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10-27 14:16:38)

小时候有一次大姨拿了一本算命的手抄本,是算几两几钱的那种,我给自己算了算,记得卦辞里提到“好色”,深以为耻,觉得这和流氓差不多了。那时同年级有一位叫静静的女孩,端庄文静,我喜欢看她,于是越发觉得卦辞里说的似乎有道理。一直觉得好色是男人们不可告人的缺点,直到长大了才慢慢意识到似乎未必。上中学时有一次隔壁班的好友民仔说:上课时只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8-09-29 14:35:01)
前些天我和中学同年级的同学们杠上了,就因为微信拉票。我为什么厌烦微信拉票投票?很简单,因为这是作弊!事情是这样的,有位同学,去世30多年了,现在他妹妹在争当某一线城市的十佳节目主持人,主办单位与时俱进,采取了网络投票的方式。于是有中学同学群的群主就天天在群里拉票,感情诉求加道德绑架一起上:你看这谁谁是咱同学的妹妹呀,投票必须的,每天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8-28 09:36:01)
本来是回复影坛关于“斜不压正”的帖子的,写的较长,干脆就贴自己博客上吧。 还没顾上看这部。姜文近些年的片子通常有明暗两条线,比如让子弹飞的暗线是革命,一步之遥的暗线是宪政在中国的命运。影片中的很多人物和情节都是为暗线服务的,除了明面的意思更有暗喻在后面,再加上除了两条主线还有不少随兴的什么致敬啦暗讽啦等等,看起来很费神!真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8-08-22 18:53:38)
知道黄渤很火,也看过几部他演的片子,知道这个不算帅的小伙子演的不错,实在没想到他会给我这样的惊喜,新上映的“一出好戏”果真是一出好戏。一群人流落在一个荒岛上会发生什么?或者说一群人在一个与世隔绝的生存环境中会发生什么?有想法有能力的人争权夺利争当领袖,而余者都只是乌合之众。有优势的人变成独裁者,反抗独裁者的人一旦成功也会变成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手术日期是3月6号,星期二。一大早不到六点我们就收拾东西赶去了医院,我是当天的第一台手术。报到登记后手腕上被带上了一条标识身份的手环,然后被带到手术室外的等候区。给了每个家属一个传呼机,说响了就要马上过来,手术医生会告知手术情况。然后换衣,再接着等候。终于进到手术室里了,只记得躺在手术床上,看见了传说中的无影灯,被麻醉师在胳膊上扎了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一周之前红走了,仅以此文纪念她。 红是我的初中同学,在我的印象中一直是个小丫头的样子,所以我想这么称呼她。 1978年初秋,那时在当地相当有名气的母校自文革以来第一次凭考试成绩选拔入学,我们有幸有缘进入了同一个班-四班。隐约记得红好像是我们班年纪最小的,个子不高,坐在第一排,梳着两条半长不短有时有点儿翘又有点歪的辫子,圆圆的脸上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8-05-08 18:10:46)
结肠镜刚一做完,那位中东医生拉苏尔就立即给我转介了手术医生并安排了stagingCT,还标注了紧急。我很快就收到了手术医生办公室的电话,让我下周三去见他。手术医生叫巴德,这是个犹太姓氏,我在网上搜了一下,发现病人对他的评价非常好,第二天回去上班时听我们科里的医生也说他很好,“Youareingoodhands!”后来又接到他秘书的电话,说准备把手术排到下下周二,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三观这话题很老套,但三观很重要。三观若不合,夫妻反目,朋友疏离。我的三观较多的受两位哲人的影响,一是爱因斯坦,一是王小波。爱因斯坦可算是我少年时的导师,那时碰到事经常会试想爱因斯坦会怎么看,爱因斯坦的人生观也对我影响深远,他所说的那段“猪栏的理想”曾让我常常回味并以此品评现实。90年代后期开始接触到王小波的作品,阅读时那种心灵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8-03-27 08:18:20)

第二天星期四,我晚班,要到快中午才去上班。早上孩子上学之后,我和二嫂自然的又开始讨论这件事。 二嫂问我在想什么,我说首先是这件事告知的范围,二嫂提起有朋友事先知道要去做检查,已经打电话来问结果了。我觉得这件事没什么好隐瞒的,有关系比较近的朋友们问起就告诉他们好了,只要注意瞒住父母。二嫂也说不想让她父母知道。至于孩子,二嫂说不打算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近日,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Analytica利用从Facebook上得到的大数据和AI用心理战的方式对人心实施精准干预乃至操控从而多次影响选举结果,事件被揭露之后全世界为之惊悚。Facebook事件在大规模影响和操控人的心理方面是个技术上的突破,可以想见很多人会不寒而栗。不过在性质上这是否和传统手段截然不同?比如以前都是候选人砸钱在各种传统媒体上刷广告攻击对手宣传自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