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手术日期是3月6号,星期二。一大早不到六点我们就收拾东西赶去了医院,我是当天的第一台手术。报到登记后手腕上被带上了一条标识身份的手环,然后被带到手术室外的等候区。给了每个家属一个传呼机,说响了就要马上过来,手术医生会告知手术情况。然后换衣,再接着等候。终于进到手术室里了,只记得躺在手术床上,看见了传说中的无影灯,被麻醉师在胳膊上扎了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一周之前红走了,仅以此文纪念她。 红是我的初中同学,在我的印象中一直是个小丫头的样子,所以我想这么称呼她。 1978年初秋,那时在当地相当有名气的母校自文革以来第一次凭考试成绩选拔入学,我们有幸有缘进入了同一个班-四班。隐约记得红好像是我们班年纪最小的,个子不高,坐在第一排,梳着两条半长不短有时有点儿翘又有点歪的辫子,圆圆的脸上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8-05-08 18:10:46)
结肠镜刚一做完,那位中东医生拉苏尔就立即给我转介了手术医生并安排了stagingCT,还标注了紧急。我很快就收到了手术医生办公室的电话,让我下周三去见他。手术医生叫巴德,这是个犹太姓氏,我在网上搜了一下,发现病人对他的评价非常好,第二天回去上班时听我们科里的医生也说他很好,“Youareingoodhands!”后来又接到他秘书的电话,说准备把手术排到下下周二,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三观这话题很老套,但三观很重要。三观若不合,夫妻反目,朋友疏离。我的三观较多的受两位哲人的影响,一是爱因斯坦,一是王小波。爱因斯坦可算是我少年时的导师,那时碰到事经常会试想爱因斯坦会怎么看,爱因斯坦的人生观也对我影响深远,他所说的那段“猪栏的理想”曾让我常常回味并以此品评现实。90年代后期开始接触到王小波的作品,阅读时那种心灵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8-03-27 08:18:20)

第二天星期四,我晚班,要到快中午才去上班。早上孩子上学之后,我和二嫂自然的又开始讨论这件事。 二嫂问我在想什么,我说首先是这件事告知的范围,二嫂提起有朋友事先知道要去做检查,已经打电话来问结果了。我觉得这件事没什么好隐瞒的,有关系比较近的朋友们问起就告诉他们好了,只要注意瞒住父母。二嫂也说不想让她父母知道。至于孩子,二嫂说不打算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近日,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Analytica利用从Facebook上得到的大数据和AI用心理战的方式对人心实施精准干预乃至操控从而多次影响选举结果,事件被揭露之后全世界为之惊悚。Facebook事件在大规模影响和操控人的心理方面是个技术上的突破,可以想见很多人会不寒而栗。不过在性质上这是否和传统手段截然不同?比如以前都是候选人砸钱在各种传统媒体上刷广告攻击对手宣传自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月21日当天做完大肠镜回到家里,二嫂一直处于震惊之中。我老人家倒还好,相当平静,甚至有心思跑到文学城上发了一篇牛皮哄哄的博客。
二嫂不放心,时不时的查问:“你怎么样?”
回答千篇一律:“我还好。”
这个回答显然不能令她信服。“你可能还处于震惊当中,脑子里是空白的,还没有好好想这个问题,这都是正常的反应。”她宣布。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从2月21号的大肠镜检测以来这两个多星期里一直在各种紧张快节奏的检查治疗中度过。现在终于可以静下来一些了,咱们接着写。
先科普一下吧,消化道癌症很普遍,无论男女中外都是高发的。人的消化道由口咽,食道,胃,小肠,大肠和肛门组成,其中大肠分结肠和直肠。就下消化道来说,小肠很少癌变,大肠癌的风险就很高,其发病率在中国为每10万人30例,在美加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18-02-21 13:32:04)
刚刚一个小时前去做了结肠镜(colonoscopy),内窥镜医生直截了当地告诉我患了癌。二嫂先是shocked然后开始眼圈发红,出乎意料的是我现在心情很平静。二哥我几天前刚过53,在肿瘤中心从事放疗工作十多年了。许是因为见多了肿瘤病人吧,这个消息没把我吓倒。我很见过一些神经可以跟钢筋媲美的癌症病人,比如给他(她)进行疗程排期时会说你们往后排吧我这段时间要去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作者叫姚璐,没得到人家允许不能全文转发,贴两段精彩的段落吧:-所有的故事,被一种浓烈的、高尚的精神串起,这种精神,高于“明哲保身”,高于“最佳选择”,这种精神,或许会让人在当下显得格格不入,甚至愚蠢。但这种精神,指引着人们,去面对或盲从、或黑暗、或动荡、或浮躁的时代,给我们伟大的精神世界一计闪耀的光芒。-个大学、一个民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