 可是,诗也不是那么好写的。比如我,没有一段音乐或者他人的诗做引子,我就什么都写不出来。 春天来临,女文青的诗情难免蠢蠢欲动,可是没有引子,我内心也只能煎熬着。可能老天看我憋得难受,动了恻隐之心,遂派遣“前辈&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4-16 10:03:46)

一条狭窄幽深的寂静古道,斗折蛇形横卧在一望无际的群山之间。山中云雾缭绕,沟壑纵横。黄衫女子在古道入口处勒住马,抬头往前看了看,群山有如被刀剑噼开般高高耸峙,直插云霄。再看看地上蜿蜒的山路,心里不免踌躇。 “这是莽山,因蟒蛇出没而得名。莽山山势陡峭,尖削如簪。里面是紫鸢谷,长年烟雾弥漫。自春末至初秋,紫鸢盛开,氤氤氲氲倒是好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4-15 09:44:22)

可能年龄越来越大了,发现睡眠越来越重要,不能象以前那样熬夜。 以前总是把锻炼身体的时间放在睡觉前,这样安排的一个好处是累了能睡得香。缺点是睡得太晚,没睡够,第二天起床时累得不行。 昨天十点入睡,今天7点醒来,睡得那叫一个舒服!以后就这作息时间了。锻炼的时间还是放在晚上,提前两个钟。 放两张去年的片片(摄影一直是我的短板,这就是铁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每次点开群组,1U就梗着脖子用鼻孔藐视着我们芸芸川粉。看得我们汗毛倒竖,心里发虚。我想,这应该是川粉们越来越没有信心大声喧哗的主要原因。 其次,那张照片高高悬挂在MAGA的城墙上,很有天安门城墙上老毛定于一尊的意味。 当然,1U绝对有资格定于一尊,这一点我们粉丝没有异议。可是,能不能选张亲民点的玉照定尊在城墙上示众?最好疯花血月一点的,我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19-04-10 16:57:06)

大凡男人写武侠,多是匡扶正义,心怀天下。女人写武侠,则细腻婉转,痴情缠绵。 《迷行记》无疑属于后一类。 《迷行记》给人最深的印象是文字清雅柔和,水墨般的画面空灵飘逸,写到情深处,时间几乎是停滞地静谧着,唯美得不食人间烟火。故事虽古韵十足,现代思想却穿插其中,江湖武侠不过是宏大的背景,帮派争斗只是剧情需要的点缀,整部小说书香缱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9-04-10 16:54:11)

生的:烤熟:脱模:切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约是中美贸易协议签订成功的庆祝宴。 然后...,竟然邀请了我。 醒来时扪心自问良久:我何德何能竟会受邀出席此等宴会? 唯一的可能,我是川粉?可我挺川也不是特别热情积极么。我就是好玩,比起群里那些人我差远了。 若论资排辈,论水平,论认真,论贡献,怎么也得从一叔和那几个版主大虾开始才对。 当然,也许他们和群里各位川粉都去了,我只顾着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2019-04-03 10:48:19)
——隆重欢迎梦男回归 去年秋天离开美国时,梦男说年底有机会去新加坡,一定要去见我。那时我刚来,好一阵忙乱。等到逐渐适应新环境后,忽然想起这个约定,再一看时间果然到了年底。 梦男真来新加坡的话,一定要正儿八经地好好请他吃顿饭。这么想着,就去登陆平时和他联系的邮箱。一次又一次,Yahoo不厌其烦地拒绝我登陆,理由很简单:Wehaven’tseen[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9-04-03 09:36:06)

我对在网上正儿八经写东西,早已失去兴趣,那是四五年前热衷的事情。群里号召大家开博,而碰巧我又是个很有集体荣誉感的人,那就把以前散落各处的零碎东西,归拢归拢放这里吧。 这篇虽说是诗词,却是用来搞笑的。平生最恨严肃认真四字。因此,欢迎鲜花,拒绝砖头:) 此为前言。 其一: 认识了十多年的某右派网友,写诗的前辈,理科男,帅哥,冷不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2-23 18:06:20)
这次,我说的话可能很多人不爱听,但是我这里的每句话都是我的真实想法,也许对也许错,至于是对是错,你们自己去评判吧。反正你们的评判我我想听听,不想听你们也没办法。 一  我想我是爱国的,但说句话的时候我没有什么特殊的自豪感。爱国是一种很生物性的东西,没有什么值得自豪的。人都有集体归属感,你在小学上一五班,你就觉得一五班比一四班好。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